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四十九章 合谋

和所有人料想的一样,庭葛在病愈之后召开了国王晨会,宣布了埃尔隆德将和安纳塔以及瑟兰迪尔一同竞选最终的王储之位的决定。

“瑟兰迪尔殿下,看来我们的陛下还是很照顾我们的情绪的,没有直接把我们直接从王储人选这个神坛上彻底拽下来。”

站在台下的安纳塔一边鼓掌一边侧过脸和瑟兰迪尔耳语。瑟兰迪尔微笑看着高台上的埃尔隆德,微微侧身回应安纳塔。

“安纳塔殿下你这话错了,不是他把我们拽下来,而是我们把他们拽下来,非但要拽下来,还要踩在脚下,埋进土里。”

尽管瑟兰迪尔说着这样残忍无情的话,但他脸上的笑容和鼓掌的动作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的自然和沉稳。安纳塔虽然直到现在仍然视瑟兰迪尔为对手,可是他心里也越发的清楚,自己的能力,甚至是野心和谋略,都比不过身边这个Omega弟弟。

瑟兰迪尔曾经的善良,忠诚和宽容,都已经被埃尔隆德耗尽;而当一个极至善良又聪慧的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他的杀伤力不可估量,更何况他是从小就在王城里摸爬滚打长大的王储。

他不想成为玩弄权术的人,但不代表他做不到。

“瑟兰迪尔殿下,等晨会结束,请跟我去我的书房,王后殿下想面见你。”

“好,辛苦安纳塔殿下了。”

正当晨会上所有的王公大臣们准备散会的时候,庭葛又宣布了一项决定。

“相信各位都已经知道了萨鲁曼毒害我的事情。现在国王药师的职位暂时空缺了出来,我想借这个机会,感谢一个人——吉尔-加拉德先生。是他在露西恩公主弥留之际照顾她,更是他一手养大了王子,让王子回到了明霓国斯,在我病重的这段日子,他也竭尽所能给我治疗,所以我决定让他成为我的贴身药师,并且成为宫廷的药师之首,管理宫廷的医疗和用药。”

晨会上大多数与会成员们对这项决议没有什么异议,毕竟国王药师也不是个能翻云覆雨的职位,像萨鲁曼这样胆大妄为的药师只是个例而已。

原本站在大殿最角落的吉尔-加拉德在庭葛宣布决议之后走上高台,接受所有人的祝贺。埃尔隆德震惊地望着自己风光无限的“父亲”,又望了望站在台下的瑟兰迪尔。他以为瑟兰迪尔会震怒,会愤然离场,但是他没有,他正在和安纳塔谈笑风生地聊着天。

“呵,这下可真是鸡犬升天了。”

安纳塔几乎控制不住要大笑起来,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和吉尔-加拉德一左一右站在庭葛身边的样子,笑得不由得把手搭在了安纳塔的肩上。

“我最好他们都凑在一起,毕竟父子同心,如果他们要同生共死,陛下这下倒是成全他们了。”

晨会结束后,庭葛前脚刚走,埃尔隆德后脚就心急火燎地从王座边上跑下来,拦住瑟兰迪尔和安纳塔的去路。

“瑟兰迪尔殿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安纳塔和瑟兰迪尔面面相觑了片刻后,安纳塔识趣地先走了一步。埃尔隆德紧抓着瑟兰迪尔的手臂把他拉到大殿隐蔽的角落,生怕他逃走似的用双臂把他圈在自己和墙角之间。

“埃尔隆德殿下您想说什么?”

瑟兰迪尔笑盈盈地看着他,自从那天他们在瑟兰迪尔的书房里彻底划清界限之后,瑟兰迪尔对埃尔隆德就只剩下了微笑,他的明眸皓齿,每一份美丽都是一把戳在埃尔隆德心上的利剑。

“我发现你最近和安纳塔殿下走得很近,刚刚晨会上你们也一直在聊天。瑟兰,你可以把愤怒和怨恨都发泄在我身上,但是千万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你忘了安纳塔殿下和王后殿下是你的杀父仇人吗?”

