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ME】Blue Ocean Floor (六)(花朵人鱼梗)

前情:Mark要了花朵人鱼的身体之后,花朵人鱼没有得到神的恩典变成人类,心碎的花朵人鱼因此一蹶不振,到了垂死的边缘……

1.

Sean在离开水池区后,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样气冲冲地朝Mark的办公室冲去,他跑得太快,不得已在半路上又掏出了哮喘呼吸器吸起来。身体的极限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想起了之前Christy的策略:千万不能冲动,如果因为自己的冲动而离开了研究船,那就再也没人会帮助Eduardo了。

Sean的理智就像一个晃动不安的牢笼,而他心中的那头雄狮一直在啃咬着牢笼,也啃咬着他的心。他在自我的斗争中精疲力尽,几乎是匍匐着走向自己的房间。正当他艰难地行走时,他看到海洋生物医疗组的同事们正往水池区赶去,他站在研究船的二层,看着他们按指纹锁,走进水池区,接着,Eduardo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们别过来……你们不要碰我……我再也不会……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人……我讨厌你们……我以为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不是!……”

Sean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心中的那头雄狮已经把他完全地拆骨吞下,他冲向水池区,想要进去阻止这些人再去打扰Eduardo。

他们这等庸医,怎么可能懂得怎么治疗心碎!

Sean来到了水池区门口按指纹锁,当他按下去之后,屏幕上显示的是:

“Staff Only”

他一开始还以为只是指纹识别不出,当他反复试了几次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数据可能已经被Mark全部清空了——Mark是整艘船上唯一有管理员权限的人。

不……Mark不可能这样对我……

Sean跑回自己的房间,Dustin被他吵醒了,揉着眼睛爬起来走到他身边。Sean打开笔记本电脑,试图连接到研究院的邮箱和公共服务器,都已经显示无法进入。

Dustin在一边看着,聪明的他很快就看明白了。

Sean合上笔记本,抬头望着天花板,深蓝色的眼睛再次噙上了泪水。

“Mark……是把我踢出人鱼项目了吗?我和他认识10年了,Dustin……我们认识十年了……”

Dustin不知道该怎样安慰Sean,他也是他们的同学和朋友,单纯善良的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局面。

Sean看着比他还要懵的Dustin,反而先恢复了冷静。

“既然他这样对我,这样对Eduardo,我也不再顾及同学情分了。Dustin,我们今天就计划把Eduardo带走,我去把Christy也叫来。”

“等一下……等一下Sean,”Dustin回过神来问Sean,“为什么这么着急?Eduardo不是刚和你吵过架吗?还有Mark,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Christy来了,我说给你们听。”

当Christy到了男孩们的房间,Sean把Eduardo将死的前因后果告诉了Christy和Dustin后,Christy哭得连眼线和睫毛膏都晕染了开来,她刚从市区的酒吧回来,就听到了这样的噩耗。

“好了,我们哭也哭过了,要振作起来了。”Christy最后抹了抹眼泪,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孩说,“要救Eduardo,我们必须一起行动。我有个方案:我去向Mark申请陪Eduardo一天,小人鱼现在受了伤,而我是船上唯一的女孩,我和他聊聊天或许可以对他的病情有帮助。而且,我一个女生也不能把Eduardo带走,我也不是和Sean你一个阵营的,Mark应该不会防着我。我陪伴Eduardo的时候不可以让其他研究员打扰,而这时候你们就可以把Eduardo偷偷送出研究船。”

“这是个很好的计划。Sean你觉得怎么样?”

Dustin立刻同意了下来。Sean望着他们的眼睛,郑重其事地再次询问了一遍:

“你们真的想清楚了吗?如果我们真的把Eduardo送离了研究船,你们知道你们将要面对什么吗?”

“Sean你这时候还问我们这些干什么!”Dustin是真的着急了,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抓狂地走到Sean和Christy中间,“我可以对你们发誓: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我不后悔。我觉得你们和我是一样的。”

Dustin说完,把手伸出来,手心向下,Sean和Christy依次把手心跟着叠上去,随后三个人重重地把手往下摁。

“既然大家都很清楚送走Eduardo的后果,那么我们就按Christy说的办,我们最好明晚就开始行动。”

Sean说完,三个人默契地点了点头。而就在Christy打算回去睡觉时,门外又传来了通知,Mark要开全员紧急会议。

“他可真是一秒都不会闲着。”

Christy骂骂咧咧地走出去,踩着高傲的高跟鞋向会议室走去。Sean和Dustin也打起精神赶紧跟上。

Mark站在讲台边,这次的他匆忙到连一张PPT都来不及做。

“同事们……我们现在遇到了紧急情况。Eduardo突发疾病,他也不配合我们医疗组的治疗,非常的暴躁和敏感。最近对人鱼的数据采集和取样都暂时停止,等亚马逊方面把他们的人鱼送来了之后再重新启动。Dustin,最近你的任何非常严峻,你要负责让Eduardo正常进食,我们会把对他有益的药粉涂抹或者搅拌在他的食物里,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让Eduardo健康起来。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大家回去早点休息。”

