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五章 对话

瑟兰迪尔站在空荡荡的国王大殿中,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沉稳,富有力量和气势。那脚步声渐渐靠近,一声,一声都几乎和瑟兰迪尔的心跳融为一体。

当希优顿王真的来到瑟兰迪尔面前时,他感觉一切久远得恍如隔世。之前的他忐忑,恐惧,不安,迷茫,可是当他真的直面这位君王的时候,他之前的这些情绪仿佛都不见了,只剩下了勇气和从容。

走到现在这一步,我已经成功了一半。我安全地见到了希优顿王,他没有带着大批侍卫,身上似乎也没有配武器,我和他应该能有一场理性的对话了。

瑟兰迪尔给自己打气之后,微笑地用洛汗的礼仪向希优顿王行礼。希优顿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如俯视臣民一般看着这个异国的王储。

“瑟兰迪尔殿下,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和魄力。我们先不谈国事,不谈贸易,我们来谈谈你,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站在哪里?”

“陛下,现在我站在的是洛汗的国王大殿。”

瑟兰迪尔微微颔首,冷静地回答希优顿王。

“你的视野太狭窄了瑟兰迪尔殿下。你现在站的地方,是你的父亲的骑士团的铁骑踏过的地方,你父亲的手上,沾着洛汗将士们的血,沾着洛汗王子的血。现在你告诉我,谁给你这个胆子站在这里,站在这片饱受战乱的土地上,和我谈贸易!”

希优顿王说着,一步步从王座的高台上走下来,他眼神里的杀气胜过所有战场上杀红眼的骑士,脸上溢满了愤怒和憎恨,瑟兰迪尔甚至感觉他可能下一刻就会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掐灭他活着的最后一口气。

“没有人能给我勇气和力量,我之所以能坚持走到这里,是为了我手下的骑士们。陛下,我在寄给您的信函里写得很清楚,庭葛陛下要削减多瑞亚斯的军费,我为了让我辛苦卫国的将士们的能有相对宽裕的生活,能让他们养活他们的父母妻儿,所以我不得不在骑兵的马匹上做文章。我当然知道我父亲当年出征洛汗,给洛汗带来过巨大的痛苦,陛下您可以把您对我父亲的怨恨都记在我的身上,我没有怨言,只是我在想,这世世代代的仇恨除了能带来更多的痛苦之外,还有没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今天,我诚心诚意地来洛汗和您洽谈马匹出口,不仅是为了完成庭葛陛下交给我的任务,我也希望,我的这次外交活动,能成为洛汗和多瑞亚斯和解的第一步。”

“和解?有意思。我想听听'新晋'的多瑞亚斯国王,对未来洛汗和多瑞亚斯的关系有哪些妄想。”

希优顿王的话里满是对瑟兰迪尔“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讽刺。瑟兰迪尔低头沉默了许久,还是硬着头皮把最初的一些构想说下去。

“陛下您说的很对,我还没有登上王座就开始和您共话未来,的确是妄想。但是陛下您不妨把我的这次来访当作一个稳赢不输的赌局。如果您提供给我廉价的马匹,如果有朝一日我登上王座,在我执政期间,只要洛汗没有故意损害多瑞亚斯的国家利益,我将和洛汗保持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并且给予洛汗最需要的教育和医疗方面的资助。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是我没有登上王座,但是陛下此时和我合作也没有任何损失。因为无论谁登上多瑞亚斯的王座,他们都会愿意看到洛汗出口廉价马匹从而节省在军费方面的开支。您对我的支持,换来的是洛汗和多瑞亚斯长久的和平,这是不是比我们彼此仇恨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瑟兰迪尔殿下,我没想到你除了擅长带兵之外,还这么能说会道。你这样冒死来到洛汗和我谈贸易,最根本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给你的登位增加一份筹码?这样完全掩盖自己的目的,看似一心只为我考虑,如此深的城府,真是让我这个游牧民族的国王大开眼界,自愧不如。”

