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ME】Blue Ocean Floor(四)(花朵人鱼梗)

前情:Mark得到花朵人鱼的允许,成为了唯一可以检查他的生殖腔的人。

1.

因为Eduardo不同意研究员们检查他的生殖腔,研究员们的研究方向开始发生了变化——他们开始从研究Eduardo转变到从Eduardo这里了解海洋生物学,从而帮助他们继续他们别的研究项目。因为Eduardo惊人的寿命和对海洋的了如指掌,几乎所有研究员都受益匪浅,其中最开心的要数Dustin,因为Eduardo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给他画了他认识的所有鲑鱼的素描,Dustin兴奋得三天没睡着觉。

“Eduardo你可把我害苦了,Dustin连着三天不睡,他自己不睡就算了,还要缠着我给我看他的新发现。”

Sean在一次和Eduardo聊天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Eduardo此时正专心看着裴多菲的诗集,没有听到Sean在说什么。

“对不起Sean,你刚才说什么?”

Eduardo放下诗集,茫然地望着Eduardo,有些失焦的大眼睛看起来特别可爱又无辜。

“没什么。”
Sean不想重复这件其实没多大意义的事情,其实只要待在Eduardo身边,他就很快乐了,他甚至不在乎他们有没有实质性的交流。

就像认识很多年的好朋友,即使在一个房间里,谁都不说话也不会不自在。他们各司其职,也自得其乐。

“人类的诗歌真好看,无论是世间万物,还是复杂细腻的情感,都被你们描绘得这么贴切又深刻。”

Eduardo捧着诗集惊叹道。

“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我读过最美的诗歌是你,Eduardo,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可以用诗歌来形容你的美。”

Sean眯着眼睛,静静地欣赏着小人鱼的美丽。Eduardo害羞地放下诗集,扑通一声钻进水里。

“Hey Eduardo,你最喜欢裴多菲的哪首诗歌?我最喜欢的是那首自由诗……”

“Life is dear, love is dearer.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freedom”.

Eduardo从水里钻出来,替Sean把诗念完了。

“你怎么知道是这首?”

Sean惊讶地问Eduardo,心里满是惊喜和意外。

“你一看就是奔放又自由的人,肯定会喜欢这首。”

Eduardo仰起脖子,舒服地靠在台阶上,赤裸的上身肌肉线条完美无暇,美好得像画家们画笔下天堂和梦境中才会出现的生灵。

“Eduardo,那你是怎么看待自由这件事情的呢?你有没有觉得,困在这片小水池里,困在这艘船上,对你来说是失去了自由?”

Sean试图让Eduardo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但是Eduardo的想法和他截然不同。

“Sean,你知道地球上海洋和陆地的占比是多少吗?”

“这个连小学生都知道啊,陆地占30%,海洋占70%。”

Sean不明白Eduardo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Eduardo游到Sean身边,重新拿起诗集。

“我跟Mark和你上船的时候,就意味着我失去了占有地球70%的海洋,但是我拥有海洋又怎样呢?我在海洋里是孤独的,而在这里,我有Mark,还有你,有Christy有Dustin还有那么多可爱的研究员们。我看似被困在一片小池子里,可是我拥有了你们,我觉得你们比自由更重要。我不想要孤独的自由。”

“那自由和爱情之间呢?你选择哪个?”

Sean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是他还是想听Eduardo亲口告诉他。

“Sean,如果在这个世界上你没有自己心爱的人,那再多的自由,不过是更大更空虚的牢笼。”Eduardo合上诗集,认真地望着Sean的眼睛,“人鱼都是因爱而生的,我喜欢自由,但我更渴望留在我爱的人身边,或许我的身体不自由了,但是我的心无边无垠。”

Sean望着Eduardo的眼睛,想着如果心碎的声音能被听见,他现在该有多狼狈。他强忍着心痛,对着Eduardo微笑。

“Eduardo,你那么喜欢Mark,Mark知道吗?”