Sean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站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把Mark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但是Christy和Dustin一左一右拉住他不让他起来。反而是Mark在出门前突然回头对Sean说:

“Sean你来下我办公室。”

Sean瞪着Mark的背影,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十分的狰狞和扭曲,但是他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愤怒,失望,痛心,恋人的心死和朋友的背叛,每一种情绪都让他几近崩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办公室的,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否则他怎么可能就这样平静地出现在Mark的办公室里。

“之前你想要退出人鱼项目,后来我没有真的批准。但是现在亚马逊方面的人鱼运来后,我担心你会对项目进行造成影响,所以我建议你退出项目。你不用办什么手续,随时都可以离开。等以后再有好的项目我会优先考虑你……”

Mark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是面无表情的,尤其是最后一句,他的这份虚情假意让Sean感到更为恶心。他望着这个无比陌生的Mark,回忆着他们从青葱的大学生到成为海洋研究员的点点滴滴,一切都是这么真实,仿佛就是昨天的事。

“Mark……其实你和我好好说,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只是你这样草率地替我做决定,我心里的确是不好受……”Sean挣扎着,演好了最后一场在Mark面前的表演,“不过我有好多工作要和其他同事交接下。我尽量在亚马逊方面的人过来之前离开研究船。”

“对不起,Sean。我好不容易找到Eduardo,我不能就这样放弃。”Mark闭上了眼睛靠在椅背上,看起来是那么的疲惫不堪。

Sean在临近崩溃的那一秒,退出了Mark的办公室。


2.

第二天一早,Christy向Mark提出了要陪伴Eduardo的申请。或许是Mark对Eduardo心有愧疚,立刻便答应了下来。Christy趁着其他人不注意,让Sean偷偷溜进了水池区。而Dustin则去安排救生艇和其他他们可能用得到的逃亡必需品。

Christy到了水池区后,把藏在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和放在水池边隐蔽的窃听器摘了下来。

“我其实发现这些有一阵子了,我怀疑Mark那里可以看到录像,所以Sean,你和Eduardo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他都一清二楚。”Christy气愤地把这些东西用高跟鞋踩了粉碎,“Sean你抓紧时间,趁着Mark还没发现监控探头的问题,赶紧撤。”

Sean对Christy点点头,随后顺着水池的台阶下去。Eduardo沉在红色的海底,他需要把他抱上来。

Sean潜进水中,看到Eduardo像个小贝壳一样蜷缩在水池的角落里,他游到他身边,Eduardo知道Sean是人类不能在水下待太久,所以勉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和Sean一起浮上了水面。

“Eduardo,我们都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Sean抓着Eduardo的手想把他往岸上带,Eduardo顺从地跟着他靠在了台阶上,当Sean想要抱他上岸的时候,Eduardo在Sean的怀里摇了摇头。

“Eduardo……我们该走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被其他人发现就晚了!”

Sean看到Eduardo这样不配合,急得落下了眼泪。小人鱼伸出冰冷的手,抹去Sean的眼泪。他抱住Sean,在他的耳边呢喃。

“Sean……昨天晚上我睡不着……我想了很多,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我发现我最快乐的时光……都是和你一起度过的。你买零食给我吃……和我讨论文学……我和你在一起……是最放松最开心的。后来……你变了,你说Mark的坏话……我当时……我当时好难受,因为你不再是我心里的Sean,你在我心里,是完美的,最好的Sean……”

小人鱼还没说完,又开始咳嗽起来,Sean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背上已经留下了Eduardo的血渍。

“这些我们出去再说好不好?”

Sean此时心急如焚,救人心切的他完全听不出Eduardo的言下之意。

“后来……我问Mark……你为什么要污蔑Mark……Mark说……Mark说因为你也喜欢我,你嫉妒Mark才会污蔑Mark。Sean……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Eduardo,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但是我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对你的爱,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你喜欢上了Mark。”

Sean一边说着,一边努力把Eduardo向岸上提,Eduardo自己不用力的时候非常的沉,比成年男性的体重还要重上不少,Sean的力气根本是杯水车薪。

“可是你对我说过……人鱼和人类是没有未来的,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Eduardo望着Sean,他睁大着他深情的蜜色大眼睛,痴痴地望着Sean,Sean见过这种眼神,Eduardo曾经也这样看着Mark。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他甚至揉了揉眼睛想确定下这是不是真的。

但是就在他揉眼睛的那个瞬间,他就失去了Eduardo那个动人的眼神。被心碎的疼痛侵蚀的小人鱼闭上了眼睛,头重重地靠在Sean的肩头。

他撑不住了,所以也不再听Sean的话抓紧离开水池区。

Christy一直紧张地站在门口,生怕有人进来。

“Sean你在干什么!抓紧时间啊!”

