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四十章 荼蘼

入秋以后,格洛芬德尔和往常一样,让宫廷裁缝师给瑟兰迪尔订做新的秋衣。做衣服的时间没有变,但是衣服的样式已经完全是按照多瑞亚斯国王的标准来做了。通常在王储继位的前一年,与之相配的国王的服装都会提前做起来,以防到了第二年来不及定制。

“瑟兰,我以为这半个月你这么辛苦,多少会瘦一些,但是你怎么反而胖了呢?”

格洛芬德尔略显嫌弃地看了看双手举平给裁缝量身地瑟兰迪尔。骄傲的王储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变胖,而是把这个问题抛给了裁缝。老实巴交的裁缝低头不语,只是在量腰围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把卷尺子更放宽了一些。瑟兰迪尔低头看到了裁缝的这个小动作,之后和格洛芬德尔相视而笑。

“胖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之前你的确偏瘦一些,现在这样反而能撑得起衣服。”

“可能是我最近太累,锻炼得不勤快了,这些天练兵也都是伊兰迪尔和埃克西里昂在指挥。”

瑟兰迪尔有些懊恼地摸了摸自己的腰腹,的确是比之前大了一些。他思索了片刻后,还是把原因归结于自己因为成功而有了些许的膨胀以及懒散。

“哎没事,你后天不就要代替陛下去洛瑞恩参加银冠公主的继位典礼嘛。你路上辛苦,很快就能瘦下来了。哦不过也说不准,黄金森林的点心……啧啧,反正我是忍不住的。”

格洛芬德尔一说到吃的,幸福得瞳孔都能放大一些。瑟兰迪尔笑着看着好友,实在想不明白王府的厨子平时是有多饿着他才让他的胃始终都保持着迎战的状态。

“我不是你,这点毅力我还是有的。否则我现在做的衣服明年又穿不上,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不会有人看你笑话的。瑟兰,你绝对是多瑞亚斯史上,最英俊,最有抱负的君王。”

格洛芬德尔抱住瑟兰迪尔,在他耳边谨慎地用气声说着,声音轻得连近在咫尺的裁缝都听不清他说的内容。瑟兰迪尔拍了拍好友的背脊后,松开了自己的双臂。格洛芬德尔弯腰抚心向王储行礼,随后和裁缝一同离开了王储的寝殿。

即使离开王座已经只有一步之遥,瑟兰迪尔和格洛芬德尔还是秉持着王储和贵族相处的礼节和言语,不敢多露一点锋芒。

瑟兰迪尔逐渐地开始适应称王的一切大小事宜,而在亲王府的埃尔隆德,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在瑞文戴尔的日子,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平淡和规律。梅格洛尔是个极其清心寡欲的亲王,几乎和平头百姓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是埃尔隆德喜欢这样的生活,他跟着梅格洛尔学到了很多之前没有接触过的药学,再加上梅格罗尔那堪比“缩小版的王室图书馆”的藏书室也足以满足了他的精神世界。虽然梦醒时分,他摸着身边冰冷的床单会格外的思念瑟兰迪尔,但是一想到瑟兰迪尔在宫廷的地位日益稳固,他觉得自己现在每一日每一夜的等待,都只是为了再次重逢添加一份喜悦和感动。

然而他很快也意识到,自己这样的生活,辜负了一些人对他的期望。果然初秋刚过,加里安带来了一封来自吉尔-加拉德的家书。

埃尔隆德在加里安和梅格洛尔的面前拆开了信。信上没有任何激烈的言辞,也没有任何的责备,只是提到说自己将于近日来宫廷看望埃尔隆德,顺便带去些秋冬衣服和药材,点心之类的必需品。看起来就是一封父亲给儿子问候的家书。吉尔-加拉德的文笔细腻温暖,埃尔隆德不禁开始自责起自己过度揣测“父亲”的心思。尽管他不是吉尔-加拉德的亲生儿子,但是吉尔-加拉德却对他视为己出,但是自己这一年多来却极少给父亲写信,实在是不孝极了。

加里安见埃尔隆德沉默许久,贴心地把他搂到身边安慰。梅格洛尔虽然能理解埃尔隆德和吉尔-加拉德父子情深,但是他相比他们和加里安,更能清醒冷静地对待王室继位的问题。

“如果说吉尔-加拉德来到明霓国斯劝说你和瑟兰迪尔争夺王位,你会动摇吗?”

