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Blue Ocean Floor(十五)(花朵人鱼梗)

前情:Eduardo靠着自己的能力顺利处理了“虐鸡”事件,并且和Sean有了第一次phone sex。而这时Cameron却拿着他曾经是人鱼的照片给他看,试图逼迫他承认自己人鱼的身份……

1.

今天是例行的人鱼Chris出海的日子。Dustin穿好了潜水装备,和他心爱的小人鱼一起潜入海底,探寻更多的海洋的秘密。因为之前通过对Eduardo的研究,很多人鱼生理方面的研究已经接近了饱和,研究员们现在做的更多的是和Chris人鱼合作一起做些其他海洋生物的研究,Sean有时候甚至会分不清Chris人鱼是他们的研究对象还是他们的同事。

“Sean,我们先走啦!船上的事情就拜托你啦!我和Chris在日落前会回来的!”

Dustin坐在甲板上,和在水里的Chris人鱼手牵手,向Sean道别,Sean对着他们挥挥手。

“赶紧走!我今天不想吃狗粮!”

Sean嫌弃地说着,脸上的笑容却始终没有消退。

“对了Sean,你某天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吃了一肚子狗粮啊,而且还是得有分级制的那种。”

Chris人鱼意味深长地对Sean笑了笑,Sean又惊讶又羞涩,尤其是Dustin还不识趣地抓着Chris人鱼问电话的事情,Sean羞愤得恨不得跳进海底淹死算了。

“哎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人鱼的听力太好了,你知道的,海洋里太安静了,所以人类世界才显得那么吵,这才导致我们该听的和不该听的都听到了。”Chris人鱼见Sean脸烧得通红,也不再为难他了,“好啦,其实我没听清什么,我只知道Eduardo很爱你,我很高兴我的同胞能和你拥有这么美好的爱情。”

“啊!我好像知道了!怪不得你有天晚上霸占着浴室那么久!”

Dustin似乎料到了什么,Sean一脚把他踢进了海水里,让他和Chris人鱼撞个满怀。

“见你的鲑鱼小伙伴去吧!”
“喂!”

Dustin气得往Sean身上泼水,要不是Chris人鱼拖着他游走了,他们可以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水仗。

这人鱼精真是油得滑手。

Sean第N+1次在心里吐槽Chris人鱼,之后就会越发的思念Eduardo。他回到船上的水池区,虽然现在是Chris人鱼住在这里,不过大致环境没变,他依然能回忆起他和Eduardo在这里的美好时光。他坐在水池的台阶边,摸着凉凉的海水,那温度和感觉,就像他第一次牵到Eduardo的手,湿湿凉凉的,却细腻又柔软。

突然,他接到了研究院领导的电话,他顺了顺气息,用最好的状态接起了电话,他听着听着,兴奋地站了起来。

“……这是真的吗?太好了!”

Sean挂断电话之后立刻播给Eduardo,想要告诉他这个新的好消息,但是Eduardo却挂断了他的电话。

他大概在上课吧。

Sean没有多想。

2.

“谁的电话?挂得这么着急?”Cameron说着,收回了照片。

“我没必要回答你,还有你那可笑的猜测。”Eduardo想从Cameron手上夺回照片,但是Cameron眼疾手快地藏起来了。

“你在心虚什么Cameron?你连照片都不肯给我多看。”Eduardo强装镇定地问他,没人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慌张和害怕。

他觉得自己就像站在高山上架起的钢丝上行走一样,而他只是个刚学会走路没几年的小人鱼。他每做一个动作,每说一句话,都要深思熟虑,他几乎要精疲力竭。

“这张照片没有问题,如果你纠结于想要收藏这张你的照片,我可以找照相馆印十几二十张给你,我现在的问题是: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你是不是人鱼?”

“Winklevoss同学你是神学院的学生吗?即使是神学院的学生也不会有这样天马行空的想象。如果我是人鱼,我为什么要生活在这里?海洋那么广阔,我为什么要生活在拥挤的大陆?”

我为什么要那么拼尽全力,只为生活在这个可怕的,不适合我居住的地方?

