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Blue Ocean Floor(八)(花朵人鱼梗)

前情:Eduardo和自己的父母哥哥相认,并搭乘私人飞机前往在美国的新家。研究船上的研究员们在Dustin的劝说下决定不再寻找人鱼的下落。

1.

Sean走进Saverin的私人飞机后,看到Saverin夫妇相对坐在机舱左侧的座位上,而走道的右侧的四个座位则是Saverin兄弟并排坐着,对面是正在看着窗外的Eduardo。

“Sean,Sean快坐下来!”

Eduardo热情地招呼着Sean坐下来,还俯下身给Sean绑上了安全带。

“哥哥说这个一定要绑好。”

Eduardo一脸认真地边说边扣上了安全带,Sean被他“照顾”得只想捂嘴笑,然而对面两个哥哥一模一样的严肃脸让他立马收起了笑容。

Eduardo一直看着窗外,飞机慢慢开始滑行,速度越来越快,飞起的那一霎那,小人鱼捂住了耳朵,靠在Sean的怀里。

“Sean,我的耳朵怎么了?”

“没事的,等我们下飞机了就会好的。”

“为什么耳朵会塞住呢?”
好学的Eduardo还是想知道原因,Sean因为是海洋生物学家,对这些基本的生理现象还是能解释一二的,Eduardo一知半解地听着,棕色大眼睛略显崇拜地望着Sean。

“Sean你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小人鱼抓着Sean的手,头靠着Sean的肩膀,要不是安全带绑着,他们可能就是一路抱着到飞机着陆了。

“Eduardo,你看窗外。”

Alex分散了Eduardo的注意力,Eduardo望着窗外的白云,欣喜地把手掌抓在窗框上,几乎把脸都要贴在窗上。

“Sean,Sean你看!”Eduardo头靠在窗上,手背在背后抓Sean,Sean牵过他的手,身体贴上Eduardo的背部,和他一起看云。

“Sean,我们在云上哎!天使是住在云上的对不对?我们会看到天使吗?”

“我看到天使了!”

“啊啊在哪里?!”

Eduardo兴奋地转过身来,Sean把他整个抱在怀里,Eduardo贴在Sean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

“天使就在我怀里啊。”Sean说着,亲吻Eduardo的发顶。

“我才不是天使……”

小人鱼还没说完,就把通红的脸埋进了Sean的胸口里。Sean笑着搂紧Eduardo,他抬起眼睛,看到对面两个哥哥仍然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们。

Sean不理睬哥哥们的“虎视眈眈”,大胆地揉了揉Eduardo的头发。Eduardo直起身体,头靠在Sean的肩头,闭上了眼睛。

“Sean,我累了。”

“累了就睡一会儿,我们很快就能到家了。”

“嗯。”

Eduardo睡熟后,发出轻轻的,可爱的鼾声,Sean感受着肩头的热度和重量,这一切都是在告诉他,这场爱情是真的,不是童话也不是魔法的幻觉,这都是真实存在的。

Sean望着窗外的云层,那圣洁的白色,还有阳光洒下的金边,装点着Eduardo完美的侧脸,Sean甚至觉得连天堂都是真实存在的。

“Parker先生,Parker先生。”

Alex喊了两声,Sean才从眼前的美景中抽离出来。

“什么事?Saverin先生。”

Sean揉揉眼睛,趁机调整了下情绪可以面对对面的两个哥哥。

“我们很感激你救了Eduardo。我们希望你能到我们在佛罗里达的家小住一段时间,直到Eduardo适应人类的生活。我们想问下你的意见。”

Alex很清楚Sean的答案,Sean也不再矜持,一口答应下来。对话就这样结束了,机舱里再次陷入沉默,只有Eduardo嘟嘟囔囔说梦话的声音。

“热……Sean……热……”

Eduardo一边说着,一边扯着T恤的领口。

“Eduardo,我们现在是人类了,要渐渐开始适应穿衣服知道吗?”

