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七章 血债

瑟兰迪尔访问洛汗的第二天清晨,希优顿王和他探讨了马匹出口问题的具体细节。希优顿王和中土其他国王不同,为人豪爽,在贸易问题上不似其他国王一般锱铢必较,他更看重的是与多瑞亚斯未来更深入的友谊。

“我现在做得多一些,也是为了伊欧玟。她一个Omega公主,继位之后会遇到多少困难,我们谁也不能预料。我身为一个国王的同时,也是一个父亲。所以我希望瑟兰迪尔殿下能信守最初的诺言,和洛汗保持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

希优顿王说着,在条约上盖上了国王的火漆印。瑟兰迪尔看着他那如雪的两鬓,意识到昨天和自己争锋相对的国王,其实也是个年迈的老人了。

“陛下,您对我这次来访的慷慨解囊,我将会铭记一生。只要我在位一天,我就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瑟兰迪尔郑重地盖上了王储的火漆印后,伸手和希优顿王握手。希优顿王不仅握了瑟兰迪尔的手,还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瑟兰迪尔殿下,你看起来似乎很疲劳,看来洛汗的王室寝殿,不比明霓国斯来得舒服啊!”

希优顿王看着瑟兰迪尔那明显的黑眼圈说。

“陛下您误会了,我只是有些认床罢了。现在我们已经签订了条约,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相信接下来几天我一定会睡得很好。”

瑟兰迪尔笑着回答希优顿王,脑海里忍不住不断闪过昨晚那些缠绵悱恻的浪漫片段。

他当然没有睡好,他整晚都紧紧地抱着埃尔隆德,生怕自己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华丽的美梦。而令他没料到的是,埃尔隆德比他更加患得患失,甚至醒得比他还要早。

清晨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看到的是埃尔隆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那深情款款的样子让他刚醒来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迫不及待地涌向了脸颊。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已经在你怀里了,又逃不掉。”

“你记得吗?当初你第一次和我见面,就是看我睡觉。现在换我看着你醒来了。只是你的睡颜好美,我都忍不住想要弄醒你……”

埃尔隆德果然身体力行地彻底弄醒了瑟兰迪尔,在寝殿彻底被他的森林气息覆盖之前,瑟兰迪尔笑着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勉强把自己从那个美妙的清晨中拉了回来,抑制住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幸福的笑容,保持着一个王储该有的矜持和优雅。希优顿王见瑟兰迪尔不像客套的样子,也不再多问了。

“瑟兰迪尔殿下,愿意和我共进午餐吗?”

“荣幸之至。”

不同于昨天的洛汗国宴,今天的午餐希优顿王没有邀请其他贵族,只有他和瑟兰迪尔两个人用餐。瑟兰迪尔很自然地认为希优顿王希望在餐桌上再和他多聊一些对两国关系未来的畅想,但是国王的脸色却愈发的沉重,让瑟兰迪尔不禁开始紧张起来。

是我哪里做得不到位吗?

瑟兰迪尔不停地回忆自己踏进洛汗后的种种细节,怎么也找不出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好在希优顿王也没有让瑟兰迪尔胡思乱想多久,很快切入了正题。

“瑟兰迪尔殿下,你身处于多瑞亚斯夺嫡的中心,有些事情,相信你也有自己的渠道知道,其实安纳塔殿下已经和我有过往来。我想既然我们已经选择合作,那我也必须对你坦诚。”

国王喝了一口酒,眉头紧锁。

“我并不避讳这些,陛下。夺嫡的手段有很多种,拉拢其他国家支持也是很常见的方式之一。但是我之前和陛下说过,夺嫡是我自己的事情,与洛汗,与陛下都无关。我不会让洛汗卷入多瑞亚斯的国事甚至战争之中。陛下可以有自己的考虑,不用对我绝对地坦诚。我知道为君必要的私心和权术,陛下能对我做到今天这一步,我已经感到十分荣幸了。”

瑟兰迪尔内心非常地感激希优顿王能对自己有这般赤诚相待的举动,他也的确很早就知道安纳塔背后的一些小动作,可是希优顿王却始终都在摇头,仿佛还有更多的隐情。

“瑟兰迪尔殿下,我知道你是军人出身,为人刚正,我愿意和你交朋友,有些话我可以和你坦白说。你应该明白我儿子的死,对我,对洛汗都是巨大的打击,我也从来视你为敌,只是目前是和平年代,我作为君主,实在不能仅凭一己私欲就起兵攻打多瑞亚斯,洛汗也没有这样的实力,为了百姓,为了伊欧玟,我只得忍气吞声。后来当庭葛宣布你和安纳塔两人成为了王储人选,我的确动过心思想和安纳塔联手除掉你。但是之后我放弃了,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放弃的理由。”

国王拿过瑟兰迪尔的酒杯为他斟酒。瑟兰迪尔看着马奶酒缓缓地注入酒杯,心跳的节奏随着酒水的流动慢慢加快,他的直觉告诉他,希优顿王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将是一个惊天的秘密,一个沉重到让他承受不了的秘密。