Sean柔声问Eduardo,他的声音无法控制地带着心酸,但是沉浸在幸福中的Eduardo没注意到。

“他知道的。”

Eduardo低着头浅笑着,鱼尾和脸颊都因为提到了Mark而泛起红晕,Sean从来不知道这世界上会有这么柔美的粉红色。

“你怎么知道他知道呢?”
Sean还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不要再问我啦……Sean你去问Mark吧。”Eduardo想到Mark检查他的生殖腔时候的温柔和细心,害羞得把脸埋进诗集里不看Sean。Sean放弃了追问,他知道再怎么问,Eduardo给他的答案只会让他越来越失望。他摸着Eduardo的头发,手上用了点力气,让Eduardo的头靠近自己的怀抱。

“Sean……”

小人鱼的声音闷闷地从怀抱里传出来。

“Eduardo,让我抱抱你,就一会儿就好。”
Sean温柔地恳求Eduardo,Eduardo的耳朵被他的手掌遮住了一些,听不出他声音里的伤心。

“嗯。”

Eduardo感受着Sean的体温,也是很舒服的人类的体温,Sean身上还有Mark没有的,好闻的香水味道。

正当他们沉浸在这个美好的拥抱里的时候,Dustin敲门进了水池区。

“Sean,Mark召集全员会议,就差你了你快来。”

Dustin没意料到会看到互相拥抱的Sean和Eduardo,还紧张得背过身去说。Sean最后摸了摸Eduardo的脸颊说:

“我开完会再来找你。”

“好,我等你。”

Eduardo对着Sean和Dustin微笑,随后接着拿起诗集读下去。

2.

Sean走到Dustin身边揽着他的肩膀走出水池区,他刚拥抱过Eduardo,心情舒畅了不少,刚开始都没意识到Dustin的神情其实不太对。

“怎么了我的小鲑鱼?看起来不太高兴啊。”
Sean搂紧了Dustin问,Dustin松开了Sean的手,继续疾步向前走。

“Mark那么急着开会,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和我们所有人宣布。”Dustin停下来,望着Sean的眼睛说,“我有预感,这对Eduardo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Sean理解了Dustin的意思,他拍拍Dustin的背,两个人都加快了脚步进入了会议室,找了后排的座位坐下。

Mark站在讲台边上,朝着Sean和Dustin点点头。

“人应该都到齐了吧,那我开始了。”

Mark点开了研究院模版的PPT,随后拿着控制器走到研究员们中间,“之前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等待和寻找人鱼,其实在这段时间里,美加两所研究院同时向我施压,我一直在争取这个项目不至于被终止,总算半年过去后,我们找到了Eduardo,两所研究院终于松口拨一些款项给我们,但这点钱用来做研究还好,用来运作整艘船和我们自己的开销就显得杯水车薪了。我一直没把这些事情告诉大家,因为我知道大家都是研究人员,研究人员不该把精力花在这些事情上,所以研究院这方面的沟通,一直都是我在做。而现在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我成功地得到Eduardo的同意做出了人鱼生殖腔的报告,研究院的领导们十分满意,愿意给人鱼项目继续投资,但是这不是最关键,最关键的是:”

Mark按了下手中的控制器,PPT播放到了下一页,屏幕上出现了一只相貌极丑的雌性人鱼,她有着一口锋利的尖牙齿,嘴大得仿佛可以吃人,浑身的皮肤黝黑粗糙又全是褶皱,像是耄耋之年的老妪,干瘪下垂的乳房像布袋一样挂在消瘦得肋骨尽现的身体上,所有的研究员看到这张图片都明显感到了不适,Christy更是直接捂上了眼睛。

“我们的研究院在亚马逊流域发现了新的人鱼,经过数据比对,她和Eduardo属于同一物种,不存在生殖隔离,可以进行交配繁殖,美加两所研究院都十分兴奋,已经把研究款都打到了我们的经费账户里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每个人都打起精神,等亚马逊方面把人鱼送来之后,我们就要开始新的人鱼项目,而这个研究项目将会是全球首例人鱼繁殖项目,在座的各位都会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上留下一个非常光辉的记录。”

Mark说完后的那一个瞬间,会议室里雅雀无声,但是紧接着研究员们就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他们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Mark站在他们的中间,向他提出他们的看法,意见,计划还有畅想。Sean坐在远处,望着这群和他从毕业开始就几乎朝夕相处的同事们,恍然觉得他们都是那么的麻木和残忍,他根本不认识这群人。

“Mark,Mark!”