Sean……我好想你。

“并且……仅凭我长得像人鱼,我就是人鱼了吗?这不过是巧合罢了,你其实什么证据都没有。如果人人都和你这样想问题,没有最基本的思辨能力,那你根本没资格做哈佛的学生。”

Eduardo这番话无疑严重打击了Cameron的智商,不过Cameron没有动气,仍然胜券在握地对着Eduardo微笑。

“Eduardo你别忘了,这张照片上面还有我们的学长,Mark Zuckerburg。他现在是我们海洋生物专业的教授。你一定很想念他吧?不如我们一起去见他,他或许可以给你你想要的'证据',证明你不是人鱼。”

Cameron说完这些话,Eduardo承认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他平时只关心自己学院和凤凰社以及哈佛投资协会的事情,完全没想起来Mark已经到哈佛任职了。而他也没想到自己对Mark的仁慈,会变成现在束缚自己的枷锁。

“好,我们去见Zuckerburg学长。”

他低着头起身,眼泪簌簌地落下,他趁着Cameron转身的时候赶紧擦去。他端着餐盘,回望着食堂,回忆着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打饭的情形——他从什么都不想吃,到现在觉得什么都还不错,他那么,那么努力适应人类的学习和生活,他一个人处理即使是人类大学生都可能处理不好的“虐鸡”事件,然而这一切的努力,就要在今天彻底结束了。

“Eduardo,你是不是不舒服?又或者,是心虚了?”

Cameron接过Eduardo的餐盘放在指定位置,他趁着Eduardo黯然伤神的时候,把手放在了小人鱼纤瘦的腰部。

“只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我会尽我所有的财力和资源来守护你,守护你的秘密;反之,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下你的人鱼皮。”

Eduardo低着头浅笑了一声,他拨开了Cameron放在他腰上的手:“如果我是人鱼,我怎么会委身于你这样的人类?”

Eduardo侧过身去,走在Cameron前面。

“你知道海洋生物系在哪里吗?我们最好快点去,我没时间陪你耗下去。”

又一次被Eduardo无情拒绝的Cameron现在真的是恼羞成怒,他现在的心态已经从想得到Eduardo,变成想毁掉Eduardo。如果这份美丽不属于自己,他宁愿把他撵碎。

“跟我走。”

他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在见到Zuckerburg教授之前,他不想再和Eduardo说一个字,Eduardo也很庆幸Cameron给他这份“清静”。

Sean,你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在和那条小人鱼聊天?还是和Dustin,Christy他们一起去市中心的超市买零食了?我想念你给我买的海苔,我想你抱着我时候的温度,还有你身上的香水味道,你的嘴唇,你的声音……我爱你,为了让你回来之后能看到更好的我,我努力地做到每件你希望我做到的事情,我好好读书,我交朋友,我参加社团……还有还有,我一个星期没去吃刺身了!我还在努力不趴着睡,只是这个我没法监督自己……

我多想你在我身边,我想要过每天睁开眼睛能看到你的日子。但是现在来不及了,我可能又要离开你了……一旦Mark把我的身份公之于众,那我便再也没法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之前我没把身体留给你,这次我又要让你失望了。Sean,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好后悔学走路那天在小树林里,我应该把自己给你的,我的胆怯和懦弱,让我再次失去了品尝爱情的机会。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解开我所有的衣服,躲在你的怀里。可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正像之前,我死在你的怀里一样,我总是这样让默默守护我等待我的你失望,可是你没有一刻放弃过我。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如果我能顺利躲过这场劫难,我一定会无所畏惧地向你敞开自己,再不保留。

成为人类的小人鱼现在已经不会心碎了,可是他内心的疼痛丝毫不比上次心碎好过多少,他跟着Cameron走进了教学楼,他每走一步,就离绝望更近一步。

Cameron敲响了办公室的门,Mark的应门声从里面传出来,光是听到Mark的声音,都能让Eduardo濒临崩溃。Cameron轻轻打开了门,迎面看到正坐在办公桌边看作业的Mark。

“你好Zuckerburg教授,我是经管学院的Cameron Winklevoss,这位是我的学弟Eduardo Saverin。我们今天来,是想问你一些关于当年你在美加两国合作的研究船上的事情。”

Mark望着Eduardo,完全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Cameron说的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见。虽然他研究了那么多年的海洋生物,但是大多情况下还是很理性的,直到看到从人鱼变成人类的Eduardo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神性的力量,这个世界,是存在魔法的。

“教授你好,我是Eduardo Saverin。”

Eduardo被Mark看得不太舒服,用自我介绍叫醒了Mark,Mark清醒了过来,他推了推眼镜,招呼两个学生坐下来——他甚至忍不住好奇地看了Eduardo的坐姿和人类有什么不同。

“所以你们今天来是为了?”

