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四十二章 无效信

埃尔隆德坐在牢狱里冰冷的长凳上,看着高墙上的一处狭窄的窗户里投进的一小片阳光,那小小的一片光芒,不只代表了牢外的风和日丽,更是希望,自由,和生命。

而这些全都离他而去了。

穿着单薄囚服的埃尔隆德屈起自己的膝盖,双手箍住自己的双腿,蜷缩起来以便能抵抗牢狱里的阴冷潮湿的空气。他闭上眼睛,回想起昨天的这个时候,庭葛坐在牢狱外边,隔着栏杆和他对话。国王威严的神情和居高临下的压力没有压垮埃尔隆德,他早就做好了这一天到来的准备。

“埃尔隆德,你还想说些什么,可以大胆地说,现在可能是你最后申诉的机会了。”

“陛下,我想活着听到您把王位交给瑟兰迪尔殿下的消息,我想活着听到您对全多瑞亚斯,对整个中土说,瑟兰迪尔殿下是下一任多瑞亚斯的国王。”

埃尔隆德望着庭葛的眼睛,他眼神里的勇敢和坚毅,炙热得可以熔断最坚硬的钢铁,可是傲慢的国王却对他的“遗言”嗤之以鼻。

“你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什么时候宣布最后的国王人选?别白费心机了,明天就是你的祭日,我不会为你拖延时间。”

“我的确是在拖延时间,但是我没有妄想过自己会逃出您的掌心。陛下,我的命已经在您手里了,我不是贝伦,我不会让瑞文戴尔的悲剧再次上演,我更不会让瑟兰迪尔殿下为了我像露西恩公主一样在外颠沛流离。我只求陛下能把王位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前给他,这是他应得的。”

庭葛听到埃尔隆德提及贝伦和露西恩公主的时候,气愤得咬紧了牙关。他震怒,因为埃尔隆德话语间的讽刺,更因为他的话勾起了当年他失去女儿的痛苦回忆。如今他不得不做和当年同样的决定,但和当年不同的是,这个胆大包天的平民Alpha就这样坐在他的面前,和他谈他根本没资格谈的条件。

不过他没有真的因此发怒,对将死之人,他有了一丝怜悯。

“好,等春天回来,我就会开始着手为他举行他的继位典礼。希望你也能遵守诺言,安分地在这牢狱里等待,不要妄想着逃走。”

庭葛手撑着膝盖,缓缓地起身离开。埃尔隆德在他背后向他行了最后一个礼。

埃尔隆德望着老人微微驼背的身影,回想着他为了自己的侄子顺利登位,那么的用心良苦,又那么的杀伐决断。如果当他知道自己关押的人,正是自己的血浓于水的至亲骨肉,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他是国王,但他也是他在这世界上,至亲的长辈。他和他近在咫尺,他却只能和他争锋相对,至死不休,多么的讽刺。埃尔隆德越想越觉得可笑,最后疯魔了一般在牢里放声大笑起来,眼角的泪水随着身体的起伏挥洒在他的脸颊上。

“笑什么笑!安静点!”

侍卫用长剑猛烈地敲击着牢房的栏杆迫使埃尔隆德安静下来,埃尔隆德笑得坐在了地上,笑到最后,他捂着脸,任眼泪沾湿了手掌。他看着自己的掌纹,盘根错节,像是神秘古老的文字。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也不是无事可做的。

“嘿,战士,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

埃尔隆德起身走到栏杆边问侍卫。侍卫见他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被关进牢笼,只是因为对王储的一往情深,想来也是可怜人。

“什么事?”

“我快要死了,我想写封遗书,我想在这世上留下些什么。”

侍卫犹豫了片刻,还是没答应埃尔隆德。

“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托你把信交给王储或是想办法逃出去,真的,我只是想写点东西,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好。那你在这里等着,别给我耍花样!”

