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八章 凯旋


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凶手就在这间教堂里!

年幼的瑟兰迪尔听着那闹事的醉汉的呐喊声回荡在宫廷教堂中,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王后,小手用尽全力攥紧她的衣角。

我的刀呢?我记得我有刀的……我要杀了她,再不济我也要刺伤她,我不能放走她,我要她为Ada偿命!

他习惯性地从腰际摸自己的长剑,恍然忘了自己还是个孩子,根本没有资格佩戴武器。美丽安很快发现了他的窘迫,微笑着蹲下身,慢慢伸出手,掐住了他那幼小纤细的脖子……

“瑟兰,瑟兰你醒醒你做噩梦了!”

埃尔隆德支起身,抱住了沉浸在噩梦里,不停地在枕头下面摸索匕首的瑟兰迪尔。他挣扎着从爱人的怀抱中醒来,一动不动地躺在那温暖的臂弯中,睁大着没有眼泪的眼睛望着前方。

“埃尔你还记得,当年Ada葬礼上,有一个喝醉的骑士冲进教堂闹事吗?他说,凶手在教堂里。小时候我经常会梦到这件事,我梦到我抓住他说,无名的爵士,请告诉我谁是凶手。但是我没料到的是,那人会是美丽安……”

瑟兰迪尔转过身来拥住埃尔隆德,埃尔隆德在他的脖颈处印下了几个浅吻,每吻一下,瑟兰迪尔就觉得自己心上的裂痕愈合了一点。

“宫廷里没有绝对的亲情。我们首先是君臣,其次是血亲。我不是王子,我只是陛下的侄子,所以我更明白其中的分寸和轻重。可是我那时候太小了,我渴望有一个家,所以我偷偷地把陛下和王后当作我的父母,就好像我从来都不是孤儿。但是现在,家人一夜之间成了仇人……我好像……一下子又没有家了。”

瑟兰迪尔说完,抱紧了埃尔隆德,右腿亲昵地搭在他的大腿上。怀里的人依然是那么的温热,柔软,带着细密的空谷幽兰一般的香气,可是埃尔隆德却在这个他理应给予安慰和呵护的时候,有些抗拒地推开了他。瑟兰迪尔微微地感到有些失落,但还不至于细想过多。

“瑟兰,他们不是你真正的亲人,那可怕的王城更不能用家来形容。你没有家了,但是我相信维拉会用他的方式补偿你。你会有机会登上王座,你会有机会报仇雪恨,你会有机会大展宏图,你会有机会……做很多很多事情……”

你唯一不会有的机会,是知道我真实身份的机会。我在你的世界里,永远都只会是你的爱人,不再有任何其他的身份。

“那这些机会里,有没有一个机会是和你白头到老?”

瑟兰迪尔笑盈盈地望着埃尔隆德,眼睛里似乎有着不灭的群星,它们跨越了王权斗争的险恶,跨越了失去父亲的痛苦,带着只属于爱情的光芒,璀璨纯净,甚至快要灼伤埃尔隆德的眼睛。他承受不了这样炙热深情的目光,只得借着拥抱来隐藏他的心碎,心虚,心酸,以及眼里泛起的泪光。

“有,这是那么多的机会里面,最笃定的那一个。”

“埃尔你应该知道,你必须比我先离开洛汗,我们不能让陛下他们看到我们在一起。我们会再次分开,我甚至只能在称王之后才能把你接回我的身边。和你在一起的愿望,从来就不是笃定的,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件事情,我怕我拥有了一切之后,反而失去了你。这种无力的感觉,是连标记都没有用的。曾经的我可以什么都不顾,可是现在我有了你,我有了需要保护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更勇敢了,还是更脆弱了……”

瑟兰迪尔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说着,心虚得都不敢看埃尔隆德。他在他们好不容易重逢之后,再一次提出了分离。埃尔隆德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经过了这次分开又重逢,我已经彻底认清了自己,我没有勇气离开你,我再也不想体会失去你的感觉。至于我的安全问题,你不用担心,现在我住在……”

“嘘……不要说出来。”

瑟兰迪尔侧过身捂住埃尔隆德的嘴。

“我承认我很想知道,但是如果我不知道,我就能忍住不给你写信,不跑去看你。”

埃尔隆德拨下瑟兰迪尔捂在他嘴上的手,亲吻他的手背。

“好,那换我来找你,就和这次来洛汗一样,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悄悄来,不告诉你……”

埃尔隆德没有继续说下去,接下来所有的情话,都浸在了缠绵的早安吻里。

埃尔隆德比瑟兰迪尔和骑士团的既定行程提前了一天离开了洛汗。那天希优顿王安排了瑟兰迪尔和骑士团成员一同观看赛马,整个洛汗王室几乎都在赛马场,没有人会注意到埃尔隆德这个药师的离开。

埃尔隆德来到马厩牵走马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异样。他张望了四周,却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很想确保万无一失再走,但是他停留的时间越长,只会显得自己的离开更可疑。权衡利弊之后他只能是赶紧跨上了马背,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洛汗。

两天过后,瑟兰迪尔和骑士团启程回明霓国斯。瑟兰迪尔一路上都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全然不似骑士们轻松欢快的模样。

“殿下是在担心埃尔隆德吗?”

埃克西里昂在休息的时候问他。

“我不担心他,毕竟没人会注意到他。我担心的是我这一路都太顺了。如果说我来洛汗的路上没有出事,可能是安纳塔觉得我这次出使洛汗必死无疑,所以他不用急着动手。但是现在我已经回来了,我也已经提前写信告知陛下出使顺利,安纳塔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作。他越安静我就越不安。”

“殿下你真是……”

埃克西里昂笑着给瑟兰迪尔倒了杯从洛汗带回来的马奶酒。

“安纳塔殿下又不是傻子,现在这个时候他当然不能轻举妄动。如果现在殿下您出事了,就算不是安纳塔殿下做的,也都得赖到他头上。他现在当然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干着急,喝闷酒,找几个Omega侍从发泄一下,他还能干什么呢?”

埃克西里昂说完,骑士们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瑟兰迪尔想着觉得有理,喝了酒之后,情绪也跟着舒缓了。

“你说的对,是我多虑了。”

“殿下你放心,等你回到明霓国斯,就只剩下等待陛下给你封王的一纸文书罢了。”

伊兰迪尔走到瑟兰迪尔和埃克西里昂身边,分别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就算安纳塔还敢有什么花样,只要殿下一声令下,我们端了他,埃克西里昂你说是不是?”

“是的伊兰迪尔爵士。殿下,经过这件事,我反而更加勇敢和坚定了。我们连异国宿敌都不怕,还会怕安纳塔吗?”

“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走不到今天。”

瑟兰迪尔感恩地望着所有的骑士们,骑士们纷纷单膝下跪,向王储行礼。这一刻,他不是君王,却有着胜似君王的荣耀。

当瑟兰迪尔一行人还没进王城,就感受到了如打了胜仗的亲王凯旋归来一般的礼遇。百姓们一路上都拥护着骑士团们走进明霓国斯,当宫廷大门徐徐打开,贵族们站在两侧,每个人都对瑟兰迪尔和骑士团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在国王大殿的尽头,庭葛从王座上蹒跚走下,迎接他未来的接班人。

“春天,欢迎回家。”


—tbc—


#开头涉及到第二章葬礼的情节,兰兰在半梦半醒间摸枕头下的匕首也是之前的梗了,总之能想起来的都是我的小天使^_^~#

#知道这章是不完美的(其实每章都是),但是必须要更了再不更可能都没有更新的惯性了……#

评论(12)
热度(36)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