Mark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重新问了一遍Cameron,Cameron故技重施,把人鱼和Mark的合影放在了书桌上。Mark拿起照片仔细看了几眼,当他再次抬起眼睛的时候,对面的Cameron和Eduardo都被震慑到了——那钴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冷酷和愤怒,仿佛他们犯了大错。

Cameron无疑是更害怕的那个,他首先在气势上就矮了Mark一截。Mark没等Cameron阻止,就把照片放进了书桌的抽屉里。Cameron把僵直的手臂缩了回去,憋着怒火背靠在椅背上。

“老师,我认为Eduardo就是照片里的人鱼。学校里有这样不人不鱼的生物,我觉得很恐慌,所以带他来你这边,希望你验明他的正身。”

Cameron说完,瞪大眼睛看着Mark,Mark同样严肃地死盯着Cameron,Mark不笑的看上去非常不友善,Cameron在他面前耍不了狠。

“Eduardo是不是人鱼我先不谈,你是怎么得到这张照片的?这是美加两国共同的机密研究项目,所有的文字,数据,视频影像资料都是不能对外传播,Winklevoss同学,你相不相信我可以上法院告你?”

“老师……老师你听我说,这不是重点……”

Cameron慌了神,他手撑着书桌站了起来。

“那你告诉我什么是重点?”

Mark靠在椅背上,眼神冷得仿佛可以冻伤Cameron,Cameron的确也被Mark的冷峻表情影响到了,他结结巴巴地回答道:“Eduardo如果真的是人鱼,那我们不能让它生活在我们身边。”

“Winklevoss同学,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专业的?”

“老师,我一进门就介绍过自己了,我是经管学……”

“呵,我还以为你是文学院的。”Mark毫不客气地打断了Cameron,“人鱼怎么会变成人类?那么爱幻想的话,写在小说里不是更合适吗?我记得我在哈佛的时候有个很好的写作社团,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我可以出面让你加入,你可以和社团成员们一同讨论一下你脑海里那些瑰丽却不切实际的幻想。”

Mark垂下眼帘,开始整理起书桌上的学生作业,“怎么?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该回答的,不该回答的都回答了,以后再让我看到这种照片在校园里传播,我只能向校长反映了。”

“谢谢老师,打扰老师了,那我先走了。”

Eduardo起身离开了,留下Cameron一个人面对着冷面的Mark。Cameron坐立不安,他想去追Eduardo,但是他转念一想,或许留在这里是更好的选择。他走到门边锁上门,神秘兮兮地重新坐下来凑近Mark问:

“老师,我依稀知道,你曾经是研究队的队长,当年研究船上出了事,所以你才会被贬职到学校当教授的是不是?老师,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你告诉我,Saverin同学到底是不是人鱼?”

“你真的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Mark说着,把照片从抽屉里再次拿出来,“这条小人鱼,当年因为不适应水池的环境而得了重病,他死前,水池已经血红一片,这是很多人都看到的,包括那个给你照片的人。我们每个研究员对它的死都感到非常遗憾,这就是当年研究船上的事故。你现在即使去大肆宣传人鱼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它已经死了。至于你对Saverin同学的猜测更是无稽之谈,我看Saverin同学长得面善,刚才也没有辩解,似乎是不想和你计较,如果你一再地造谣,他也完全可以起诉你。Winklevoss同学,我劝你悬崖勒马别一意孤行,到最后惹一身官司,对你的家族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我的印象没错的话,你的家世不简单吧?”

Mark完全精准把握了Cameron的每个弱点,Cameron权衡再三之后,最终决定不声张这件事情。

“谢谢老师。”

“回去吧。”

Mark亲自开门送Cameron离开,在关上门之后,他回到电脑前,把Eduardo的全名输进了学校的系统,很快得到了他的学号,专业和班级等在校信息。

Roberto Saverin,Eduardo Saverin……

Mark拿着水笔不停敲打桌子,大脑飞速运转,大概知道了自己现在坐在哈佛教授办公室的原因。

Mark看着屏幕上Eduardo的一寸照片,伸手摸了摸屏幕上小人鱼的脸。

Eduardo,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tbc-

评论(24)
热度(53)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