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O

王途(ET,ABO)

第四十七章 蛰伏(下)

庭葛养病的这段时间,埃尔隆德,加里安和吉尔-加拉德三人作为目前庭葛最信任的三名可以作为药师的人轮流照顾他。换班到加里安的时候,埃尔隆德终于有机会去找自己的“父亲”问个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从阶下囚一跃变成王子的。

吉尔-加拉德在王室的药房里煮药,他控制着火候,时间,以及多久之后可以送给国王服用,工作时候的他总是沉着冷静,波澜不惊,仿佛他人的生死他都可以轻易操控。

但是生活中呢?他生活中又何尝不是什么事情都做得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埃尔隆德从小就很崇拜自己的父亲,而自己却总是不如他沉着,失败的时候会气馁,成功的时候会狂喜,而父亲无论做什么事情,仿佛永远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但是埃尔隆德此刻恨透了这样的吉尔-加拉德。正因为他是这样的“父亲”,他的人生才会被这样牢牢地控制住,一步步迈向既定的路线,他以为是命运,其实只是吉尔-加拉德处心积虑的安排。

“Ada,我想看一下你给陛下看的那封信。”

吉尔-加拉德放下了手上的草药,望着自己的孩子。正当埃尔隆德想要说些什么说服他拿出书信的时候,吉尔-加拉德从上衣的插袋里把信拿出来,交到了他手里。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的阻拦,爽快得出乎意料。

埃尔隆德拿到信之后退了两步,生怕父亲会后悔,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非常可笑,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但是吉尔-加拉德把信交出来之后便重新开始忙着煮药,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儿子的这个小细节。

埃尔隆德捧着信,走到药房的角落里坐下摊开了信,期待着所有的秘密在他的双手上揭晓。

埃尔隆德先看了落款,“露西恩绝笔于瑞文戴尔”这几个字映入眼帘之后,他差点捧不动这封信——它承载了太多埃尔隆德承载不了的东西,现在却化作了几张信纸,轻盈地躺在他的掌心。

“我亲爱的亲友们,欧瑞费尔殿下,加里安先生,吉尔-加拉德先生:

很遗憾,当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了你们。你们这么用心地为我和我的丈夫奔波,为我提供安全的住所和贴心的照顾,可是我这副不争气的身体还是辜负了你们的期望。入冬之后,我总觉得虚弱和寒冷,心口总是时不时地绞痛难忍,尽管吉尔-加拉德先生给我熬制了最名贵的药,可是我的身体仿佛就像个到处是孔的竹篓,吃再多补药都是无用功。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在我还有能力的时候,写下这封遗书,交代一些我放心不下的事情,希望三位好友,再帮助我一次,这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拖累你们了。

其实贝伦离世之后,我的心也仿佛跟着他去了。我想我的身体一直不见好转,和过度的思念也有关系,我很想重新勇敢起来,可是我还是战胜不了自己。我爱他,我有勇气逃出明霓国斯,我有勇气在颠沛流离的逃亡中为他生下孩子,可是我还是没有勇气面对他的离开。他走了以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能梦到他决定离开我的那个场景:他抱着我说,露西恩,我不能让瑞文戴尔的百姓们为我受苦,我必须站出来面对庭葛。我在梦里抓不住他的手,但是当我摊开手心,却满是他的血。每当梦魇过去,我睁开眼睛,内心和身边都是一片荒凉,我不知道没有他,我该怎样面对我凄凉孤独的下半生。

可是我还有我的孩子,我的埃尔隆德,我的星空。在我还没有显怀的时候,贝伦就已经给孩子起好了名字,他希望这个孩子像星空一般美好又强大,没有人有能力伤害自己头上的穹顶,他们只能抬头仰望他的浩瀚和宁静。我们都希望他能远离明霓国斯,能像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长大。他甚至不需要知道自己的父母曾经是领主和公主,因为他的父母除了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外,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情。

我多想,多想看着我的星空长大成人,看着他变得和他Ada一样英俊潇洒,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Nana,我爱上了一个男孩(或者女孩),我想和他(她)在一起。而我会告诉他,爱上一个喜欢你并且你也喜欢的人,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Nana的爱情没有得到父母的祝福,但是Nana支持你追求你的爱情。可是我来不及告诉他了……我来不及参与他的未来,我连陪着他长大的机会都没有。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又开始疼起来,太疼了,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喊出来,埃尔隆德好不容易睡着了,我不能吵醒我的孩子,如果他醒了,看到满脸泪痕的Nana会吓坏的。即使他长大之后不会记得这个场景,我也不想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