梅格洛尔没有给埃尔隆德逃避现实的余地,直截了当地把最关键的问题摆在了台面上。

“梅格洛尔殿下,埃尔隆德殿下尚在思念父亲的情绪中,请您能不能稍缓一会儿再问他这样尖刻的问题?”

加里安貌似恭敬地对着梅格洛尔说着,但是谁都能感觉到这话中饱含的不满情绪。埃尔隆德合上信纸,看了看面前的两个长辈。

“我不会动摇。我心里很清楚我没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更何况我要夺走的是瑟兰的王座。我会尽我的全力劝说吉尔-加拉德,但是如果他不同意,他也没有权利改变我的意志。”

“殿下……”

加里安无奈地望着已经下定决心的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抓过加里安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加叔,你是看着瑟兰长大的,他能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你都是看在眼里的。你在他心里就是他的父亲,你也不会忍心看到他难过的不是吗?更何况,我没有要称王的野心。如果你们逼着我和瑟兰夺嫡,那么我们谁都不会快乐,这是你们愿意看到的吗?”

“这不是快不快乐的问题!殿下您不能太任性了!”

加里安激动地站起来,苍老的双眸里蒙上了一层水汽。埃尔隆德不想再说下去,低下头刻意躲开加里安的泪眼。

“加里安我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是不是有资格和埃尔隆德殿下这样说话。”

梅格洛尔没有他们那么大的精神压力,他从容地给他们斟茶,埃尔隆德接过来恨自然地喝下,加里安则是牢牢地攥紧了茶杯,恨不得就这样生生地把拇指嵌进杯壁中。

“我能说的都说了,不会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殿下身上。可是殿下您必须跟我回到宫廷,毕竟吉尔-加拉德还不知道您已经离开宫廷了。”

“我可没有拒绝吉尔-加拉德来亲王府做客。我很想见见这个养大埃尔隆德的恩人。”

没等埃尔隆德反应过来,梅格洛尔就轻松地回应了加里安这个堪比绑架的建议。当加里安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埃尔隆德起身走到他们两个中间,停止了这场可以无休无止的辩论。

“加叔你回去吧,我会给Ada回信的。”

埃尔隆德礼貌地抚过加里安的手臂,半推半就地把他送出了亲王府,把他那不舍又哀伤的眼神和表情都一股脑地关在了门外。

埃尔隆德背靠着门,缓缓地颓然坐在地上。梅格洛尔走到他身边,伸手想要扶起他,但是埃尔隆德却没有去拉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梅格洛尔殿下,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父亲和加叔。可能你和他们的立场不同,可是在我眼里你们都是我的长辈,都是爱我的人,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难过,更不想看到你们争吵。我很感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我,我也希望我还能在你这里安静地住下去,直到瑟兰称王的那天。”

梅格洛尔听了埃尔隆德这番话后愣了一愣,随后略显尴尬地收回了伸在半空中的手,笑着耸了耸肩。

“埃尔隆德你到现在还能保持这样的冷静已经实属不易,倒是我和加里安那个老家伙,一把岁数了反而和毛头小伙一样争个不休。”

“我的心其实一点都不冷静,梅格洛尔殿下,只是我不知道除了这样,我还能怎样面对现在的局面。”

埃尔隆德低下头苦笑了两声后,抬头望了望天边落日的余晖。

“我从来没有这样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哪怕你们每个人都在为我考虑。我真的,太孤独了。”

埃尔隆德说完,伴着西沉的夕阳,缓步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两天过后,瑟兰迪尔奉庭葛的命令,代表多瑞亚斯王室,启程前往洛瑞恩参加凯勒布里安女王的继位仪式。这种代表整个国家出使他国的任务被委派在一个王储的身上,其目的和指向性都已经昭然若揭。明霓国斯的贵族和城中的百姓们像上次送瑟兰迪尔去洛汗一样,甚至更加热情地欢送他们的王储出城,在王城郊外的埃尔隆德站在如织的人群中,连看一眼瑟兰迪尔的侧脸都成了奢侈。

瑟兰,你终于快要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

埃尔隆德目送着骑士团离开明霓国斯后,在回去的路上买了些蔬菜和水果。当他推开门,发现亲王府里似乎来了客人。

是Ada吗?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提着布袋走进亲王府,转身关上了大门。

—tbc—

#之前的长篇里也用过《荼蘼》这个小标题,都是全文到了看似最岁月静好的时候,于是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小伙伴们自行脑补起来……#

评论(25)
热度(56)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