Sean大声喊Mark,但是会议室太吵闹没人听到他的声音。他难受极了,四周的空气对他来说都变得稀薄起来。他痛苦地坐在地上,拿出口袋里常备的哮喘呼吸器吸了好几口。

“Sean你没事吧?”Dustin搂着Sean,不停地抚摸他的背想让他冷静下来,Sean冷静下来后,挣开Dustin的怀抱,撞开一个个研究员来到Mark的身边。大家都不说话了,他们望着脸色苍白的Sean,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Sean指着投影幕布上的丑人鱼的脸,“你们让这样一头人鱼和Eduardo强行凑在一起交配,这和qiang jian Eduardo有什么区别!Eduardo平时对你们不好吗?他爱你们每个人,你们呢?你们现在在干什么?!”

“Sean你想当救世主出去当,不要在这里装道德模范!我们是研究员,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要生存!我们的研究要对得起研究院给我们的经费!你凭什么研究成果拉来经费?和Eduardo讨论文学吗?!”

Sean从来没想过,第一个站起来反驳他的人,竟然是Christy。然而更让Sean意外的是,研究员们竟然没有任何人站在他这边,他们有人或许对Eduardo有怜悯之心,但是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益和前途。

“Christy说得对。Sean,我们不能忘了我们来这里最初的目的。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私下找我聊,我来解决,不要影响其他同事的工作积极性。”

Mark仍然是一副领导的官腔论调,Sean觉得这些人都恶心至极,他简直一秒都不想和这些人共处一室。

“好,我退出,我不想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我也希望你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能扪心自问,你们这样做对得起Eduardo吗?他是那么的信任你们每一个人。”

Sean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议室,直接往水池区冲去,一路上他听到了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他停下来回头准备大骂Christy的时候,他看到Christy气喘吁吁地高举着双手,作出投降的姿势。

“Sean,给我一分钟时间,让我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

“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Sean也趁机休息了片刻,他再次拿出呼吸器吸了几口。Christy有些心疼地走到他身边,但是Sean厌恶地退后了几步。

“Sean你仔细想想你刚才做的这些有多大的意义。是,你可能会唤醒一些人的良知,但是良知能当饭吃吗?研究员的工资我们都知道有多少,大家都是因为热爱海洋才选择了这样一个艰苦又常年出差在外的工作。你刚才真的太冲动了,你现在退出了,对Eduardo有任何帮助吗?当他被那些人欺负,甚至真的被丑人鱼qiang jian的时候,他需要你救他,而你却因为自己的冲动离开了研究船。我问你,到那时候,谁来救Eduardo?我刚才为什么要起来反驳你,我就是希望给Mark一个印象我和你不是一个阵营的,同时我也想骂醒你,但是你明显已经气疯了。”

Christy说完,无奈地摇头。Sean这才明白Christy才是更为理智的那个人,而自己的表现真的是糟透了。

女孩子有时候真的会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很多。

“谢谢你Christy,我真的是被他们气疯了。”Sean抱住Christy,Christy摸摸Sean的背,随后按着他的肩膀鼓励他说:

“你现在去向Mark道歉,其他事情我们从长计议。我们死都不能让其他人鱼伤害Eduardo。”Christy说完,垂下眼睛沉默了片刻,“Sean你还记得Eduardo说过的吗?人鱼是会心碎而死的。如果留给爱情的身体遭到其他人鱼的玷污,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这就是我最气愤的一点,而且,Mark为什么背着我们得到了Eduardo生殖腔的数据?!他说过他不会再往这方面研究了。”

Sean对出尔反尔的Mark失望透顶,但是Christy却在此时淡定地回答Sean:

“Mark这么聪明,会不知道Eduardo喜欢他吗?他对Eduardo,早就已经有恃无恐了。”

3.

Sean在来到Mark的办公室时,Mark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叼着甘草糖看着Sean。

“对不起Mark,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你为拉经费做了那么多努力,我不该因为自己对Eduardo的喜欢就牺牲大家的共同利益。我向你道歉,我会在下次会议上向其他同事们道歉。”

Sean的态度非常诚恳,Mark点点头,起身拍拍Sean的肩膀。

“我知道你和Eduardo感情很好,我们其实都很喜欢他,但是他始终都是人鱼。”

你知道他是人鱼,还那么轻易利用他对你的爱。

Sean腹诽着,恨不得一拳打在Mark那张虚伪的脸上。但是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Sean低着头离开了Mark的办公室,Mark嚼着甘草糖,若无其事地重新打开笔记本电脑。

Sean走出Mark的办公室后,如释重负地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刚才的哮喘都缓解了不少。他回到了水池区,因为他答应Eduardo等下要过来继续陪他。

“Sean你回来啦!你们开会讨论了什么啊?”

