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三十九章 暗流

瑟兰迪尔回到宫廷不过半月,宫廷中的局势便开始呈现往一边倒的局面。瑟兰迪尔的威望又恢复到了秋猎刚结束时候的鼎盛状态,很多原本持观望态度的大小贵族都开始明确表示支持瑟兰迪尔登顶王储之位。

庭葛也不再保持着绝对的中立,开始把一些权力下放给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已经宛如国王的双手一般,拥有了比王储多了太多的权力。权力的背后,是无尽的压力,以及他人体会不了的辛苦和不易。

夏末的一个下午,瑟兰迪尔合上了文件,准备闭上眼睛小憩片刻,但是侍从来报说安纳塔殿下来访。瑟兰迪尔的本意当然是千千万万个“不想见”,但是安纳塔就这样一直站在书房门口等候,而自己如果此时拒绝接见这个其实和自己身份等同的王储,他会显得格外恃宠而骄,而这是他现在最不应该表现出来的态度。

瑟兰迪尔揉了揉太阳穴,心想着安纳塔可能也正是抓住了瑟兰迪尔的这个弱点,用尽了心思想和他见一面。

“瑟兰迪尔殿下,如今要见你一面的难度,堪比见上国王一面啊!”

安纳塔一进书房就开始惺惺作态地奉承起来,瑟兰迪尔了解他的套路,对付起来也不费力气。

“安纳塔殿下说笑了。不说别人,就说你和我吧,我们想见陛下,陛下是肯定会优先接见我们的,何来见我的难度堪比见陛下?”

“春天弟弟真的是个念亲情的人,这样风风光光地回来之后,还不忘我这个哥哥,一口一个'我们',真是让我格外感动。”

安纳塔说着,走到瑟兰迪尔的身边,双手撑在书桌上,俯身暧昧地靠近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优雅地往边上靠了靠,但是安纳塔好像故意无视这个暗示,又向他靠拢了一点,他们的距离已经近到瑟兰迪尔已经能闻到安纳塔刻意散发出来的火焰气息。

“我在想,既然这王座早晚都是我们两个的,不如我们合作一下?我和你结婚,王位还是你的,然后让我的孩子继承王位,这主意不错吧?”

安纳塔说完这个令人发指的建议以后,更是大胆地释放出了自己所有能释放的信息素,整个书房瞬间变得像是明霓国斯城内一些专供王族享乐的妓院一般淫靡。如果是曾经的瑟兰迪尔,他很有可能已经浑身酥麻到任由安纳塔摆布,但是现在,已经被埃尔隆德标记的他再也不会被这种相对虚弱的信息素干扰。他推开了安纳塔已经放在他胸前的手,掐住他的脖子,直接把他推到门上。右手像是一枚深深嵌在门上的钉子一样把安纳塔双脚腾空钉在了门上。他想到自己的父亲惨死在这个邪恶王储的父亲手上,他恨不得用最残忍的父债子偿的方式结束安纳塔的生命。

但是他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了,他不能在自己还没有登上王座,真正报仇雪恨之前,就被扣上了“为夺位不择手段谋杀王储”的罪名。安纳塔如果死在他手上,没人会知道安纳塔生前企图侵犯瑟兰迪尔,人们只会看到宫廷争斗的残忍和无耻。

宫廷斗争的残忍和无耻……

瑟兰迪尔想到希优顿王也这么评价过安纳塔的父亲和美丽安的时候,他渐渐地松开了手。安纳塔刚呼吸到一丝丝新鲜空气,就等不及用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对瑟兰迪尔指控起来。

“你……你被标记了!你一个Omega王储……还没结婚就已经被标记,真是风流啊瑟兰迪尔殿下!如果我去告诉陛下……我看你……看你还能不能顺利地登上王座!”

瑟兰迪尔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是有些手足无措的,他没想到自己暴露了一个巨大的破绽,再分析下去后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安纳塔布下的一个陷阱。但是他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慌张,而是再次用尽手上的力气把安纳塔的话头掐灭。

“你大可以去告诉陛下,你是通过怎样卑鄙下作的方式知道这件事情的。如果你敢说,我反而会敬佩你。安纳塔我警告你,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用信息素羞辱我,别以为我会念着亲情不杀你,你应该明白,为王者,手上总是带血的。”

瑟兰迪尔一边说着,手上的力道一直在加大,当他真的看到安纳塔快要窒息到翻白眼的时候,适时地松开了他。安纳塔站到地上后不停地咳嗽,咳得仿佛肺都要这样硬生生地咳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死亡那么近,他多少还是有些恐惧的,等稍微舒服了点之后,他识趣地自己开门离开了瑟兰迪尔的书房。

安纳塔前脚离开,瑟兰迪尔差点抑制不住书房里恶心的味道要吐出来。

自从从洛汗回来后,他心里紧张,外加天气炎热,他时常会有恶心想吐的症状。但是他平时实在太忙,庭葛安排下的每一个任务他都想做到尽善尽美,实在没时间去加里安那里调理身体。

