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ME】Blue Ocean Floor(七)(花朵人鱼梗)

前情:花朵人鱼因为和Sean真挚的爱情死而复生,变成人类,同时在Dustin和Christy的帮助下逃出了研究船。

1.

Sean带着Eduardo到了岸边后,把救生艇用绳子栓牢在一棵大树上,他蹲下身体,示意Eduardo趴上来。

“我们接下来不走水路了,Eduardo,你趴上来,我背你走,然后我们打车去找地方住下来。”

“Sean,我想学走路,你一直背着我太累了。”

Eduardo站在岸边,小心翼翼地用脚踏出第一步,但是很快因为无法控制平衡差点摔进水里,Sean一个箭步把他抱进怀里,Eduardo感受着Sean怀抱的温度,依赖着不肯放手但是又觉得自己实在太笨了,只会拖累Sean。

“小傻鱼,现在不是我们学走路的时候,我们必须尽快地逃到安全的地方,Mark他们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Sean不忍心对Eduardo发急,可是他内心真的担心极了,他们好不容易逃出来,绝对不能再被抓回去。

“我知道……我只是……Sean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太累了。Christy和我说过,你身体不好,让我不要欺负你或者惹你生气,要对你好点。你背着我,肯定会累病的。”

Eduardo低着头嘟嘟囔囔地说着,嘴略略撅起,可爱得让Sean焦躁的心都柔和了下来。

“Christy是女孩子,她有时候会夸张一些事情,我们男孩子不会这样,我的身体没那么糟,背你还不至于会累。不过你不听话惹我生气的话,我真的会病,我认真的。”

“嗯,那Sean你累了一定要喊我。”

Eduardo听话地趴上了Sean的背,Sean艰难地起身,但是背上的重量没有他想象得沉重。

他真的感觉沉重的,是Eduardo的未来。Eduardo根本不知道人类世界有多复杂,他甚至可能会遭遇更多的伤害,甚至比Mark带给他的更深更重。

他凭着一股信念和一腔热血的爱意救醒了Eduardo,但是未来呢?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Sean,你能带我去机场吗?妈妈说,她会在机场等我。”

小人鱼软糯的声音在Sean耳边响起。

“Eduardo你是不是发烧了?”Sean走了一半把Eduardo放下来,摸摸他的额头,“你怎么可能和妈妈说上话呢?我们根本没见过你的妈妈。”

“人鱼的母子有感应。Sean,我很清楚地知道,妈妈在等我,她让我去温哥华国际机场找她。”

Eduardo无比坚定地看着Sean的眼睛说。Sean自从Eduardo死而复生之后就不敢再轻易否定魔法这件事情。

因为Eduardo,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童话和奇迹的。

“好,我带你去机场。”

Sean背着Eduardo到了最近的主路上,一路搭车来到市区,再坐出租车到了机场。下车后他跟着Eduardo的指示,把Eduardo背到了机场的停机坪前,但是他们没有机票,Eduardo甚至没有护照,他们没法进入停机坪。

“Saverin女士约我在这里和他碰面。”

Eduardo沉着地在Sean的背上对着工作人员说,Sean对这个姓氏有点耳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正当Sean搜索脑海中的名字的时候,让他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工作人员真的带他们进入了停机坪,他们等候了大概20分钟后,一架私人飞机稳稳地停在了他们面前的停机坪上。

一位非常穿着打扮极为优雅的女士,含着眼泪从飞机上下来,几乎是冲向了Sean和Eduardo。

“Dudu!”

女士站在Sean面前看着Eduardo,Sean慢慢放下Eduardo,还没来得及和Eduardo的妈妈打招呼,就看到她激动地和Eduardo拥抱在一起。

“妈妈……”

“Dudu,Dudu让妈妈看看你。”Eduardo的妈妈Sandra Saverin擦了擦眼泪,随后不断抚摸Eduardo的脸颊,Eduardo的睫毛上也凝着泪珠,哭得鼻头红红的。

“我当时真的吓坏了,当我再也感受不到你的心跳的时候。现在呢?都好了是不是?”

“嗯,妈妈我没事了。是Sean救了我。Sean你过来啊,见见我的妈妈。妈妈,这就是我命定的恋人,Sean Parker。”

Sean拘束地走到Eduardo妈妈的身边,其实他第一眼见这个女人就被她的美丽震撼了,他仰视着她的优雅,这才明白Eduardo的美好是得到了同样美好的延续。

Sandra Saverin曾经也是ci xing人鱼,和Eduardo一样因为遇到彼此相爱的人,在神的恩典下变成人类。高贵优雅的人鱼母亲向Sean微微颔首,慢慢向他伸出手。

“谢谢你Parker先生。是你给了Eduardo第二次生命。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

