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四十五章 蛰伏(上)

埃尔隆德背着庭葛来到国王寝殿,原本偌大的宫殿里已经因为侍卫们的通报而站满了人——王后,王公大臣,以及宫廷里所有的资深药师都已经等候多时。梅格洛尔和埃尔隆德默契地先后给庭葛诊脉,他们对视了一眼后,互相点头致意。

“陛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美丽安走到人群的最前面,质问梅格洛尔和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由于医者的本能,注意力全集中在庭葛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王后正在向他问话。梅格洛尔自然是不会惧怕美丽安,他甚至没有把这个王后放在眼里,他有条不紊地写药方让药师们去煎药,吩咐侍从们准备冷水和毛巾,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一时之间王后和贵族们反而成了最碍手碍脚的存在。

瑟兰迪尔原本是紧跟在埃尔隆德身后,也可以说是昏迷的庭葛身后的。他习惯了走在最前面,除了跟在国王身后之外,他从没有走在谁的身后。无论是在宫廷还是出国访问,他总是昂首挺胸,代表着多瑞亚斯的最高权力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出现在各种大大小小的场合。但是这一次,不知道是他自己没有跟上,还是那些忙碌的药师和侍从无意中把他推远了,他变得和其他贵族一样,站在寝殿的最边缘,仿佛是个看热闹的局外人。

美丽安和瑟兰迪尔站在差不多的地方,但是她不可能安于做一个局外人,可以说她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尤其还是被这样一个不谙国事的亲王和一个来路不明的平民无视。

“梅格洛尔殿下,我是多瑞亚斯的王后,我有权利知道陛下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有没有办法治疗?”

“啊,抱歉了王后殿下,我只顾着陛下了,没有及时照顾到您的感受,我真是太失礼了。”

梅格洛尔言语里的讽刺让在场的贵族都默声地哗然。美丽安强忍着愤怒,只得默然等待梅格洛尔的回答。

“陛下是由于长期服用有毒药物,再加上今天的精神刺激才会病倒的。不过没关系,有我和埃尔隆德联手,一定能救回陛下的性命,甚至能把之前陛下因为用魔法救治瑟兰迪尔殿下落下的病根给治好。但是我现在需要拿到陛下平时的用药报告,来论证我诊脉的正确性,顺便我也能知道,我不在宫廷的这些日子,是谁在陛下身边作威作福,甚至加害陛下。”

梅格洛尔的一席话让整个寝殿都安静了下来,侍从和药师们还是继续忙碌着,但是那些王公贵族此时此刻的心境恐怕再也不会风平浪静,无论他们是心怀不轨还是清白无辜,他们的内心都已经注定风起云涌。

“梅格洛尔殿下,请您先治愈陛下再追究责任,请你分清主次。”

美丽安极力表现出镇定和冷静,这也一直都是她的强项。但是向来桀骜不驯,思路清奇的梅格洛尔亲王偏偏不顺着她的意思。

“王后殿下我说了,我需要陛下平时的用药报告,在场的哪个药师是负责陛下平日里的用药的?”

梅格洛尔撇下了美里安,自行来到药师中间,但是没有一个药师站出来,就像没有人会主动把自己送上断头台一样。

“是萨鲁曼。平日里陛下喝的汤药都是他准备的。”

美丽安咬了咬牙,终于说出了药师的名字。梅格洛尔挥了挥手,侍卫们便一拥而上控制住了萨鲁曼,然而那头发花白的药师没有一丝一毫的挣扎,顺从地任由侍卫们猛踢他的小腿,被迫跪在地上。

“把萨鲁曼押下去严加看管。”

“是,殿下。”

侍卫们领了命令,押着药师离开了寝殿,就在他们要踏出寝殿的那一刻,萨鲁曼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瑟兰迪尔一眼。

“瑟兰迪尔殿下一定还记得生日宴上那杯红酒吧?”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望着瑟兰迪尔,就连在为庭葛做治疗前准备的埃尔隆德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但唯独瑟兰迪尔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从知道埃尔隆德真实身份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内心早已不堪重负,连起码的惊讶都难以表达。萨鲁曼看着瑟兰迪尔那仿佛已经被击垮的样子,放肆地大笑不止,狂放的笑声几乎快要刺穿每个人的耳膜。

“瑟兰迪尔殿下,你想知道真相吗?”

“把他押下去!快押下去!”

