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六章  重逢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94fff73fd9626c03f55c3e70d2fed21a

不,这一定是梦,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瑟兰迪尔反身背靠在门边,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种假设和可能,它们彼此交织纠缠,牵扯着瑟兰迪尔那已经无比脆弱和敏感的神经,他痛苦地闭上眼睛,但是眼前却还是浮现出埃尔隆德的身影——埃尔隆德坐在客房里,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样子。


我一定是累了,睡一觉就好了。


瑟兰迪尔揉了揉太阳穴后,转身缓缓地迈进客房。他勇敢地抬起眼睛,注视着眼前那“虚妄的”埃尔隆德。


“埃尔,是你吗?”


他鼓足勇气开口问他,语气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又胆战心惊。


“是我,瑟兰。”


他起身回应他,却换来了他的苦笑和眼泪。


他一步步迈向埃尔隆德,颤巍巍地伸出手,却不敢触碰近在咫尺的他。许久过后,瑟兰迪尔放下了手,转身走到一边整理自己的行李。


“瑟兰。”


埃尔隆德又喊了一声。瑟兰迪尔扔下了手中的睡衣,转过脸愤怒又绝望地瞪着他。


“我承认我很想你,我摆脱不了你,可是你已经离开我了,不会再回来了……我再难过再痛苦我都必须接受这个现实,我不想像个疯子一样幻想着你还在我身边!”


瑟兰迪尔呜咽着坐在地上,双臂抱紧膝盖,脸也埋进膝盖间,整个人紧紧地蜷缩在角落里,诺大的客房里都是他悲凉的呜咽声和支离破碎的喃喃自语。


“我一定是太累了才会看到他……我没有疯……我没有……”


埃尔隆德蹲下身,把哭到瑟瑟发抖的瑟兰迪尔搂在怀里。怀里的人惊慌失措地挣扎起来,力气大得埃尔隆德差点抱不住他。


“瑟兰,是我,你摸摸看我是不是真的。”


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的怀里安静了下来。他的脸埋在埃尔隆德的胸前,看不见他的脸,但是那份拥抱带来的温暖和力量,是谁都无法伪装的。当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之后,瑟兰迪尔反而变得冷酷起来,他用尽全力推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猝不及防地用双手撑在身后,勉强没有倒在地上。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根本不可能进得了洛汗的王宫!”


“进洛汗王宫并不难,我只是很坦诚地告诉洛汗的侍卫们说我是瑟兰迪尔殿下的药师,我在殿下离开之后发现殿下少带了必要的常用药,所以特意从明霓国斯赶过来送药。侍卫们把我带到埃克西里昂面前,埃克西里昂承认了我的身份,我就很顺利地进来了。”


埃尔隆德说着,直起身慢慢地挪向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见他要靠近自己,赶紧起身离开他一段距离。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已经不是我的侍从和药师了。”


冷静之后的瑟兰迪尔又把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像只仙人掌一样把全身的刺都撑开在身上。要不是之前埃尔隆德见到了他无助的样子,他可能真的会被此刻的冷酷无情的瑟兰迪尔骗了。


“我知道你要来洛汗之后很担心你,我只是想看看你,确定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埃尔隆德知道自己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个笑话,但是这的确是他的心里话,无论瑟兰迪尔会理解还是曲解,他都要说出来。


“那你现在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瑟兰迪尔不耐烦地朝着他吼,心里有着心虚,愤怒,最多的还是脆弱。他甚至背过身去不再和他对视。埃尔隆德没有再说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转身离开。


埃尔隆德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回头看了看瑟兰迪尔。迈出第二第三第四步的时候,他再次回头看了看他。


瑟兰迪尔始终背对着埃尔隆德,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自己的眼泪一颗颗地打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个心碎的小湖泊。他数着埃尔隆德的脚步,心算着他还有几步就能离开客房。


七……

八……

九……


这如凌迟一般痛苦的计数终于结束在埃尔隆德从背后抱住瑟兰迪尔的那一刻。他的手臂像铁锁一样箍住瑟兰迪尔的双臂和腰腹,瑟兰迪尔在他触碰他的那一刻就开始挣扎,一刻都没有停歇,仿佛是蝴蝶挣脱那个束缚他的茧一般用力。埃尔隆德感受着那倔强的身体在他的怀里不断地扭动,纠缠摩擦之间,无可避免地勾起了他连日来对瑟兰迪尔的思念和渴望,他不禁意间散发了自己的信息素,仅仅是这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信息素,却让瑟兰迪尔停止了挣扎。


