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四十一章 告别

埃尔隆德关上亲王府的大门后,转身便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院子的角落。马车看起来很低调,没有鲜亮的颜色和精致的装饰,但是尺寸却比普通的马车宽大了一些,在平民百姓中也不算常见,埃尔隆德回想起当时和瑟兰迪尔一行六人一起去瑞文戴尔的时候,乘坐的正是这样规格的马车。

这是皇室的马车!是瑟兰来看我了吗?

埃尔隆德兴冲冲地往客厅的方向跑去,刚到门口就被两个守门的侍卫拦下。

“让他进来。”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埃尔隆德辨认了片刻后,立即对来人行了王室的最高礼。

和梅格洛尔相对而坐的来客,正是国王陛下。

侍卫们往边上让了让,埃尔隆德缓步迈入客厅,用余光看了看坐在右边的梅格洛尔。亲王默然地喝茶,没有和他对视。

“我记得你,我们见过面的,你是瑟兰迪尔的侍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名字是埃尔隆德。”

庭葛转过脸来,上下打量起埃尔隆德。

“是的陛下,我是埃尔隆德。不过现在我不是瑟兰迪尔殿下的侍从了,我现在是梅格洛尔殿下的助手。”

埃尔隆德沉着地回复了庭葛,但是眼睛还是不敢直视他。他总感觉国王的到访有些蹊跷,再加上国王刻意对他的关注,更让他越发的不安,而梅格洛尔自始至终的沉默不语更让他惶恐不已。

“茶凉了,你去煮些热水吧。”

庭葛微笑着对埃尔隆德吩咐道,似乎有些要支开他的意思。埃尔隆德微微欠身行礼后,快步离开了客厅。

就连埃尔隆德离开的那几步路,庭葛都是目送着他走的。梅格洛尔眼神凌厉地看着庭葛的背影,他感觉自己像条搁浅的鱼一般压抑得连气都喘不上来,恨不得和埃尔隆德一样去厨房里透透气。

“星空,真是个好名字,好得甚至僭越了他的地位。”

庭葛转过身来,怡然自得地喝着并没有冷掉的茶。

“陛下,我认为一个人的名字是他的父母对他的爱和期望,没有贵贱之分。”

梅格洛尔表面上波澜不惊地和庭葛聊着天,双手却在桌子底下攥成了拳头。

“但是再好的名字,也改变不了他的出身。我听说,他在瑞文戴尔也是名门之后,原本可以安稳平静地在那里成为一代名医,如此煞费苦心来到宫廷成为王储的侍从,这实在不像一个血气方刚的有志青年该做的选择。除非,他有更大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庭葛说完,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梅格洛尔。

“其实我不是个事无巨细的长辈,无论对春天还是赠礼,他们的私生活我都不怎么过问。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谁年轻时没有一些对爱情的冲动和渴望?可是现在春天已经是准王储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不肯放手,竟然还追去洛汗!而你就在他身边居然也坐视不管!”

庭葛说到激动处,站起来指着梅格洛尔的鼻子训斥起来。他的脸涨得通红,右手按住跳得过快的心脏,却依然不肯坐下来冷静一下。而梅格洛尔也不再遵从君臣的礼节,仍然端坐在座位上,冷笑着看着面红耳赤的国王。

“陛下,或许你已经忘了当时春天去洛汗的时候有多凶险。你或许拿这件事当作对春天作为王储的一个考验,但是对于埃尔隆德而言,他怕春天会出事,他怕自己这一生再也见不到春天。他追去洛汗有错吗?再退一万步说,他和春天相爱有错吗?难道你还想走当年的老路,把春天像露西恩一样逼到离开宫廷才肯罢休吗?”

“我当然不会让这样的悲剧重演,春天是唯一的继承人,他的未来容不得一点差池。这一次,我会做得干净利落。”

庭葛重新坐了下来,给自己斟茶。

“所以你让春天代替你去洛瑞恩参加庆典,就是为了在他不在明霓国斯的时候替他处理掉埃尔隆德?”

梅格洛尔捏着杯子起身,恨不得把那滚烫的茶水泼在那自以为是的国王脸上。

“如果埃尔隆德真的爱春天,相信他会跟我走的。对了,茶水还没有煮好吗?”

