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Blue Ocean Floor(十六)花朵人鱼梗

前情:Cameron带Eduardo去见Mark,试图揭穿Eduardo人鱼的身份,但是Mark替Eduardo化解了危机。


1.


离开Mark办公室之后,Eduardo翘了这天下午所有的课,他回到寝室,蜷缩在床头,小小的单人寝室对他而言就像个防空洞,外面的世界就像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他一步都不敢再踏出去。


即使Mark帮他解了一时之围,之后呢?Mark现在已经发现他变成了人,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找到这里。他是老师,想要知道学生的宿舍门牌号码,易如反掌。


先混过今天再说吧。


Eduardo把被子蒙在头上准备睡觉,但是他突然看到房门缝隙里被人塞了一封信。


是凤凰社的终极考核吗?


Eduardo下床走到门边蹲下,刚抓住信封,他就感觉到外面有人同时扯住了信封。对方的力气不大,Eduardo感觉自己只要稍微用力,对方就没有机会得到信封,他照做了,而门外的人也的确松手了。


Eduardo打开了信封,里面果然是凤凰社的终极考核题目:找一个非自己学院的老师来参加周五晚上9点的舞会。


Eduardo揉揉眼睛,再定睛看了一遍,确定信上写的是这个周五的舞会。


开什么玩笑?!今天已经星期四了好不好!而且竟然还要找其他学院的老师,真的太苛刻了!


Eduardo捏着信封,急匆匆地开门,猛然看到Mark站在门口。Eduardo下意识地关上门,但是Mark一个箭步上去,用手抓住门框,不出意外地被门狠狠夹了一下。


不疼是不可能的,但是Mark只是微微皱眉。他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两步,倒是Eduardo被他吓到了,小人鱼出于善良的本能,关切地拉过Mark的手看——Mark的手指果然被夹出了不浅的红印。


“对不起。”


Eduardo低着头道歉。正当他们尴尬的时候,楼上有学生下楼,还和Mark打了招呼。


“我……能进去坐坐吗?我有话要跟你说。Eduardo,能给我个机会吗?”


Mark几乎用了他这一生最温柔的语气在恳求Eduardo,Eduardo没有回应他,只是开着门,自己则走进了寝室。


“你要喝什么吗?我这里有啤酒和汽水。”


Eduardo还是有意要躲开Mark,背过身去找饮料。


“Eduardo,别忙了,我只想和你说几句话,我说完就走。”


Mark安分地站在门口,连坐下来的意思都没有。Eduardo转过身来,他看着Mark,连自己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变回了人鱼,怎么都不习惯岸上的生活。


“我找个椅子给你……”


“Wardo,别忙了,我站着就好。”


“哦。”


小人鱼靠着书桌的边缘,那是离开Mark最远的地方,然而Mark站在门前一动不动。


“在你离开之后,研究船上出了事故。”Mark说着,头高高仰起望着天花板。Eduardo看着他的眼睛里慢慢噙上了眼泪,随后顺着脸颊滑下。


“什么事故?”

Eduardo虽然嘴上心疼地问,身体还是忍不住靠后仰,哪怕他已经无处可退了。


“Sean果然没有告诉你,这么可怕的事情,没必要让你跟着害怕。”Mark苦笑着摇头,“你走之后,那条丑人鱼住进了你之前住的水池。一天晚上,她发情了……我被她拖进了水里。”


“Mark……”


小人鱼轻喊了Mark的名字,之后便心疼地捂住了嘴,眼睛也变得水灵灵的,他小心地往前走了几步,但是仍然没有过于靠近Mark。


“我捡回了一条命,在这之后我一直都想向你道歉,我不知道Sean把你带去了哪里,我只知道你一定还活着。今天,我终于有这个机会向你道歉了,Eduardo,我为我之前对你做的一切事情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Mark道歉的时候,把脸埋在自己的掌心里,他的声音似乎是从指缝中传出来的,那么的压抑低沉,还有隐约的颤抖。Eduardo又靠近了他两步,他伸出手想拍拍Mark的肩膀,但是又不敢真的碰上去。


“我终于向你道歉了……Eduardo,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Mark擦干眼泪,对着Eduardo微笑,“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对你说这些。好了,我该走了。哦对了,如果Winklevoss再找你麻烦,你可以来找我帮忙……你在学校里遇到其他什么困难也可以找我,我毕竟是老师……对不起我说太多了我该走了……”


Mark的情绪还是波动很大,但是他一直在克制自己。他这样冷静的人,如今在Eduardo面前如此语无伦次,可见他的歉意有多深。


“再见,Eduardo。”


Mark再一次回头望了一眼Eduardo后,打开了寝室的门准备离开,而就在这时,他的手被Eduardo的手握住了。


凉凉的,软软的手,和当时小人鱼的手是同样的触感。Mark惊愕地转过身,Eduardo紧张地松开了手,但是他这次没有再往后退。


“Mark,我能邀请你参加明天晚上凤凰社的舞会吗?”


小人鱼低着头把凤凰社的信塞到Mark的手里。


“好,我一定准时来。”


Mark把信抱在怀里,恋恋不舍地离开了Eduardo的寝室。


2.