希优顿王没有被瑟兰迪尔的话完全带着走,反而从一个很尖锐的,瑟兰迪尔无法回避的角度来分析。瑟兰迪尔感觉自己那些稚嫩的外交技巧根本打动不了这个世故老练并且对他芥蒂颇深的国王的心,但是他没有气馁也没有放弃,而是把自己的心完全地剖开,呈现在希优顿王面前。

“我不否认我想要得到王座,不瞒您说,我十二岁那年就渴望登上王座。我知道我的父亲不是战死的,我要查出杀死我父亲的真正的凶手。我不仅想成为将帅,我还想成为真正握有至高权力的国王,我想看着多瑞亚斯在我的手上变得更加富饶美好。我刚才游说陛下,不是我巧舌如簧,刻意要隐瞒我自己内心对权力的渴望,我只希望陛下和我能得到双赢的局面。但是陛下毕竟不是多瑞亚斯的人,多瑞亚斯国内的夺嫡之战不应该把您牵扯进来,所以我具体分析了您出口马匹之后会给洛汗带来的实际利益,至于我能不能登上王座,我不能寄希望于陛下的支持,我也不敢寄希望于陛下的支持。我深深的明白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也理解您可能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和我交好,但是我只希望,陛下能做出对洛汗有益处的决定。至于我的未来,仍然只是我自己的事。”

瑟兰迪尔说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勇敢地抬起眼睛看着希优顿王略显浑浊的深不见底的眼睛,期待着这个年迈的君王能给予他积极正面的回应。希优顿王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瑟兰迪尔鼓掌,清脆的掌声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中,瑟兰迪尔不敢去想这掌声是鼓励还是讽刺。

“瑟兰迪尔殿下,多瑞亚斯能有你这样的王储,是这片土地的荣幸。你说得很对,我不会忘记丧子之痛,我也可能永远不能和你交好,但是我愿意打这个稳赢的赌局。今晚我会安排国宴,邀请你和所有的骑士们共进晚餐,还请瑟兰迪尔殿下,准时出席。”

“谢谢陛下的款待,我荣幸之至!”

听到希优顿王这一番话后,瑟兰迪尔总算松了一口气。在目送希优顿王离开后,他踏出了国王大殿,站在高台上眺望那如海般无边无垠的草原,觉得自己和曾经的欧瑞费尔一样,打赢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

Ada,我成功了。

正如瑟兰迪尔当初安慰骑士们时候说的一样,骑士们果然在洛汗丰盛的国宴上吃到了传说中又香又嫩的洛汗牛肉和丝滑无比的马奶,以及让他们惊艳无比的奶制酒。

“希优顿陛下,如果有来生,我哪怕是为了这美酒,我也要成为洛汗的子民!”

伊兰迪尔喝得实在高兴,不禁起身向希优顿王敬酒。在场的所有骑士和洛汗贵族们纷纷大笑起来,没有人介意异国骑士在国宴上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合适。

或许这就是游牧民族的魅力,有血有肉,敢爱敢恨。一旦他们认可了你,他们便会真心待你,相反的,如果他们不认可你,无论怎样的花言巧语也不会得到他们的青睐。

伊欧玟公主看起来纤瘦优雅,但是喝起酒来倒是和其他人无异。这份不同于其他女性的气概,让瑟兰迪尔想到一个人。

“瑟兰迪尔殿下,愿意和我一起走走吗?我有些疑问,也有些话想和你说。”

伊欧玟公主拿着酒杯走到瑟兰迪尔身边。

“当然可以,我也有些问题想请教公主殿下。”

瑟兰迪尔说完,仰起头喝完了杯中的酒。伊欧玟公主放下酒杯,走在瑟兰迪尔前面,离开了宴席。

那天晚上月色非常的迷人,是个适合说故事的夜晚。夏夜轻柔的微风吹拂着公主金色的长卷发,瑟兰迪尔看着她,似乎看到了一份不合时宜的哀伤和忧愁。

“瑟兰迪尔殿下,您有没有好奇我对你的看法?毕竟我是洛汗未来的女王,和你一样,我也是王储。”

公主转过脸来问瑟兰迪尔,此刻的她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瑟兰迪尔不敢贸然回答什么,但是就她的笑容看来,应该是积极的答案。