Sean只当是Eduardo不适应T恤穿在身上的感觉,但是Saverin夫人在此时走到了Eduardo的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

“Dudu发烧了。”

“怎么会?刚刚他还好好的。”

Sean也伸手摸了Eduardo的额头,那股热度几乎要灼伤他的手掌。Alex和Michele也身体前倾看着Eduardo。

“人鱼变成人类之后会失去永生的恩典,身体衰老的节奏变了,再加上从海洋到陆地的环境的不适应,Dudu又是死而复生变成人类的,他的身体有短暂地抵抗是正常的。”

Saverin夫人从行李架上拿了些冰袋下来,用毛巾包好递给了Sean,Sean把冰袋敷在Eduardo的额头上,小人鱼觉得额头一凉,猛地惊醒了。

“Sean,我好难受……我是不是病了?我没生过病,我好怕。”

永生的Eduardo第一次感到身体的虚弱,他抓着Sean的手,迷茫无助地望着他。Sean亲了Eduardo热热的脸蛋,捂紧了放在他额头上的冰袋。

“因为现在Eduardo是人类了,人类会生病,所以Eduardo也会生病啊。你看,我都那么大了还每天都带着药呢。我现在不是还是好好的?你也是一样,会好起来的。等你好起来了,你就是真正的人类了。”

Sean把裤子口袋里的吸入器递给Eduardo,Eduardo捏着吸入器,又抬头看看Sean。

“我不会死掉的对不对?我还要好好爱你,我还要爱我的爸爸妈妈和哥哥,我好不容易有家了,我不能死掉,我不可以死掉。”

“小傻鱼,你当然不会死了,你只有心碎才会死,现在我们那么多爱你的人守着你,你怎么会死呢?听话,再睡一会儿好不好?”

“嗯。”

Eduardo听话地闭上眼睛,他的手攥着Sean的吸入器,头紧紧贴着Sean的胸口。Sean一手扶着Eduardo,一手按紧着Eduardo额头上的冰袋。

Eduardo对Sean的依赖,Saverin一家人全看在眼里,他们看Sean的眼神也柔和了很多,不过Sean此时发现不了这些,他只是担心Eduardo的健康。

“Sean你别担心,这是每条人鱼都会经历的。Dudu还年轻,他不会有事的。”

Saverin夫人说完,拍拍Sean的肩膀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Alex和Michele也重新靠在自己的椅背上,而Eduardo的父亲Roberto,则从头到尾都没有走过来关心Eduardo。

Sean为Eduardo感到不平,小人鱼这么期待的新家,他们对他的态度却不冷不热。

2.

飞机着陆后,Saverin一家和Sean和Eduardo坐上早已在机场等候许久的车,前往Saverin一家在佛罗里达的住所。到达目的地后,Sean抱着Eduardo下车,跟着Alex去了他们为Eduardo准备的房间。

私人医生已经在家等候多时了,他第一时间给Eduardo检查了身体,开了药方,随后出门取药。Sean自始至终都蹲在Eduardo的床边,甚至都没想到找张椅子坐下来。

“Sean你坐下吧。”

Saverin夫人把Sean从地上拉起来,Sean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腿都麻得发疼。他坐上了座位,仍然抓着Eduardo的手不放。

“Saverin夫人,我有个问题想问你。”Sean放下Eduardo的手,转过头看着站在他身边的Saverin夫人,“从我和Eduardo和你们汇合到现在,我感觉你们准备得实在太充分了,你们料到了所有Eduardo会发生的情况,这太巧合了。”

“不是巧合,因为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每条人鱼都必须经历这些。”Saverin夫人淡定地回答道,她温柔的眉眼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哪怕儿子发着高烧,她仍然看起来波澜不惊。

“Eduardo说人鱼母子之间有感应,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Eduardo会受伤,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你们明明有能力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为什么不早点把他从研究船上带走?”

Sean说得激动了,声音大了起来,他看着这几个Eduardo未来的家人,心里无比的失望。

“Parker先生,你到我的书房,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Roberto说完,走出了Eduardo的房间,Sean恋恋不舍地望着Eduardo,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去吧Sean,这里有我。”

Saverin夫人说着,轻轻地推了推Sean。Sean起身把座位让给人鱼妈妈,走出了Eduardo的房间。

他跟着Roberto来到了书房,Roberto关上了门,招呼着Sean坐下。Sean心里担心着Eduardo,心思完全不在Roberto这里,他坐在书房舒服的沙发上,却像是坐在用刑的电椅上一样如坐针毡。

“Saverin先生,我大概知道你想和我聊些什么,但是很抱歉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Eduardo需要我,我希望他醒了之后能看到我。”

Sean说着,双手放在扶手上准备起来。Roberto伸手示意他坐下,但是Sean仍然起身了,他失去过Eduardo,现在Eduardo身体不适,他一刻都不想离开Eduardo。

他生怕自己现在的疏忽和闪失,会让他再次失去他心爱的小人鱼。

Roberto起身平视着Sean。

“如果Eduardo真的有生命危险,Sandra会感知到。既然Sandra让你过来,就说明Eduardo没有什么大事,你完全可以放心。”

“说实话,这是让我非常气愤和失望的一点。”Sean走到书桌边,手撑着桌沿看着Roberto的眼睛,“我一开始不知道Eduardo有家人,而且还是你们这样有权有势的家庭。如果你们早知道他会吃苦,为什么眼睁睁看着他心碎而死?!你们就是这么做父母的吗?”