我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我的心口已经疼得快握不住笔了。我的一生已经没有遗憾,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埃尔隆德。我请求你们,让埃尔隆德在他Ada的故乡长大,不要让他回到明霓国斯,更不要让他和陛下见面。如果他问起他的父母是谁,你们只需要告诉他,我们是一对平凡的夫妻,我们爱他,他是我们生命的延续,他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据。

——露西恩 绝笔于瑞文戴尔”


埃尔隆德收好信纸,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他起身走向吉尔-加拉德,吉尔-加拉德看到埃尔隆德向他走来,但依然是有条不紊地捣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那么相信你,她把我交给你,你做了什么?你自私地违背她的遗言,自以为是地让我回到明霓国斯,你知不知道你的决定影响了多少人的命运?!你有什么资格作这样的决定,你以为你是谁?!”

埃尔隆德忍无可忍地抓起吉尔-加拉德的衣领,报复一般地让他悬空的脚踢翻自己熬了一早上的汤药。吉尔-加拉德直到此刻都是无比地镇静,仿佛很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我是你的父亲。”

“你不是!吉尔-加拉德先生你听好了,我会回报你的养育之恩,可是你不能阻止我恨你。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的父亲。”

埃尔隆德痛心地放下了吉尔-加拉德,转身离开药房。吉尔-加拉德抚平了自己的衣领,开始打扫那翻了一地的汤药和药渣,汤药倒映出他的脸,时光飞速倒流,回到了当初露西恩公主刚逃出明霓国斯来到瑞文戴尔的时候,他和贝伦在他的药房里,也是因为吵架不小心打翻了一锅药。

“你不要再劝我了,她那么爱我,为我逃离宫廷,为我怀上孩子,为我背离整个世界。我此生都不可能离开她了。”

年轻英俊的贝伦蹲下身用抹布擦掉地上的汤药和药渣,吉尔-加拉德也跟着蹲下身,伸手想接过抹布,贝伦拘束地往后退了两步。

“是不是因为我是Alpha,不能为你生儿育女,所以我比不上她?”

“吉尔-加拉德你错了,性征从来都不是爱情的全部。如果你觉得我们还能做朋友,以后就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否则我只能带露西恩离开这里了。”

贝伦说完,扔下抹布离开了药房,他远去的背影和刚才远去的埃尔隆德的背影重合在了一起,那两个绝情的背影,抽走了吉尔-加拉德的灵魂。

贝伦,是我养大了埃尔隆德,也是我把他送回到了多瑞亚斯的王座,露西恩没做到的一切,我都做到了。至于你和埃尔隆德爱不爱我,我不在乎。

我爱你们,从来都与你们无关。

埃尔隆德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国王药房后,刚想去加里安药房里原来自己的床上躺一会儿,就看到加里安从国王寝殿向他跑来。

“陛下醒了,他想见你。”

加里安说完后,目视前方离开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还沉浸在读完母亲遗书的哀痛和伤心当中无法自拔,他回过身去,对着加里安的背影大喊:

“你这样做,对的起我的父母,对的起瑟兰吗?他们是你的的挚友,你亲手养大的孩子!”

“埃尔隆德殿下,对不起。”

加里安回头向埃尔隆德行礼之后,拖着疲惫的年迈的身体向前走去。埃尔隆德望着加里安那蹒跚行走的背影,爱和恨同时交织在他的心头,困住他的双脚,他每迈一步都是折磨。

可是他还是回到了国王寝殿,庭葛背靠床头坐着,微笑着望着他。

“来,坐到我身边。”

埃尔隆德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向国王行礼。

“这几天辛苦你了,听加里安说,你怕他们辛苦,晚上都是你在守夜。”

“陛下,他们都是我的长辈,这是我应该做的。”

埃尔隆德毕恭毕敬地回应着,但是满脸的疲惫和哀伤是没有办法掩盖的。庭葛用手掌覆盖在埃尔隆德的手上,低头叹息,想说话又不知从何说起。不过埃尔隆德倒也不想听他说话,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听任何人说话。

“你母亲的遗书,你看过了吗?”