“陛下请说。”

“安纳塔来到洛汗,并没有带任何见面礼,但是他非常自信地给了我一封多瑞亚斯王后的亲笔信,和一把你我都认识的剑。”

希优顿王说着,拍了拍手,门外的侍卫上前把那柄可以把瑟兰迪尔的眼泪逼出来的剑呈了上来。

那是欧瑞费尔的剑,这把剑自他死后就消失了,没有人再见过。瑟兰迪尔倔强地抬起头,忍住快要决堤的眼泪,怎么也没有勇气再回看那把剑。希优顿王看着瑟兰迪尔那近乎失控的样子,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安纳塔说,当年正是他的父亲和王后在欧瑞费尔以为自己已经大胜洛汗之际,突然派出大量的雇佣兵围剿了欧瑞费尔的骑士团。安纳塔以为,他和王后是洛汗的恩人,我理应应该和他们合作,可是我没有看到合作的希望,我只看到了宫廷斗争的残酷和无耻。欧瑞费尔这样一个保卫国家的将领,居然被他们这样的奸人用如此阴暗的方式害死,他今天会这样对待国家的忠良,今后会怎样利用洛汗?他们根本就没有为洛汗考虑过,他们的眼里只有王位,只有权欲,他们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杀死了欧瑞费尔,我就应该对他们感恩戴德。对,我的确恨欧瑞费尔入骨,可是如果欧瑞费尔是这样死的,我心里没有丝毫的快感,我甚至为他感到可惜。洛汗的王室也是靠征战赢得了今天的国土,如果我们和他们一样这样对待我们的将帅和战士们,那我根本不配做洛汗的国王,所以我拒绝了他们的合作。之后没多久,我就得到了你要出使洛汗的消息,再加上伊欧玟告诉了我你的故事之后,我越发觉得我应该抛开过往,认真地和你谈一谈。事实上我预想得没有错,你和你的父亲都是忠义之士,我欣赏你,钦佩你,我宁愿把洛汗的命运赌在你这样正直的人身上,也不要和那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共话洛汗的未来。瑟兰迪尔殿下,这就是我放弃和安纳塔合作的理由。我知道这个真相对你的触动很大,可能会影响很多事情的走向,可是我认为我应该让你知道。洛汗是一个小国,可能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可是洛汗同样也是一个有血性的国家,我们与你交好,自然也会为你赴汤蹈火。如果有朝一日,你需要我,我一定会挺身而出。不止为了多瑞亚斯,更是为了中土。我只希望每一寸热土,都有一个同样有着赤子之心的人来守护。”

“陛下,谢谢您告诉我这些,这对我来说的确很重要。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多瑞亚斯的国事乃至战争,都不会把洛汗卷进去,夺嫡是我自己的事情,洛汗是我的朋友,在我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之前,我不会轻易向我的朋友要求帮助。更何况这是国家层面上的事情。”

瑟兰迪尔的眼睛已经因为悲愤交加而变得通红,他捏紧的拳头让他的指关节变得森白,指甲也狠狠地嵌进了自己的手掌。希优顿王起身走到他身边,安抚他的肩膀后,离开了会客厅,也示意侍卫们不要打扰瑟兰迪尔,给他一个足够安静的空间整理思绪,甚至是发泄愤怒。

瑟兰迪尔想象过无数种揭晓真相的可能,但是就是没有料到最后居然是异国的,有过过节的国王告诉他这个残忍的事实。他在这个陌生的草原的国度,眺望明霓国斯的方向,突然发现那个“家”是多么的阴冷可怕,他甚至都想永远留在这片干净纯粹的草原之国,也不想回到那片富丽堂皇的,却掩埋着无数冤魂尸骨的王城。

他在会客厅里看着正午的太阳不断西落,在阳光将要消失殆尽的前一刻,他回到了自己的寝殿,和为他开门的埃尔隆德抱了个满怀。埃尔隆德不知道瑟兰迪尔经历了什么,他只感觉自己胸前单薄的夏装被瑟兰迪尔的眼泪浸润了一片,那原本坚强勇敢似乎无坚不摧的王储,在埃尔隆德面前,扔掉了他所有的铠甲。

“我知道我父亲是谁害死的了。”

瑟兰迪尔闷闷的声音从埃尔隆德的胸口传来。埃尔隆德没有着急地去问他仇人的名字,只是用尽全力抱紧他,捍卫他那片刻脆弱的权力。

瑟兰,当年在欧瑞费尔亲王的葬礼上你没来得及哭出来的眼泪,现在终于可以尽情地流出来了。

—tbc—

#之所以花心思写洛汗国的情节,其实是为了引出这一段故事,埃隆隆也圆了当年想抱着兰兰让他为了Ada离世大哭一场的梦。尽管未来依旧黑暗无边,但是很庆幸此刻他们还能有机会彼此相拥。#

评论(24)
热度(43)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