“我的杀父仇人是谁不用你提醒我。埃尔隆德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

瑟兰迪尔推开埃尔隆德的手臂离开。埃尔隆德目送着他的背影,在他背后轻声喊住他。

“瑟兰,我爱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始终站在你身后。”

“如果我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你的命呢?”

瑟兰迪尔突然转身反问埃尔隆德。

“只要你想要,我愿意给你。”

埃尔隆德向前走了一小步,眼神坚定如磐石一般望着自己的爱人。瑟兰迪尔安然自若地接受着这样深情款款的眼神后,回应的是冷笑和离去的背影。

“埃尔隆德,你以为你懂什么是爱情,其实你什么都不明白。”

“那么瑟兰你希望我怎么做?”

埃尔隆德继续执着地追问,但是瑟兰迪尔只是快步地离开了他,消失在这幽深难测的宫廷中。

和瑟兰迪尔告别之后,埃尔隆德身心俱疲地回到自己的寝殿——庭葛暂时给埃尔隆德安排了一间贵宾卧房。工匠们正在加班加点地重新装修露西恩公主的寝殿,书房及一切配套设施,一旦完工,埃尔隆德就能入住自己母亲的房间了。

埃尔隆德躺在寝殿的床上刚想休息一下,就看到伊兰迪尔垂头丧气地站在寝殿门外,手举在半空中,似乎不敢敲门。

“伊兰迪尔爵士。”

“埃尔隆德殿下,打扰您休息了。”

伊兰迪尔毕恭毕敬地向埃尔隆德行礼。埃尔隆德实在看不习惯熟人向他行礼,赶紧把他拉进自己的寝殿关上门。

“伊兰迪尔爵士你怎么会来我这里,今天骑士团不用训练吗?”

埃尔隆德承认现在自己真的很想找人说话,可是伊兰迪尔毕竟是瑟兰迪尔的骑士,他不能占用他太久的时间。

“埃尔隆德殿下,我已经不是爵士了,瑟兰迪尔殿下把我逐出了骑士团。”

“为什么?!”埃尔隆德不可思议地抓过伊兰迪尔的肩膀,“你和他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我们一同出游瑞文戴尔,你还陪他一起去了洛汗,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为什么他要把你赶出骑士团?”

“埃尔隆德殿下你忘了吗?我是加里安引荐给瑟兰迪尔殿下的。”

“就因为这个?还是因为他知道了你是曾经在新年比武上冒充安纳塔的武士?伊兰迪尔爵士,事到如今我希望我们彼此之间能绝对坦诚不要再有任何隐瞒了。”

伊兰迪尔深叹一口气,推开了埃尔隆德放在他肩上的手。

“他不知道我参加新年比武的事情。他把我赶出骑士团,是因为他在清理自己的手下,他要他的手下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埃尔隆德殿下,我有预感瑟兰迪尔殿下似乎在做些什么事情,一些他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所以他把我赶出去了,他已经不再信任你,我,加里安和吉尔-加拉德,我甚至怀疑他要对你做出不利的事情……”

“他不会的!”

埃尔隆德不忍心听到诋毁瑟兰迪尔的话,粗暴地打断了伊兰迪尔,然而老骑士已经说到了兴头上,不会轻易停下来。

“我们当然希望他还是曾经那个善良忠诚的瑟兰迪尔殿下,可是现在他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目的,他最近每天都和他最信任的那几个骑士开会,而且似乎有意要招募新的骑士扩充骑士团。削减军费开支的事情就在眼前,他为什么又要扩充队伍?还有刚才我过来你这边的时候,我看到瑟兰迪尔殿下进了安纳塔殿下的书房!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埃尔隆德殿下!”