庭葛想了很久,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来。

“看过了,她没有提到您。”

埃尔隆德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胆子对庭葛说出这样的话来,或许是为了母亲不平,又或许他只是想发泄自己的情绪。但是庭葛没有责怪他,而是苦笑着点头默认。

“我的确伤了她的心,不过总算你还是回到我身边了。多瑞亚斯的王子,终于回来了。”

“陛下,您已经宣布过王储的人选了。”

埃尔隆德继续冷脸回应庭葛,可是这一次庭葛没有妥协。

“那是在真正的王储没有回来前做的决定。现在你回来了,就必须承担你应有的责任,同时也享受你该有的权利。”

即使是在病中,庭葛的王者之气仍然有令人臣服的力量。埃尔隆德顶着巨大的压力,起身在庭葛面前跪下。

“陛下,我不会同瑟兰迪尔殿下争夺王座。”

“你以为你想给春天,春天就能得到王座吗?就算你不称王,春天和赠礼也不会有资格称王,如果你一再地想把王座让给某一个人,那我也只能压制某一个人的权力,让他不能过分锋芒。”

“陛下你不能这样做!”

埃尔隆德顾不上礼节,站起来反驳庭葛。庭葛没有回应埃尔隆德,他只是看着埃尔隆德的眼睛,埃尔隆德深知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动摇庭葛的决心,他只得再次单膝跪下。

“陛下,我希望你给我点时间适应。在我没准备好之前,不要对外宣布任何决定。”

“我会给你时间,我还会给你最好的资源,最强大的后盾。没有人会阻碍你登上王座,除了你自己。你退下吧,我累了。”

庭葛说完,钻进被子里睡了。埃尔隆德向国王行礼后,退出了寝殿。

他刚关上门,就看到瑟兰迪尔站在离开门口不远的地方。他太意外了,甚至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自己不是在梦里。

瑟兰迪尔没有和他说话,只是径直走到寝殿门口想要敲门。

“陛下睡了。”

埃尔隆德整个身体都靠在了寝殿门上不让瑟兰迪尔进去。瑟兰迪尔放下了想要敲门的手,转身离开。

“我想找你聊聊。”
埃尔隆德抓住了瑟兰迪尔的手。

“埃尔隆德殿下想在哪里聊?”

瑟兰迪尔转身望着埃尔隆德,面带笑容。埃尔隆德顾不上什么礼仪,他也不知道现在他们之间什么礼仪才是最合适的,他只是拽着瑟兰迪尔的手,带他去了他的书房,并且锁上了门。

瑟兰迪尔走到书桌边,刚坐下来就赶紧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差点忘了现在我和你必须平起平坐了。”

“瑟兰你不要这样。”

埃尔隆德无力地双手撑在桌子上,低着头,不敢看瑟兰迪尔的眼睛。

“那你要我怎样?要我平心静气地接受这个结局是吗?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外甥?埃尔隆德殿下!”

瑟兰迪尔说着说着,就笑着落泪了。埃尔隆德走到他身边把他抱在怀里,瑟兰迪尔没有一丝挣扎,就这样静静地被埃尔隆德抱着,他反常的顺从让埃尔隆德无比心寒。

“瑟兰,总有一天我会把王座还给你。我已经和庭葛表达了我没有能力称王的意思,我向他争取到了时间,你知道庭葛是个多固执的国王,我需要时间说服他……”

埃尔隆德一边说,一边轻柔地抚摸着瑟兰迪尔的长发,瑟兰迪尔亲昵地靠近他的耳朵,在他的耳边低语:

“我不需要你还给我,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抢回来。”

他说完,狠狠地推开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顺着他的力气往后退了几步,那一刻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得像是刑场。

“你可以抢回来,但是答应我,除了我之外,不要伤害其他无辜的人。”

埃尔隆德做出了最后的让步,瑟兰迪尔听了之后冷笑了几声,那声音饱含了怨念和不屑,埃尔隆德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他认识的瑟兰迪尔。

“好一个'不要伤害其他无辜的人',大善人埃尔隆德,你知道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吗?我无所谓我踏着多少白骨登上王座,只要达到目的,这所有的人命就都是有意义的,值得纪念的。”

瑟兰迪尔张开了双臂,走到埃尔隆德面前。

“现在我给你个机会,在我要'伤害其他无辜的人'之前,你先杀了我,我不会还手,但是如果你放弃了这次机会,那以后也请你不要阻止我做任何事情。”

埃尔隆德看着眼前那个陌生的瑟兰迪尔,他还是那么的美丽,湛蓝的双眼,迷人的金色长发,白皙的皮肤和柔软的嘴唇,他甚至都能想象出他身体里散发出的兰花香气的信息素。但是曾经的那个瑟兰迪尔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埃尔隆德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话,只是默然地离开。除了不伤害他的爱人,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关上门,把他的爱人,他的爱情,他的青春和他一生所有的绚烂,都关在了那间书房里。

再见了,我的春天。

—tbc—

评论(71)
热度(61)

© 密林谷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