“Eduardo……Eduardo你睁开眼睛看看我。”Sean抱紧了小人鱼冰凉的身体,不停抚摸着他消瘦的背脊,“我说人鱼和人类没有未来,是在Mark的视角说的,但是在我心里,人鱼和人类是有未来的,我可以买有泳池的大房子。天晴的时候,我们在游泳池里一起念诗;下雨下雪的时候,你可以在浴缸里,和我一起玩肥皂泡泡……等春天天气好的时候,我们还能出海,Eduardo你也有点想念海洋了对不对?你可以带我一起去潜水,带我认识你的其他小动物朋友们。我们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前提是你要活下去。Eduardo,我请求你,再勇敢一点好不好?你用点力气,只要一点点力气我们就可以上岸了。”

Sean说完后,Eduardo一直在他的怀里喘着粗气,似乎是哭了。Christy听着Sean对Eduardo说的那些浪漫的情话,不禁也蹲在地上失声哭泣。

“对不起……对不起Sean……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留给你了……对不起。”

Eduardo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在Sean的耳边道歉,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Sean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他能感觉到Eduardo正在慢慢地离开他,但是勇敢的小人鱼一直都那么努力的坚持着。

“谁说时间不多了?我现在拥有的每一秒,都是永恒。”

Sean松开了怀抱,在Eduardo弥留之际,吻上了Eduardo的唇。他一边吻,眼泪一边狼狈地掉在Eduardo苍白的脸颊上,他的唇能感受到Eduardo的气息渐渐地流走,他在最后甚至给Eduardo做了人工呼吸,但是依然比不过死神的速度。

“Eduardo,我带你回海里,我们回海里好不好?”

Sean依然温柔地对Eduardo说话,仿佛他还在这个世界上。他用尽全力抱起Eduardo,却发现Eduardo的体重一下子轻了不少。

“Sean!Sean你看!”

Christy指着Sean怀里的Eduardo大喊,Sean这才发现Eduardo的鱼尾消失了,变成了一双修长的腿,乖巧地并拢着被Sean抱在手臂上。Eduardo的胸腔起伏起来,他睁开了眼睛,对Sean微笑。

原来,人鱼只要被彼此相爱的人类抱上岸,就可以变成人类,人鱼甚至可以不用交出自己的身体。真爱,永远不是靠xing来衡量的。

“Sean,我……”

Sean没等Eduardo说完,就低头用吻堵上了他的唇。Christy在边上感动地捂住了嘴,想为他们微笑鼓掌但是又忍不住动情地落泪。

就在这时,一切逃生工具准备就绪的Dustin回到了水池区,却看到了Sean抱着已经变成人类的Eduardo。

“Christy,Dustin,我们的计划可能要变了。”

Sean抱紧了Eduardo,自信地笑着对他们说道。

3.

因为对人鱼的数据采集和取样停止,很多研究员都趁机给自己放起了假,有的留在卧室补眠,有的穿上了最帅气的衣服准备去市区的酒吧放松一下,但是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比不上Sean找乐子的速度。

研究员们瞠目结舌地看着Sean背着一个上身穿着研究员T恤,下身一丝不挂的年轻男孩若无其事地走在研究船里。

“看什么看?我反正要离职了,带个人回来不过分吧?”

Sean说着,还拍了拍Eduardo的屁股。害羞的小人鱼把整张脸都迈进了Sean的颈窝里,其他研究员避嫌都来不及,更别说要去盘问Sean了。

Sean对他们坏笑了一下后,光明正大地朝船外走去。

“虽然我之前没有屁股……不过我还是不希望他们看到我的屁股。”

Eduardo虽然变成了人类,但是软糯可爱的声音还是没变,他嘟嘟囔囔的声音把Sean逗得差点背不住他。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别人看你的屁股。以后你的屁股是我一个人的。”

“Sean你这个坏人……坏Sean。”

Eduardo气呼呼地说着,Sean把他更向上提了一提,随后把他放在了救生艇上。Eduardo羞涩地捂着隐私部位,双腿也像鱼尾一样并得牢牢的。站在船上等候多时的Dustin贴心地拿来了一套他的衣服,Eduardo赶紧抓过来穿上。

“现在Eduardo没有鱼尾了,你们现在逃起来很方便了,但是还是要千万小心。”

Dustin最后拥抱了Sean和Eduardo,转身离开走向研究船。

“Dustin……Dustin我还有几个鲑鱼没给你画……”

Eduardo不舍地向Dustin伸出手,甚至还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

“小傻鱼……快走吧,等你安全了我来找你。”

Dustin揉揉小人鱼的头发,头也不回地往船上走去。Sean给Eduardo绑上了安全带,随后坐上了驾驶位。

“Eduardo你准备好了吗?”

“嗯。”

“那我们出发咯!”

Sean说完,救生艇像猎豹一样窜了出去,船尾激起了一阵水花,Eduardo欣喜地大喊着拍手。

“Sean!我们要飞起来了吗?!”

“是的Eduardo!”

Dustin站在研究船的船头,望着Sean载着Eduardo离开的身影。救生艇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放心地松了口气,转过身去,看着因为人鱼失踪而变成一团热锅上的蚂蚁的研究员们。

Mark在此时走到了船头,他强压着怒火问Dustin:

“船上少了一艘救生艇,你能给我个解释吗?”

—tbc—

评论(56)
热度(111)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