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四十六章 蛰伏(中)

深秋的黑夜,冷得让人清醒。守着晕倒的瑟兰迪尔一下午的格洛芬德尔丝毫没有倦意,他想着,如果瑟兰迪尔没有晕倒的话,此刻肯定和他一样彻夜不眠。

睡梦中的瑟兰迪尔眉头紧锁,右手总是下意识地摸床单。格洛芬德尔索性牵着他的手不让他动,瑟兰迪尔感受到了手里有东西后,紧紧地抓住,那么的用力,格洛芬德尔几乎都快被他抓到痛得掉下眼泪。

瑟兰,勇敢一点。我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如果我是你,我该怎样面对你现在面对的局面。

格洛芬德尔伸手摸了摸瑟兰迪尔的腹部,他知道虽然那儿现在看起来很平坦,但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正和他的Ada一样,顽强勇敢地生存着。

正当格洛芬德尔的注意力全在瑟兰迪尔的腹部之时,瑟兰迪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本能地推开了格洛芬德尔放在他腹部的手,格洛芬德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对不起。”

瑟兰迪尔说着,手撑着床沿坐起来,格洛芬德尔要扶他,他也有些生分地往后退了退。

“我其实没事,我就是太累了。”

“呵,太累了。”

格洛芬德尔双手半举着,随后无力地放下。他侧过脸去,不想看瑟兰迪尔那苍白又冰冷的脸。

“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吗?为什么不注意休息?为什么不吃不喝?为什么要骑快马?!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要失去你的孩子?!”

格洛芬德尔背对着瑟兰迪尔对他控诉,他不敢看着他的眼睛说这些话,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该这样凶瑟兰迪尔,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对他的责备和心疼。

“我知道。可是我当时真的以为他会死,我以为没有我,谁都救不了他。”

瑟兰迪尔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葛洛芬德尔擦掉脸上的眼泪,跪坐在瑟兰迪尔的身边,双手把他的右手捧在手心里。

“瑟兰,你听好了,从此以后你的生命里没有埃尔隆德这个人。就算你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也不是你生命的全部,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完全摆脱他。无论你接下来有怎样的打算,我都会尽我的全力支持你。你记住了,是无论你有怎样的打算,明白吗?”

格洛芬德尔没有明说,但是他的言下之意瑟兰迪尔理解得清清楚楚。他伸手擦去好友脸上的泪痕,俯下身抱住他,在他的耳边低语。格洛芬德尔把瑟兰迪尔的话一字一句记在心里,起初他踌躇满志,想着要为自己的好友报仇雪恨,然而瑟兰迪尔越说到后边,他那原本熊熊的怒火就渐渐地被扑灭,直到最后他荒凉的内心,只剩下一团火灭之后的青烟,风吹走愤怒的灰烬,只留下了那焦烂的,千疮百孔的心。

“他不值得你这样对他,一点点都不值得。”

格洛芬德尔已经无暇理会脸上的泪水,但是瑟兰迪尔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哽咽。

“他当然不值得。”

瑟兰迪尔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后,拉过被子准备睡了。格洛芬德尔起身准备吹灭烛火离开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

格洛芬德尔皱着眉打开了门,只见他的侍从被梅格洛尔按着肩膀站在门口。

“格洛芬德尔你别怪他,他不是我的对手,他也没权力阻止我进王府,你也没有。”

梅格洛尔推开吓得哆嗦的侍从,直视着格洛芬德尔的眼睛。格洛芬德尔镇定地走出卧室关上门,背靠着门,用同样冷峻的眼神直视着亲王。

“我和王府上下所有的人都说了,今天谁都不能打扰瑟兰迪尔殿下休息,包括你,梅格洛尔殿下。”

“我在瑟兰迪尔殿下去洛汗之前帮助他筹款的事情相信他还记得吧?我没记错的话还是你亲自来我这里替他借钱的呢。”

梅格洛尔撇开了正事,开始和格洛芬德尔套近乎。

“您没记错,梅格洛尔殿下。如果您这么着急用钱,我明天一早会代殿下先还钱给你。但是现在真的太晚了,瑟兰迪尔殿下需要休息,如果您不想在夜里赶路,我可以带您去客房过夜。”

格洛芬德尔一边说一边往前走,逼得梅格洛尔离开卧室大门越来越远,梅格洛尔投降一般地退了几步。

“瑟兰迪尔殿下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欣慰。我想说的是,我虽然收留了埃尔隆德一段日子,但是在我心里,瑟兰迪尔殿下才是最有资格坐上王座的人,从来都是。现在陛下的情况稳定了不需要我陪着了,我第一时间就是想办法来找他,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觉得有些真相他需要知道,并且我想告诉他,我会努力支持他登上王座。”

就在格洛芬德尔犹豫的时候,瑟兰迪尔打开了卧室的门。梅格洛尔小跑着来到瑟兰迪尔身边,双手扶住他的肩膀。

“春天,我有些话必须要告诉你,如果你还念着我和欧瑞费尔殿下的交情,让我和你说几句话好不好?”