Roberto看着Sean,眉头拧起,嘴角往下,放在桌下的拳头逐渐握紧,他明显已经是被Sean激怒了,但是他一直克制着自己。

“你是海洋生物学家,你应该知道动物界的生存法则比人类残酷很多,包括人鱼的生存法则。”

Roberto松开了拳头,慢慢坐到椅子上。Sean听了这话也陷入了思考,他也坐回到沙发上,看着Roberto的眼睛,听他说下去。

“Eduardo必须自己找到自己命定的人类配偶,靠自己的爱情力量变出双腿。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人鱼可以干涉。Eduardo成年了,这是每条成年人鱼都要做的选择。我们人类因为过于安逸和富足,早已忘了成年的意义,但是对人鱼而言,成年,意味着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承担后果。这是每条人鱼都知道的道理,Eduardo也知道。Sandra当然心疼Eduardo,当她感受不到Eduardo的心跳的时候,她对我说,Roberto,如果我现在还是人鱼,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不是母亲,也没有为人父,你怎么有胆来质问我们是怎么为人父母的?”

Roberto的一番话让Sean彻底哑口无言了,他感觉自己研究了那么多的海洋动物,竟然会忘了自然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他把脸埋进手掌中,沉默了许久。

Roberto说完这些心里也不太好受,他起身倒了两杯红酒,也递给Sean一杯。

“谢谢。”
Sean接过来喝了一口,酒精让他感觉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说到为人父母,我们其实一直都很关注Eduardo的选择。你和Mark,我都是很了解的,尤其是你,Sean Parker,你以为你一个有哮喘病的高中生,是怎么有机会进入海洋学院的?除了你的成绩优秀之外,我和你的海洋研究员父亲也做了不少努力。我们没有告诉你这些,是不想你感到自卑。你也没有辜负我们的希望,成了很优秀的海洋遗传学研究员。我知道你的私生活不是太简单,不过我也从不把学术能力和这些私人事情挂钩,但是Eduardo遇到了你,我和Sandra很担心和人类接触不多的Eduardo会爱上你这样情商高但是用情不专的孩子。但是庆幸的是他喜欢上的是Mark,一个专心做研究的孩子。我们一度为Eduardo的选择感到高兴,但是却没想到Eduardo却因为Mark对他的伤害差点死去。”

Roberto提到Mark的时候,仍然恨得咬起了牙,不过他很快恢复到常态,仍然以一个威严的长辈的姿态看着Sean。

“对于你的过去,我和Eduardo的两个哥哥都有顾虑。但是Sandra很相信你,她希望我们能给你一个机会。Sean,既然Eduardo现在选择了你,我希望你能摒弃过去的那个你,从现在开始,真心诚意地只爱他一个。虽然Eduardo现在是人类了,但是他的心仍然是人鱼的心,如果你胆敢让他的心再次破碎,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Saverin先生,这个不用你警告我,我绝对不会让Eduardo心碎,我和他的心早就结合在了一起,伤害他就是伤害我自己。”Sean说完,迟疑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问了Roberto另一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你不会放过让Eduardo心碎的人,那……你会怎样处理Mark?”

“这个我想交给Eduardo来做决定。这是他自己的事,必须由他自己解决,我只会给他提供外力上的帮助。”Roberto说完,喝了一口红酒润了润喉咙,“Sean,或许当你做父亲的时候才会明白,即使你再深爱自己的孩子,仍然要放手让他成长起来。对于Eduardo这样从人鱼变成人类的孩子更是如此。我们都知道他将来还会吃苦,会受委屈,但这都是他成长成人类的必经之路。不过好在他现在有了你,Sean,我们总有一天会离Eduardo而去,而你才是陪伴他一生的人。你能给Eduardo我们给不了他的力量,或许这就是神明选择用爱情让人鱼上岸的原因。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我,Sandra,Alex和Michele,我们都会是你们最后的港湾,这才是为人父母的意义,家存在的意义。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Saverin先生。之前是我太鲁莽了,我为我刚才对您的质疑向您道歉。”

Sean是真的无地自容了,他甚至不敢抬头看Roberto。倒是Roberto不跟孩子计较,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走吧,我们去看看Dudu。”

“好。”

-tbc-


#突然意识到父亲节前夕写了个苏爸爸,祝爸爸们节日快乐!!o(^▽^)o#

评论(18)
热度(91)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