人鱼妈妈真切地道谢着,眼睛里又不住地泛起了泪光。Sean不敢想象当身为母亲的她感受到Eduardo的死讯时候的绝望,他小心翼翼地和她拥抱,很快分开。

“这都是我该做的。其实应该是我感谢您,是您把这么好的Eduardo带给了我。”

Sean话音刚落,只见Sandra对他微笑过后,转身看了看身后,Eduardo和Sean随着她的视线,看到三个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从飞机上下来,其中一个五十岁左右,另外两个看起来和Sean差不多大,但是三个人的身高和个头都高过Sean十公分左右。

年长的那个走到Eduardo面前,向他伸出厚实的手掌。

“你好,Eduardo,我是Roberto Saverin。”

“你好Saverin先生。”

Eduardo怯生生地看着未来的父亲,还不敢和他多说话。Roberto笑着握住了Eduardo的手,Eduardo这才感觉到了他的亲切。

人鱼对人类的体温有着天生的亲近感,握手是个很好的接触方式。在认识爸爸之后,另外两个年轻人也依次走到Eduardo的身边。

“你好Eduardo,我是Alex Saverin,他是我的弟弟Michele Saverin,我们和你一样,是Sandra Saverin的孩子。”

哥哥看起来没有爸爸这么严肃,Eduardo感觉到了类似同龄人的亲近感,他笑着和两个哥哥握手,甚至依恋着有些不肯放。

“我们现在是你的哥哥啦。”

年纪最小的Michele和Eduardo说道。Eduardo有些羞涩地小声问:

“我真的可以做你们的弟弟吗?我年纪很大的,我有512岁……”

Eduardo的话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Alex更是直接把可爱的小人鱼搂进怀里。

“不管你多大,我们都是你的哥哥。你现在有家了,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Alex说着,和Michele一同看向了Sean。Sean原本沉浸在Eduardo有了家的快乐当中,突然看到这两个壮硕哥哥的不太友好的凝视,他尴尬地对他们笑笑,又对Roberto和Sandra微笑。

在和Roberto对视的那一刻,Sean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听到Saverin这个姓氏那么耳熟:

Roberto Saverin是研究院最大的几个投资人之一,研究院不少项目都有他的资助,也包括Sean自己申请过的几个项目。

Roberto看着Sean若有所思的样子,想来他已经想起来他的身份了。他踱步到Sean面前,他的个头足足高了Sean一个头,Sean感到了明显的压迫感。

“久仰你的大名了,Parker先生。”

Roberto虽然微笑着对Sean打招呼,但是敏感的Sean很快听出了弦外之音。

“你好,Saverin先生,很高兴在这里遇到你。”

Sean紧张地说着,声音略略发抖。Roberto的笑容短暂得读秒,他很快转身招呼大家上飞机,Sandra挽着他走在前面,而背Eduardo的重任早就被Michele抢了先,Eduardo有了哥哥,幸福地在哥哥背上咯咯地笑着。Michele背着Eduardo,像哄小孩子一样向飞机飞奔过去,Eduardo清亮的笑声从远处飘来,唤醒了到现在都还迷迷糊糊仿佛在做梦一般的Sean。

Eduardo突然就有了这样一个富裕殷实甚至有些quan shi的家庭,这让Sean怎么都没有预料到。他为Eduardo高兴,但同时也对他们两个人的未来感到了一丝不安。

“Hey man,我们上飞机吧。Eduardo的手续都已经办妥了,你不用担心。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们的小人鱼弟弟的照顾,以后Eduardo就有我们照顾了。”Alex拍拍Sean的肩膀,随后走在了他的前面。Sean听了这话,当下当然是不舒服的,但是他也没理由反驳,毕竟Alex是Eduardo新认的大哥。

审时度势的Sean最后冷静地整理了下自己的东西,赶紧跟上去。

2.

正当Eduardo飞在万米高空的时候,Mark的团队仍然在争分夺秒地找寻Eduardo的踪迹。Eduardo和Sean的救生艇上的定位系统被Dustin拆除了,他们根本对追逃无从下手。无路可走的研究员们只能把矛头都指向了Dustin,以及帮凶Christy。

Mark和其他研究员们坐在讲台下,看着仿佛是罪犯的Dustin和Christy。Christy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嚼着口香糖,丝毫不把台下这些冷血动物放在眼里。

Dustin双手撑在讲台上,低着头沉默。

“现在人鱼逃走了,没有定位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追,所有的线索都在你们这里。Dustin,Christy,我希望你们能老实交出Sean和Eduardo逃去哪里了,否则你们知道你们将会面对什么。”

Mark做了最后的警告。其他研究员们,有人同样冷漠又气愤地瞪着他们,也有人无力地靠在椅背上,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感到担忧。Dustin抬起头,望着台下每个人的眼睛。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也不知道他们逃向了哪里。我们是故意这样没有计划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因为种种无可奈何的原因背叛Eduardo,所以我们在帮助他逃亡的时候,我没有问他们要逃去那里,我只告诉他们,尽他们的能力,逃得越远越好。”