梅格洛尔知道瑟兰迪尔可能会是什么状态,但是真的看到之后还是心疼不已,他扶着这个憔悴得仿佛丢了灵魂的孩子,张开双臂把他揽进怀里。

“梅格洛尔殿下您进来吧。”

瑟兰迪尔在梅格洛尔耳边轻声说着,波澜不惊。梅格洛尔一开始心里一惊,之后便放开了瑟兰迪尔,跟着他进了卧室。瑟兰迪尔坐回床上看着梅格洛尔,格洛芬德尔靠在门边看着梅格洛尔,眼神里还是极为地冷淡和不信任。梅格洛尔看了看两个小辈一眼,沉重地叹息。

“我知道我没有立场替埃尔隆德说话,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个事实:他是在银冠公主来明霓国斯联姻后才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之后他也试图和你分手从而阻止这场吉尔-加拉德和加里安的计划达成,包括他自愿被庭葛抓进监狱处以死刑,也是他为阻止这一切发生而作出的努力。只是我们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他为了保守这个秘密而丧命是不是?春天,我相信你也不会想看到这一幕,所以才这么着急地赶来救他对不对?好,既然现在该发生的都已经无可避免的发生了,我也在这里表个态:只要不伤害陛下和埃尔隆德以及无辜者的性命,我愿意尽我一切来助你登上王座。”

“梅格洛尔殿下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

瑟兰迪尔说完,仰起头想忍住眼泪,却还是失败了。梅格洛尔走到他身边跪坐下来,伸手擦掉他的眼泪。格洛芬德尔也走到他的床边和梅格洛尔并排跪在他的身边。

“瑟兰,哭出来,没关系的,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不会看轻你。哭不代表懦弱和无能,如果哭出来能让身体舒服点,就不要忍着。”

格洛芬德尔牵着瑟兰迪尔的手说。瑟兰迪尔的左右手分别牵着他们的手,示意他们起身。好友和亲王同时站起身后,瑟兰迪尔擦干眼泪,抬头望着梅格洛尔的眼睛。

“梅格洛尔殿下,我需要你用魔法保住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有太多事情要做,我怕我会不小心伤害到他。”

“这不是不可以,只是等到你真的分娩的时候会极其痛苦,甚至丢掉性命,我不同意。”

梅格洛尔尚且还没有接受瑟兰迪尔已经怀孕的事实,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冒这个风险。

“梅格洛尔殿下,你不是说要尽你的一切来助我登上王座吗?我现在就需要你的帮助。”

瑟兰迪尔掀开被子下床,眼睛平视着梅格洛尔,那带着王者之气的,威严冷峻的眼神本就压得梅格洛尔喘不过气来,再加上这是他自己立下的誓言,他只得履行承诺。

“春天,你不后悔吗?”

梅格洛尔几乎在用一个长辈的姿态最后一次疼爱自己的孩子,但是瑟兰迪尔只是闭上眼睛点头。

“格洛芬德尔,我需要你按住瑟兰迪尔殿下的肩膀,尽量不让他动。”

“会很痛吗?”
格洛芬德尔不放心地问。

“格洛芬德尔如果你不想帮忙你可以出去。”

瑟兰迪尔瞪了格洛芬德尔一眼,格洛芬德尔只得强忍着心痛按住了瑟兰迪尔的肩膀。梅格洛尔把手放在瑟兰迪尔的腹部,瑟兰迪尔感觉到腹部一阵温暖,但是渐渐的,那份温暖变成烫手,接着变成难以忍受的滚烫,疼痛难忍的他不禁大喊出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声不亚于真正的分娩。梅格洛尔紧闭着眼睛,紧张压抑到额头沁满了汗水,而格洛芬德尔则直接扑在瑟兰迪尔身上压住他,任瑟兰迪尔因为疼痛而抓破他背上的衣服。当这残忍的魔法结束之后,梅格洛尔和格洛芬德尔都精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而瑟兰迪尔则大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早已没有了任何表情。

“春天,我的魔法只能维持三个月,这三个月内孩子不会变大,他的身体健康也不会受影响,但这毕竟是反自然的,等到魔法失效,你要承受孩子变大的痛苦,还有分娩时可能引发的大出血,你要做好准备。”

梅格洛尔喘着粗气说着,他起身擦了擦瑟兰迪尔额头和脸上的汗水,瑟兰迪尔没有力气说话,只是回以他点头和浅浅的微笑,随即便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梅格洛尔殿下我们走吧,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格洛芬德尔吹灭了烛火,在一片黑暗中对梅格洛尔说。

“好,不过我想,我需要喝点酒。”

梅格洛尔揽过格洛芬德尔的肩膀,他们轻轻地离开了卧室,带上了门。


—tbc—


#小伙伴们答应我不哭,要打我也可以。#

评论(28)
热度(57)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