“一开始我以为公主对我是有敌意的,但是现在,我认为我们应该不至于是敌人了。”

瑟兰迪尔谨慎地回答道,无论语气还是表情都还是非常恭敬。公主看着他那官方的模样,轻声地笑了笑。

“如果说在洛汗有谁会替你说话,那人应该就是我了。”

伊欧玟公主说着,轻轻地把手伸向了他脖子上的项链。她抬眼看了看瑟兰迪尔的反应,在瑟兰迪尔默许之后,她小心地把项链的吊坠从瑟兰迪尔的礼服中轻轻地拉出来,如捧着珍宝一样放在手心里看了又看。

“多瑞亚斯和洛汗的战役带走了我的哥哥,也带走了你的父亲。我和你,可以说都是在同一段时间瞬间长大的。只是我不如你坚强,瑟兰迪尔殿下,小时候的我和其他公主无异,爱幻想爱做梦,以为自己可以在父亲和哥哥的保护下无忧无虑地过一生。但是那场战役过后,我成为了洛汗下一任女王。我害怕,惶恐,茶饭不思。我尚且没有从失去哥哥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却急着被推上了王储的位置。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不会说话了。”

公主的眼里闪着堪比暮星一般璀璨的泪光,有着相似遭遇的瑟兰迪尔此刻也非常动容,他轻轻地抚摸了公主的后背给她慰藉。

“我的父王着急坏了,他求遍各地的名医,都没能治好我的病。最后他只得向洛瑞恩求助于魔法的力量。那年春天,凯勒博恩陛下和凯兰崔尔女王带着他们的女儿凯勒布理安公主出访洛汗。父王和国王王后讨论国事,我和银冠公主成为了朋友。我们在春天的草原上奔跑,嬉闹,赛马,她在草原的尽头大喊,伊欧玟,长大以后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喊出了一声'好'。那时的我,已经快半年没有说过一个字了。”

此刻伊欧玟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来,她倔强的擦干眼泪,笑着凝望着瑟兰迪尔的眼睛。

“这就是我和银冠公主的故事。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也能猜到大半,一个游牧民族小国的公主,即使贵为公主,也注定和魔法王国的公主没有交集。我们就这样分开了,我们不舍,难受,可是也无可奈何。我和她已经看开了,我们有了各自的新的生活,包括你也知道的她去多瑞亚斯联姻的事情。她用隔空传音告诉了我你的故事,她告诉了我你失去父亲后是怎样在明霓国斯站稳脚跟,又是怎样突破自己的性征的局限成为一名优秀的王储。因为不易,所以珍惜,这是我一直信奉的道理,你能有如今的地位,吃了多少苦,我很清楚,我作为一个Omega继位者,我和你几乎感同身受。所以我同意和凯勒布里安一同帮助你。在你来洛汗之前,我就和父王说了你的故事。他没有我那么感性,但是多少也听进去一些,否则他是肯定不会见你的。瑟兰迪尔殿下,你也果然不负我们的期望,得到了我父王的信任。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帮你走到这一步。但是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和赤子之心,你一定能得到你应得的回报。”

“谢谢您公主殿下,我从来不知道您和银冠公主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我曾经还误以为你们都是我王途路上的阻碍,我简直……”

瑟兰迪尔在得知这么多真相后,再回忆起自己曾经那些惴惴不安和惊慌失措,现在想来原来都是庸人自扰,自己的命运,早就有了既定的安排。

和伊欧玟公主告别之后,瑟兰迪尔走在陌生的洛汗宫廷中,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间特别思念埃尔隆德。

或许是听了伊欧玟公主的故事特别有感触吧。

他摇摇头,想把那些关于埃尔隆德的回忆甩出自己的脑海。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在异国他乡思念那个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的人。

他疲惫地推开洛汗王室给他准备的客房的门,赫然看到那个他日思夜想怎么都摆脱不了的人,就静静地坐在客房里。

—tbc—


#感觉看的人越来越少了,不过文还是要认真填下去^_^感谢每一个陪我走到今天的小伙伴#

评论(47)
热度(62)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