侍卫最后确认了牢门锁好了之后,去给他拿来了纸笔。他举着羽毛笔,看着为数不多的纸张,始终没有勇气写下一个字。可是光阴是如此的残忍,一分一秒一刻不停地走,黑夜白天无情地周而复始,逼得他不得不提起笔,写下他这一生未尽之事。

“瑟兰,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你已经登上了梦寐以求的王座,正等待着我回宫廷见你吧。你会怎样向我走来?欣喜地飞奔过来吗?还是含着眼泪,慢慢地走到我身边拥我入怀?我会怎样回应你?抱紧你?亲吻你?还是急不可耐地褪去你的国王衣袍,把自己完全地嵌入你的身体里?

可惜这些都不会发生了,因为我已经决定离开你,不再回来。我不舍,不甘,我有太多的爱来不及给你,可是我必须得走。至于标记,你我都知道这不是永久的,只要有新的Alpha走进你的人生,我留在你身上的印记就会消除。我很感谢在洛汗的时候,你愿意把自己献给我,那是我一生中最耀眼的时刻。我想,当我老了,回首往事,这依然会是我短暂的青春中最华美的瞬间。

我知道你看到这里会愤恨得想要撕掉这封信,你会想为什么我们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我为什么还这么固执地要离开你。是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错的从来都是我。我为我的欲望和懦弱向你道歉,我因为欲望爱上了你,又因为自身的懦弱不敢和你共同登上王座接受新一轮的考验。你这么好,不值得为了我这样一个懦夫受尽天下人的指指点点,尽管你从不在乎这些,你一直都是这么的勇敢,勇敢得让我越发看清自己的无能和渺小。

瑟兰,我的春天,请允许我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呼唤你的名字。你永远是我心中的春天,你就是我的青春,而我却只甘愿做你生命中一段小小的,不怎么完整的插曲,答应我,从今以后,坐稳你身下的这个位置,放开手脚去建设你心目中的多瑞亚斯,最后,在你尚在青春的年纪,重新爱上一个和你地位相当的人,让他那浓墨重彩的爱的乐章,掩盖掉我那段青涩稚嫩的插曲。或许此生我不会再爱上别人,但是我依然期望着我能在远方,默默地为你和你的爱人祝福。

爱有很多种方式,包括抛开执念的放手。春天,我离开你,是我能为我们的爱做的最后一份努力。我将一直深爱着你,直到死亡将我带走。

——埃尔隆德”

签完自己的名字之后,埃尔隆德拿着信纸逐字逐句地反复看,强忍着泪水不落下来打湿信纸。

我这样写,他就不会怀疑我已经死了,不会怀疑是陛下赐死了我,更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份。他只会恨我,恨我的懦弱,恨我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了他,像个打了败仗的逃兵……

想到逃兵,埃尔隆德突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手指冲了过去,他颤抖着碰着自己写下的字字句句,每一笔都像利刃一般戳向他的眼睛。

我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让他一边怀念我一边恨我的懦弱和无能吗?我都要失去他了,为什么还要承受这些!我不能留下任何遗言,对,我就这样安静地走,他找不到我,自然就会忘记我了。

埃尔隆德颤巍巍地把信纸撕了粉碎,高高地撒向牢中。侍卫见他这样浪费纸张,愤怒地谩骂起来,然后把飘出的纸片捡起来。埃尔隆德猛地扑过去抓住侍卫的脚,不让他带走纸片。

“不……不不不,我后悔了!亲爱的战士,请你再去给我一份纸笔好吗?我求你了,我还有些东西要写……”

埃尔隆德突然又后悔起来,可是侍卫已经不会再怜悯他,而是狠狠地把脚踩在他的手上,埃尔隆德瞬间发出凄厉的惨叫,侧卧着蜷缩着身体躺在监狱肮脏冰冷的地上,不停地揉搓着被踩得通红的指节。

春天,我好想你。

—tbc—

评论(35)
热度(55)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