美丽安终于忍无可忍地对着侍卫们怒吼,激动得连头上的发饰都有些凌乱松散了下来。侍卫们推搡着萨鲁曼离开了国王寝殿,美丽安甚至不放心地跟出去看,直到看到侍卫们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回到寝殿里来。

正当寝殿门口一片混乱之际,梅格洛尔镇定地指导埃尔隆德治疗步骤。他们一人按着庭葛的心口,一人按着庭葛的额头,一同对他注入魔法,整个寝殿都被那湛蓝的光芒笼罩起来,像是沉入了海底的天堂,不仅是庭葛,在场所有的人都受到了魔法的洗礼,他们此生所有的疲惫和伤痛在此刻仿佛一扫而空,身心都变得轻盈又有力,像是回到了青春年少的日子。

庭葛在魔法光芒消散后慢慢睁开眼睛,他望着自己的弟弟和外孙,脸上缓缓地堆上笑容。他牢牢抓住他们的手,一刻都不放开。这个君临天下大半辈子的国王,此刻却像个重回家园的孩子一样抓着家人的手,他幸福,欣喜,生怕自己一松手,就再也找不回自己的亲人,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埃尔隆德看到庭葛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抬头望向远处寻找瑟兰迪尔的身影,但是瑟兰迪尔还是不见了。他多想不顾一切跑去寻找瑟兰迪尔,可是他的手还躺在庭葛的手心里。大病初愈的庭葛顾不上休息,迫不及待地向在场的所有人介绍自己失而复得的孩子。寝殿里的所有人和在牢狱里的那群人一样,用了近乎一模一样的姿势像埃尔隆德行礼,并且高喊“恭喜陛下找回王子。”

瑟兰迪尔靠着墙站在门外,在那声声的祝福中离开了宫廷。他骑着伊欧玟公主送给他的洛汗骏马,直冲格洛芬德尔的王府。在见到好友的那一刻,他把头靠在好友的肩窝里,闭上了眼睛。

“瑟兰你怎么来了?我刚想去宫廷找你。”

格洛芬德尔的声音是那么的模糊又遥远,但是他却感觉无比的安心和放松。他抱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抱着这个世界上,他最后能信赖的人。

所有人都能理解年迈体弱的庭葛承受不住这样过于喜悦的刺激,但是没有人会注意到贵为王储的瑟兰迪尔从洛瑞恩访问回来到埃尔隆德顺利救回庭葛的这段时间里,几乎滴水未进,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我没有地方去,只能来找你。”

瑟兰迪尔在格洛芬德尔耳边呢喃了一句后,从他的身上滑了下去。只有在这里,他才敢这样大胆地,不省人事地晕过去。

睡吧,没有人会吵到你,我不允许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打扰你,谁都不能。

格洛芬德尔拦腰抱起瑟兰迪尔走进王府,吩咐侍从锁上大门。

相较于瑟兰迪尔的心碎,安纳塔此刻却是心虚多过于愤怒和意外。他原本以为庭葛会在他和美丽安的计划之下无声无息地病逝,没想到现在半路杀出个梅格洛尔,还有那几乎是横空出世,飞上枝头的埃尔隆德。

“我们就不该去挖掘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的关系!这分明就是梅格洛尔的阴谋!他默默扶持这个平民王子,把他送到瑟兰迪尔身边,然后让我们钻入他早就布好的陷阱!王后殿下,我们忙活了这么久,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现在好了,我们现在不仅失去了王位,连性命也难保了!一旦萨鲁曼招供……不行我必须想办法立刻除掉他……”

安纳塔焦躁地在王后的寝殿踱来踱去,片刻都安静不下来。

“你先不要轻举妄动,这个时候谁灭了萨鲁曼的口,反而是引火上身。萨鲁曼就算真的招供又怎样?药方是他开的,他赖不到我头上。”

美丽安坐在梳妆台前优雅地摘下自己的头饰,瀑布般的秀发倾泄而下,没有了王后的威严,只剩下了一个属于女人的温柔和美丽。

“陛下或许会彻查萨鲁曼,但是陛下现在更在意的是这个刚找回的王子。光是扶持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埃尔隆德登上王座,照顾好你和瑟兰迪尔两个前王储的心情,就够他忙的了。我想,他现在或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我。”

“我就怕如果瑟兰迪尔去查这件事情……”

“至于瑟兰迪尔。”美丽安放下梳子,转过身看着安纳塔,“现在瑟兰迪尔可能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他从头到尾都知道埃尔隆德的身份,他和埃尔隆德相爱也是为了终有一日能把王位留给他;第二种情况是:他和我们一样被埃尔隆德骗了。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瑟兰迪尔没必要熬到今天才揭晓真相。那么现在我们假设第二种情况是正确的,现在的瑟兰迪尔肯定比你更难过,更绝望,他比陛下更无暇去理会萨鲁曼。现在我们和瑟兰迪尔有了共同的敌人,他很可能会因此被迫和我们化敌为友,他就不会再成为我们的威胁。”

“可是万一他深爱埃尔隆德,甚至愿意为了他放弃王座呢?”

安纳塔提出了最后一个假设,但是他说出口没多久,就不由自主地被自己那可笑的想法逗笑了。美丽安见安纳塔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便不再回答他,而是转过身去对着镜子重新拿起发饰,盘起长发,像是在为迎接一场新的战争做准备。

安纳塔微微欠身向王后行礼,退出了王后的寝殿。

—tbc—

#非常无力的过渡章#

评论(32)
热度(47)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