“伊兰迪尔爵士你听好了,我不允许你仅凭自己看到了一些事情就断章取义以为瑟兰迪尔殿下要对我图谋不轨,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诋毁他,那么请你离开。”

埃尔隆德推着伊兰迪尔出门,就在他要关门的那一刻,老骑士把手扶在门框上,凝望着他的双眼。

“我不想离开宫廷,埃尔隆德殿下,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成为您的贴身侍卫,时刻保护你的安全。”

“你应该保护的人是瑟兰迪尔殿下……”

或许是一直保护和照顾瑟兰迪尔已经成了习惯,埃尔隆德第一时间还是想到要把最好的骑士留给瑟兰迪尔。

“他才不需要保护!他太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更何况你看看他身边,他有他的骑士团,有格洛芬德尔这样的贵族的支持,真正孤立无援的人是你!除了陛下,还有谁是真心对你的?请您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为您出一分力可以吗?”

伊兰迪尔一边说着,一边单膝跪在埃尔隆德面前。埃尔隆德想扶他起来,他却执意跪着。

“埃尔隆德殿下,我承认我当初的确做了对不起您和瑟兰迪尔殿下的事情。但是自从我回到宫廷的这段日子以来,我一再地被瑟兰迪尔殿下的为人和带兵之道打动,我想为他效力,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保护他,但是事与愿违,他还是不信任我了,也可能已经变得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他。但是我还是不想离开宫廷,我想为你和他做点什么,无论最后的结局是好是坏,我都想亲眼见证。我真的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

“伊兰迪尔爵士你先起来。”埃尔隆德扶着骑士起身,整理好他因为跪地而皱起的长袍,“我会向陛下申请把你留在我身边,这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我也的确需要你在我身边,你说得很对,现在我身边,除了陛下,真的没有可以说得上话的人了。”

埃尔隆德走到床边坐下,颓然低下头。伊兰迪尔站在门边,搜遍脑海中的词句,竟发现没有一句可以安慰眼前这个失落的人。

埃尔隆德殿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的身后不止有我和陛下。

瑟兰迪尔摆脱埃尔隆德之后匆匆来到安纳塔的书房,只见安纳塔和美丽安喝着茶吃着糕点,怡然自得。

“没想到瑟兰迪尔殿下这么快就赶过来了。听赠礼说埃尔隆德殿下正找你谈话,我还以为你们得互诉衷肠,可能天黑了都聊不完呢。”

美丽安说完,吹了吹茶,随后放下杯子,满面春风地望着瑟兰迪尔。

“王后殿下您说笑了。我既然已经提出要和您和安纳塔殿下合作,就说明我已经斩断了情思,不会和埃尔隆德殿下有任何瓜葛,我和他的关系,只有你死我活。”

“这情思斩不斩断我们先不谈。我听赠礼说了很多你的计划,听上去的确很完美,可是这一切都是你在计划,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已经知道我们那么多的秘密,我们怎么相信你会信守现在的承诺不会在未来反悔?”

“王后殿下,我已经亲手杀了萨鲁曼并且向陛下禀报他是因为畏罪上吊自杀的,不过您应该也知道以陛下的多疑,他一定已经对我不再完全地信任,我自认已经为您和安纳塔殿下牺牲了不少,应该多少得到了你们的信任,这也是我得以见到你们的原因。至于接下来的计划,我将扩充骑士团的人数,突击训练,在新年来临,国王宣布最终王储人选之时发动政变。而你们要做的,是拉拢大小贵族甚至他国势力,以及提供给我资金支持。您说您不相信我,我知道您太多秘密,可是您仔细想想,我除了与你们合作,我还有其他路可走吗?如果复仇和王座之间我只能选一个,那我还是想要王座。我经受这些伤痛和折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登上王座,最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为什么还要在乎中间那些不完美的过程?”

瑟兰迪尔说完,伸手拿走了一块美丽安盘中的糕点,有滋有味地品尝。美丽安理解了瑟兰迪尔语言和动作表达的双重含义,微笑赞许道:

“瑟兰迪尔殿下不仅带兵出色,口才更是不输给明霓国斯最出色的文臣,我几乎都要被你说服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最后为我做一件事,只要你做成了,我和赠礼将全力支持你,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美丽安说着,庄重起身看着瑟兰迪尔。瑟兰迪尔也放下了手中的糕点,起身平视美丽安的眼睛。

“王后殿下请说。”

“我希望你在今年的秋猎中,亲手解决埃尔隆德殿下。”

—tbc—

评论(48)
热度(60)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