庭葛慢慢起身,看着提着热水壶,站在门口不敢进门的埃尔隆德。聪明如他,很快就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到自己和瑟兰迪尔的恋情已经被国王知晓,而国王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替未来的准国王瑟兰迪尔清君侧。

“至于你,梅格洛尔,你为什么会收留埃尔隆德这个问题,我现在已经无暇过问了。希望你好自为之,过回从前与世无争的生活。”

庭葛最后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后,蹒跚着走出了客厅。站在门外的侍卫们按照国王的命令一左一右按住了埃尔隆德的肩膀,把他押出了客厅。梅格洛尔知道庭葛的脾气,自己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国王离开前对他的警告也已经非常明显,他在此时万万不可轻举妄动。他最后看着埃尔隆德的眼睛,用隔空传音和他对话。

“埃尔隆德,给自己争取点时间,我想办法救你出来。”

“谢谢你梅格洛尔殿下。但是请你不要冒险救我,更不要为了救我告诉陛下我的身份。”

“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没等梅格洛尔说完,就顺从地任由侍卫们把他带到了马车里,离开了亲王府。梅格洛尔望着马车远去的身影,接收到了埃尔隆德最后留给他的心声。

梅格洛尔殿下,如果我不幸离开了瑟兰,请替我转告他,拥有他的这一年,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

瑟兰迪尔到达洛瑞恩之后,会见前国王和王后,和其他国家的王公贵族一同参加舞会,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人要见,而作为继位典礼主角的银冠公主更是忙碌了整整两天,直到第三天的深夜才有机会和瑟兰迪尔叙叙旧。

“女王陛下,好久不见。”

瑟兰迪尔恭敬地弯腰行了个大礼,凯勒布理安看着他那夸张的姿势,不禁掩口而笑。

“虽说我总有一天会坐上这个位置,但这几天真的听别人叫我陛下,倒觉得把我喊得好像老了几岁似的,怎么都不习惯。”

女王走到露台边,看着清冷的秋月照亮洛瑞恩那秋日特有的金色森林,感受着君临天下的,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伊欧玟公主这次好像没有来参加典礼。”

瑟兰迪尔走到女王身边,和她一同赏月聊天。

“她倒不是刻意躲我。洛汗今年的粮食收成不好,她不方便过来。从前总以为她长不大,如今想来,她早已经和我一样,能独当一面了。”

女王说完后,低头莞尔。这是瑟兰迪尔来洛瑞恩的这些天来,看到她的最温暖,最发自内心的微笑。

“不说我的事了。你呢?我看庭葛陛下的意思,看来是认定你为继承人了。”

“明年新年那天,陛下会为我举行继位典礼。”

“真是尘埃落定了,恭喜你,瑟兰迪尔殿下。”

女王伸出手,瑟兰迪尔也大方地握上去。

“对于王位,我现在的确是笃定不少。现在骑士团对我已经完全地信任,就算安纳塔企图谋反,我也有能力镇压。但是我还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我想请陛下您,再为我预言一次。”

女王像是猜到了瑟兰迪尔要问什么,她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静静地等待心中的那个问题从瑟兰迪尔的口中说出。

“女王陛下,你知道我心里有喜欢的人。我和那人……会永远在一起吗?”

“瑟兰迪尔殿下,我记得我和你说过,知道得越多,不一定越快乐。”

女王依然像之前那次预言一样,试图阻止瑟兰迪尔过早地知道真相。可是瑟兰迪尔也正如之前一样,执着地想要知道自己的命运。

“陛下,这个问题的重要程度,仅次于我是否能夺得王位。我很在乎他,我想知道我的未来里有没有他的陪伴。”

瑟兰迪尔走近了女王,他望着女王那深不可测的深海一般的眼眸,虔诚地等着答案。

“是,你很在乎他,在乎到甘愿忍受被标记的剧痛,为他哺育他的子嗣。”

女王伸出了手,轻柔地摸向了瑟兰迪尔的腹部。还没等瑟兰迪尔来得及接受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就把瑟兰迪尔魂牵梦萦的那个答案告诉了他。

“可是悲哀的是,最后是你主动离开了他。”

“不可能!我们这么相爱,我还有了他的孩子,我不会离开他的!我每天都在期待着他回到我身边,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他?”

瑟兰迪尔小心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刨根问底地抓着女王的手腕不放。女王垂下了眼帘,默然转身,瑟兰迪尔突然觉得手心里一空,就和他的心一样,突然地就掉了一块,无声无息,却又痛得那么刻骨铭心。

女王就这样悄然地离开了露台,留下瑟兰迪尔一个人在那边苦思冥想那个没有结局的预言。他趴在露台的围栏上,感受了最黑暗最清冷的深夜,看过了那些在黑夜中顽强地闪烁着光芒的星辰,看着破晓时分的阳光从黄金森林的树叶缝隙间温柔又有力地蒸腾出来,在天光大亮的那一刻,瑟兰迪尔回到了自己的客房,整理了行李,召集骑士团即刻启程回明霓国斯。

正当瑟兰迪尔赶回明霓国斯的时候,吉尔-加拉德也如之前的来信上所说,来到了那久违的王城。他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加里安的药房,四处寻找,却没有找到他的孩子。

“埃尔隆德去哪儿了?”

加里安没有理睬吉尔-加拉德,像之前一样捣着药。吉尔-加拉德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猛地拎起加里安的衣领,逼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加里安那苍老的,略显浑浊的眼睛里,早已噙满了泪水。

“我再问你一遍,我的儿子在哪里?!”

—tbc—

评论(27)
热度(54)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