“我记得你说过,不会再碰我一下,你食言了。”


他不动了,任埃尔隆德把自己圈在他的怀抱里。埃尔隆德轻轻地放开了他,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瑟兰迪尔擦干了眼泪,整理好了刚才因为挣扎而褶皱起来的衣摆,微笑着转过身看着埃尔隆德。


“是,我食言了,我后悔了。只要能见到你,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自从我知道你要去洛汗以后,我想象过无数种你会遭遇到的事情。我怕你在去洛汗的路上遇到埋伏,我怕你一进入洛汗就被关起来,我怕洛汗人会像折磨俘虏一样折磨你,我怕我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所以我从你出明霓国斯之后就一直跟着你,万一你有危险,我还能出一分力……”


“如果你真的要为我出力,那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你在我最无助,最难过的时候离开我,现在又这样突然出现,你以为我会感动是吗?你以为你是谁?你又把我当成什么人?!”


瑟兰迪尔说到激动处,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抡起拳头打在了埃尔隆德的脸上,对方没有丝毫地退让,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瑟兰迪尔以为埃尔隆德就算依着本能也会躲一下,所以手上没有留情。那属于军人的,战士的拳头打在埃尔隆德的脸上,埃尔隆德即使做好了准备都没法控制好平衡,顺着他的力气踉跄了一下。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是不是!”


瑟兰迪尔抓起埃尔隆德的领口,恨不得就这样把他扔出门口,埃尔隆德勉强地牵动着带血的嘴角,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受够了埃尔隆德的沉默,他左手拎着埃尔隆德的领口,右手又对着埃尔隆德的鼻子抡了一拳。此时的埃尔隆德的鼻尖和嘴角都已经红肿不堪,瑟兰迪尔看了看自己拳头上的血,投降一般地放开了埃尔隆德。


“瑟兰,你冷静下来了吗?如果你冷静下来了,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说几句话。”


埃尔隆德擦了擦脸上的血,走近瑟兰迪尔后,单膝跪下。


“当初,我也是这么跪在你面前,发誓要留在你身边保护你。那时的我,单纯地觉得自己是一个侍从,即使我会爬上你的床榻,也只是满足你身体的需要。后来我们相爱了,我和你一同经历过欢笑,经历过生死,我们有了太多美好的回忆,我开始变得贪心了,我希望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你是王储,你会和与你地位相当的人成婚。我很感动你为我放弃了和银冠公主联姻,可是之后呢?未来的日子里,还会有其他的公主或者贵族出现,你每次都拒绝吗?而且陛下已经发现你有了喜欢的人,我的存在已经一再地影响了你的王途,你要我如何自处?我爱你,我希望你快乐,我希望你得到你梦寐以求的王座,但是我最希望的,还是你能永远都只属于我。我是一个Alpha啊!有哪个Alpha会希望自己的Omega最后被别人标记,为别人动情甚至生儿育女?我没有那么高尚的品格和觉悟,我控制不住我对你的喜欢,我怕到最后我只会害了你,所以我只能离开你。我之所以脱掉你的衣服,用信息素控制你,也只是为了最后一次感觉那种,你只属于我的感觉。如果不能得到完整的你,那么对我来说,失去你,也是一种永恒的拥有。”


埃尔隆德说完,起身把满脸泪痕的瑟兰迪尔搂在怀里。


“可是当你真的要去冒险的时候,我心中的那份自私就往后靠了。我不知道我这样用心守护的你,以后会和谁亲吻,和谁同眠,我只知道我要保护你,至少保护到你君临天下的那一天。直到那时,我才真的没有遗憾了。”


“你说你自私,其实我更自私。我要王座,我也要你,不仅要你,我还要你的一生。”


瑟兰迪尔搂紧了埃尔隆德,紧得埃尔隆德觉得下身渐渐地开始发胀。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语言已经不足以让你相信我,那么只有身体可以。”


“不行这太冒险了……”


埃尔隆德用尽全力想要推开瑟兰迪尔,但是怀里的人只是越发地抱紧他。


“这世界再也没有什么风险,比失去你更让我害怕了。埃尔隆德,请标记我。”


接下来请走链接,看完记得回来抱抱我,吃肉不留名我要哭的,嗯

评论(31)
热度(56)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