“Dustin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Mark腾地站起来,眼神凶得仿佛可以掐死Dustin。他从来不知道像学生一样听话的Dustin会背叛他,被越是忠诚的人背叛,就越来的气愤。

Dustin看着火冒三丈的Mark,又看了看台下的研究员们。他不是不害怕,但是善良的心,在此刻打败了所有的不安。

“现在Eduardo已经逃远了,你们在这里追究我和Christy的责任也没有多大用处了。但是有几句话,我想借今天这个机会和你们好好说说。”

不善言辞的Dustin有点紧张,差点就说不下去。Christy走到他身边,揽着他的肩膀,让他重新抬起头看着台下的人们。

“你们还记得,最初见到Eduardo,大家看到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他看起来精神极佳,眼睛明亮,嘴角总是上扬着,说话声音软软糯糯的很好听,他配合你们每一个人的研究,他没有被人扎过针,但是你们要抽他的血,他给你们抽血;你们一有问题就去找他,不管他累不累是不是需要休息,他也总是好脾气地回应你们;他不想告诉你们他的年龄,但是他最后还是说了;他不想把留给爱情的sheng zhi qiang给你们看,但是有人还是逼着他这么做了。”

Dustin说着,愤怒地瞪了Mark一眼,Mark心虚地躲过了他的眼神。

“渐渐的,Eduardo累了。你们或许没看出来,但是Sean,Christy和我都感觉得到。他疲惫地靠在水池边对我们微笑,他说他知道的,他是我们的工作。他上研究船,是因为信任我们,把我们当朋友,但是我们呢?我们对他做了什么?我们对他过度地索取,我们甚至要让他和其他几乎没有半点相像的人鱼交配。我们有在乎过小动物真的想法是什么吗?他们或许不在乎自己的种族的繁衍,他们或许和我们一样珍视爱情,我们凭什么以我们的想法来为他们着想?你们一直问我,Eduardo为什么要逃走,我们为什么要帮他逃走,好,我现在告诉你们为什么……”

“Dustin!”

Mark厉声打断Dustin,他大口喘着气,眼睛死死盯着Dustin,那不是求饶,更像是在用眼神和Dustin做最后的利益交换。

Dustin对Mark真的是失望透顶了,他无视Mark的眼神,继续说下去。

“因为Sean不忍心Eduardo被丑人鱼qiang jian,所以告诉了他我们的计划。Eduardo心碎了,他对我们每个人都失望了,人鱼的心很脆弱,经不起人类的利用和欺骗,他对爱情和身体都极度珍视,但我们连这些底线都不给他。Eduardo当时都快死了,他不想死在这艘船上,他求我们三个带他离开这里。我试问在座的各位,如果Eduardo真的被丑人鱼qiang jian致死,你们会不会良心不安?我知道大家工作的辛苦和不易,我们都是人,都渴望金钱渴望成功,可是当我们真的功成名就的时候,我们回首往昔,会看到什么?是Eduardo的shi ti。我们以热爱海洋的名义,做着伤害着小动物的事情,这样的金钱和荣誉,我们真的拿得心安吗?当然,我知道在坐有人和我的想法完全不同,你们憎恨我夺走了你们的金钱也好前途也好,我全部接受,我会为这件事情负全责,研究院的损失,我也可以全数支付。我从来没有和大家炫耀过我的家境,但是为了Eduardo,我愿意付出这些身外之物。我只有一个请求,请大家不要再追查Eduardo的下落,让他回到属于他的海洋里。好了我说完了,如果大家愿意和我一样,遵从自己内心最后一份善良,就和我一起lian ming qing yuan,希望研究院放生Eduardo。”

Dustin说完,Christy第一个走到了他的身边。

“好样的小鲑鱼。”Christy和Dustin击掌。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研究员走上讲台,有人站不下来,甚至站在桌子上表示了支持。Mark到最后也只得妥协,走到了讲台的一边。

“大家抓紧写lian ming xin吧,等大家一起签完字,我上交给研究院。”

Mark最后的总结让整个研究船都沸腾了起来,那些曾经敢怒不敢言的研究员都为小人鱼的未来松了一口气,他们凑在一起研究怎么写联名信,用心程度一点不输研究工作。

“Dustin你跟我来一下。”

Mark把Dustin叫出人群,来到办公室。此时的Dustin已经完全放松了,他知道现在Mark才是真正害怕的那个人。

“谢谢你没有揭穿我。但是我想,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条件。”Mark不跟Dustin绕弯子,直奔主题,Dustin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听话的乖乖男孩,他昂着头看着Mark说:

“只要你不再追查Eduardo的下落,那你对Eduardo做了什么,Eduardo心碎的真正原因,都将是永远的秘密。”

“好,一言为定。”

Mark低着头,咬牙答应下来。

—tbc—

评论(38)
热度(95)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