Eduardo游到Sean面前的时候,才发现Sean的脸色看起来又疲惫又苍白,Eduardo担心地伸出手摸向Sean的脸,Sean抓着小人鱼的湿凉的手,摸在自己几乎同样冰凉的脸颊上。

“Sean你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我的确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我的家人……他们想让我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结婚。我不愿意,他们和我在电话里吵了很久,没有一个人站在我这边,我好难受,Eduardo。”

Sean不知道该向Eduardo怎样陈述那些不堪入耳的会议内容,只得用这样一个温和的类比的方式来解释。他也不想让Eduardo知道他信任的人类们竟然会对他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

他多想把Eduardo运走,运到一个没有人会打扰他们的小海湾里,让他永远做一条活在童话世界的小人鱼,一切人类的丑恶,都与他无关。

“为什么你的爸爸妈妈那么担心你的婚姻呢,你这么英俊,一定会有女孩喜欢的。”

“我真的很英俊吗?Eduardo你不是在安慰我吧?”

“Sean你是这艘船上最英俊的人,真的。”

小人鱼认真地说着,还一个劲地点头,Sean被他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但是他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那我和Mark比呢?”

“你比Mark英俊,可是喜欢一个人,外表是不能代表一切的。”

Eduardo说着,低头笑了。每次只要提到Mark,他总会这样浅浅地,羞涩地笑着,仿佛Mark正在看着他一样。

Sean掏出手机,把刚才拍下的PPT给Eduardo看。Eduardo才瞟到一眼丑人鱼,就条件反射一样游到水池中央。

“Eduardo,你认识这种人鱼吗?”

Sean感觉到了Eduardo的害怕,他一瞬间有了很不好的预感,紧张得头皮都开始发麻。

“认识。他们虽然和我们是同一种物种,但是他们没有智慧,性欲旺盛,非常的残暴,是我们智慧人鱼的天敌。”Eduardo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眼眶也慢慢红起来,“他们会偷走我们族群刚出生的小人鱼,会攻击我们,甚至会qiang jian我们的雌性人鱼,那些可怜的人鱼妈妈,要么心碎而死,要么勇敢地生存下来,生下可怕的混血人鱼宝宝,但是都很快因为身体虚弱而离世,连魔法都无法治愈这样的创伤。这种人鱼真的是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Sean,我的爸爸就是受到了他们的攻击才离开了我和妈妈。你为什么会有他们的照片?你们是不是发现他们了?他们是不是已经在船上了?”

Eduardo惊恐地钻进水里,溅起一阵水花。

“是的Eduardo,我们在亚马逊流域发现了这种人鱼。Mark希望让你和……和这种可怕的人鱼交配,这才是我们刚才开会的内容。不过Eduardo你别怕,我会带你离开这里,你离开这里后就安全了。”

Sean听了Eduardo的话更加的心急如焚了,他觉得事情发展到目前这一步,他不能再对Eduardo有所隐瞒。不过当他说完这些,Eduardo却气愤地从水里钻出来看着他。

“Sean你撒谎!Mark怎么可能对我做这做事情!”

“这是真的,Eduardo你一定要相信我,Mark他只把你当人鱼,你们是没有未来的,我们现实一点好不好?”

Sean极尽全力温柔地劝说Eduardo,但是他越说Eduardo越生气,气急了的小人鱼甚至甩了尾巴浇了Sean一身水。

“Mark看过我的身体,我已经是他的人鱼了,他说他会用他的余生来陪伴我,他对我那么温柔,每碰我一下都怕我疼,他怎么会让那种人鱼和我交配?你怎么可以这样诋毁自己最好的朋友?!Sean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Eduardo,是你自己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你相信我,Mark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Sean请你离开这里,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Mark从来没说过你一句坏话,但是你现在这样污蔑Mark,我讨厌这样的你!”

Eduardo激动地打断Sean的话,他说完后就钻进了水里,再也没有出来。水池边的诗集全被水打湿了,再也不能看了。Sean捧起那些已经报废了的诗集,痛心地离开了水池区。

4.

“Sean请你离开这里,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Mark从来没说过你一句坏话,但是你现在这样污蔑Mark,我讨厌这样的你!”

Mark看完水池区的监控视频,吐掉了嘴里的甘草糖,合上笔记本,若有所思地靠在椅背上。


-tbc-

评论(59)
热度(72)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