如果埃尔在就好了。

瑟兰迪尔想着,从前埃尔隆德在的时候,总是把苦药做成药膳,如果连药膳都不好吃,他就会用些时令水果做成甜品来鼓励瑟兰迪尔一起吃下。但是现在,是他最需要埃尔隆德照顾和鼓励的时候,那人却不在他的身边。

埃尔,我好想你。

瑟兰迪尔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埃尔隆德身上清雅的森林气息,每次在他身边,就好像走入一片神秘宁静的山林,没有毒蛇没有猛兽,只有木香花香,甚至能听到鹿鸣和飞鸟扑动翅膀的声音。

瑟兰迪尔沉浸在这美好的幻境中,趴在书桌上睡去。

只有在梦里,我才会遇见他。

瑟兰迪尔的辛劳和努力没有白费,换来的是庭葛更大的信任和青睐。他在贵族和大臣们面前感慨完之后,回去也忍不住和自己的妻子夸赞自己的接班人。

“这孩子,比他的父亲还要优秀。说实话,当年我是忌惮欧瑞费尔的,他实在是个魅力非凡又敢作敢为的人。但是他的忠诚却是他最大的优点。而春天……这孩子太让人惊喜了!原本我以为他和他父亲一样只会带兵,没想到在外交,文化,教育这类文治方面也有自己的见解。他对我提出一个建议说,他希望他称王之后,平民的Omega也能有机会享受教育的权利。他要广建学校,甚至帮助洛汗等周边国家一同分享知识。他说既然我给了他这个Omega一个称王的机会,他也要将这份福泽带给世人。多瑞亚斯史上从没有王储有过这样大胆的提议,我不知道他会做得怎么样,但是至少这个初衷是好的,他是希望做一些实事的。这才是我最欣慰的地方。”

“陛下,您别只顾着高兴,先把药喝了。”

美丽安笑盈盈地说着,把药碗递过来。庭葛接过药碗,咕咚咕咚顺从地喝下,接着就舒服地躺在了床上,他是那么的轻松和舒适,仿佛一天的疲惫都因这碗汤药烟消云散。

“这药我喝着舒服。美丽安,我想着,我身体好些,就能多帮衬春天一些。这孩子和他父亲一样,是个干实事的人,论权术,可能真的不及赠礼。不过如果一个宫廷中只有权术之争,多瑞亚斯的辉煌只怕不能延续下去。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春天。你呢?你有什么想法吗?”

“陛下,我只管您的生活起居和一些宫内琐事,谁称王这种问题,我听陛下的。”

美丽安放下药碗,软下身体爬上了床,亲昵地依偎在庭葛身边。庭葛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地抚摸妻子的背脊。美丽安多年对国事的顺从和对他生活上的照顾,是他最欣赏的地方。而聪明如美丽安,也数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这份智慧和冷静。

“对了陛下,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春天有个走得很近的侍从,我们还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春天喜欢的人。”

“我记得。那人不是已经被春天赶出宫廷了吗?”

庭葛不是很想讨论这件事情,无论表情和语气都显示出了不耐烦。美丽安听出了国王的意思,便不再卖关子了。

“我一直都在派人注意这个侍从的去向,但是即使以我的线人的能力,都一度跟丢了这个人。我一直没有放弃,想着如果那个侍从爱春天,他可能会跟去洛汗。果然我的线人发现他了,那个侍从在洛汗待了三天两夜,我想,他大抵和春天也见上面了。之后他比春天先一步离开了洛汗,这次我的线人没有让我失望,他找到了那个侍从藏身的地方——居然是梅格洛尔亲王的亲王府!”

“美丽安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就算现在是在我的寝殿,你也不能信口开河!”

庭葛明显不相信美丽安的说辞,甚至有些气愤。

“梅格洛尔亲王……他已经不理王室之事多年,就算他之前和欧瑞费尔关系不错,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会为了春天去收留一个侍从?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陛下我知道我说出这件事情来你肯定不会信,但是你换个角度想,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侍从,春天至于花这么多心思把他安排在亲王府吗?他的好朋友,金花家族的格洛芬德尔不能帮这个小忙吗?只怕是因为他深爱这个侍从,才要把他放在最安全,甚至是陛下您都不会想到的地方。陛下您可以不信任我,但是至少,您可以去亲王府看一看,那个侍从到底在不在。春天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我们不能让这种居心叵测的人留在春天的身边,甚至留在春天的心里啊!”

美丽安说着,眼里甚至带了点委屈的泪光。庭葛突然感到有些于心不忍。明明是自己要美丽安去彻查这个侍从,但是可能的真相揭晓后,他又这样武断地质疑消息的真实性,对美丽安的确也不公平。

“好,我有时间一定去一趟亲王府。”

庭葛承诺美丽安后,有些烦躁地盖上薄被睡了,美丽安轻抚着国王的背部,在黑暗无边的寝殿里心满意足地扬起了微笑。

瑟兰迪尔,你和露西恩一样,最终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tbc—

#故事到这里已经快要进入最紧张的时刻了,感谢鼓励我的小伙伴和我的萌A!#

评论(34)
热度(47)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