周五的舞会如期举行,凤凰社的社员们看到Mark老师都十分高兴,他们都以Eduardo能请来学校最年轻的老师来参加舞会为荣。


“这是Mark老师第一次参加学校社团的活动吧?”


学生们热情地凑到Mark身边和他说话,Mark也一反平时冷酷的模样,和学生们开起玩笑:


“是啊,这是我来哈佛当老师之后第一次参加社团活动,因为是'第一次',我希望大家对我温柔一些。”


学生们见老师玩得这么开,起哄得更起劲了。Mark在学生的簇拥下一起喝酒,他长得本身就显年轻,自己仿佛也是个学生一样,完全没有了老师的架子。


Eduardo站在人群之外,默默地看着Mark。Mark透过人群,也望着远处的Eduardo。


Eduardo穿着量身定制的Prada西装,坐在远处静静喝酒,仿佛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从书里走出来来到了这里。Mark拨开人群,径直走向Eduardo,和他碰杯。Eduardo豪气地喝干了杯子,对着Mark微笑,Mark喝着酒,但是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Eduardo。


“西装很适合你,Eduardo。”


“谢谢你,Mark。”


正当他们聊天的时候,灯光突然暗了下来,《蓝色多瑙河》的乐曲声响起,学生们已经随着音乐起舞,但是Eduardo一时间僵直着身体,手足无措起来。


他面对Mark还是有一丝不安,而Mark深谙他的心思,他向Eduardo伸出手,弯下腰邀舞。


“Eduardo,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小人鱼慢慢伸出了手,放在Mark的手心里。Mark带着小人鱼进入了舞池,很快转进了舞池的中央。


璀璨的灯光,柔和的乐曲声,还有身体的旋转,周遭的气氛有一种梦幻的色彩,让Eduardo渐渐放松了下来,而Mark也是一样,他一开始隔空搂着Eduardo的腰,随着舞蹈时间的延长,他终于轻轻搂上了Eduardo的腰,纤瘦紧致的触感让他内心一惊。


他看着眼前的人,仍然不敢相信曾经连双腿都没有的小人鱼,现在已经能在他的怀里灵活地跳舞,Eduardo棕色的大眼睛却还是和人鱼一样温柔,眼波流转的时候仿佛是在说情话一般,他身上没有了海洋的味道,而是清新的青草香水味,Mark是如此痴迷于这样美好的Eduardo,他感觉自己仿佛正搂着的不是Eduardo的身体,而是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爱情。


“Eduardo,如果……我是说如果……”Mark说着,搂得Eduardo更紧了一些,但是他的声音太小了,Eduardo没有听清楚。


“Mark你说什么?”


“我是说……”


乐曲轻柔地结束了,舞会的第一支舞结束了。


“Mark你想说什么?”Eduardo退了两步后问Mark,Mark此时清醒了过来,觉得现在这个时机不适合表白,便随便说了点什么搪塞过去。


舞会在11点结束了,Mark送Eduardo回家。他们在过桥的时候,Mark牵住了Eduardo的手,Eduardo有点想挣脱,但是Mark刻意用了点力气不放手。


他们周围路过了几个凤凰社的成员,有几个喝醉了的学生还嬉笑着看着他们。


“Mark……”


小人鱼依然没有放弃挣扎,可是Mark的手劲比他大一些。


“之前我们在研究船上的时候,是我没有珍惜你。后来我问过Dustin,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会生病会流血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爱你,你才会心碎而死。Eduardo,之前都是我不好,我当时脑子里只有研究,错过了你对我的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你是我找到的人鱼,我们的缘分不应该就这样结束了,Eduardo,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Mark说完,一往情深地抱住了Eduardo。Eduardo静静地待在Mark的怀抱里,半晌没有说话。


“Eduardo你答应我了是不是?”


Mark满心地期待Eduardo的沉默就是默许,但是小人鱼在此时摇了摇头。


“Mark,如果现在我还是人鱼,你还会爱我吗?”


“我……”


之前一直信誓旦旦的Mark犹豫了,Eduardo轻轻推开Mark的怀抱,双手撑在桥边看着桥下的河水。


“这就是你和Sean的区别。无论我是人鱼还是人类,Sean对我的爱始终如一,但是Mark,你爱的只是现在的我,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走到今天这一步,Sean给了我多大的力量。最后,我还要说明一点:当初在温哥华岛,第一个看到我的人是Sean,你当时在救生艇上发烧睡着了。”


Eduardo最后看了一眼Mark后,转身离开。


“Mark,我能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你的告白,我不能接受。我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但是这个人不是我。”


“我明白了,Eduardo。总之……我还是很谢谢你,还有,祝你和……和Sean幸福。”


Mark没有再勉强小人鱼,但是他的失落还是无法克制,他落寞地站在桥上,仿佛是一尊石像一样没有了热血和感情。


“再见了,Mark。”


Eduardo小跑着离开了Mark,回到宿舍后,他拨了Sean的电话,还没等Sean接通电话,他就颓然地蜷缩在床上,失声痛哭。


3.


Mark在桥上吹了一会儿风后,准备回家。而就在这时,他身边传来了一阵掌声。


“Zuckerburg老师,你果然在撒谎。你对小人鱼的爱,可真是情深似海。”


Cameron一边拍手一边说道。Mark震惊地看着Cameron,百口莫辩。


—tbc—

评论(14)
热度(55)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