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王途(ET,ABO)

第五十一章 绸缪

骑马出猎场后,埃尔隆德尽量不让右腿用力,借着左腿的力气从马左侧下来,可是脚踩地的时候还是因为疼痛踉跄了一下。伊兰迪尔赶紧上前扶住他不让其他人起疑心。

“殿下你还好吧?”

“你看见了?”

埃尔隆德警觉地问伊兰迪尔,倒是把伊兰迪尔给问懵了。

“殿下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哦……没事,没事,我就是脚崴了一下。”

埃尔隆德努力站直身体,快步向前走。

我得赶紧回寝殿,把裤子换下来扔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发现我受伤了。

“殿下你慢点……”伊兰迪尔几乎快跟不上埃尔隆德的脚步。

“伊兰迪尔爵士你不用跟着我了。”

埃尔隆德甩开伊兰迪尔扶着自己的手,像百米冲刺一般往寝殿跑去,但偏偏天不遂人愿,他遇到了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

吉尔-加拉德站在埃尔隆德的寝殿门口,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埃尔隆德腿上疼着,本就走不稳,看到吉尔-加拉德后更是慌了神,竟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上。

“星空!”

吉尔-加拉德小跑着来到埃尔隆德的身边想扶他起来,猛然看到了他裤腿上的那片泥泞。心思细腻的他很快发现了埃尔隆德举止的怪异,他用手指反复揉搓埃尔隆德的裤腿,很快发现了血渍和破洞。

“我在猎场中摔伤了,我觉得丢人,所以没让其他人知道。Ada,请你不要声张出去好吗?”

埃尔隆德知道自己的谎言拙劣得不堪一击,可是除了撒谎他别无他法。吉尔-加拉德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没有说话,只是扶着埃尔隆德起来走进了寝殿。当他们踏进寝殿,关上房门的一刹那,吉尔-加拉德转身锁上了门,靠在门上看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拖着病腿坐到床上,警觉地望着吉尔-加拉德。

“把裤管卷起来,让我看下你的伤口。”

“Ada我没事,我真的只是摔了一跤而已。”

吉尔-加拉德见他这死不承认的样子,咬着牙猛地冲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腿不放。

“吉尔-加拉德你干什么!松手!你有什么资格碰我!”

埃尔隆德情急之下只能用权位来压制吉尔-加拉德,但是吉尔-加拉德丝毫不理睬埃尔隆德,他粗暴地撕开埃尔隆德的裤腿,却连一个疤都没有看到。

在进寝殿的短短几秒里,埃尔隆德用尽全身力气使用魔法把伤口愈合,迅速长回血肉和皮肤以及掩盖伤疤这一系列动作耗尽了他的精力,所以当吉尔-加拉德靠近他的时候,他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吉尔-加拉德看着埃尔隆德毫无伤口的腿,失神了片刻。埃尔隆德见自己骗过了父亲,总算松了口气。

“你没事就好。你们去猎场之后我一直在寝殿门口等你回来,生怕你出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吉尔-加拉德一边轻拍着埃尔隆德的腿,一边自言自语一般地呢喃着。埃尔隆德见父亲这般心疼自己,伸手把父亲抱在怀里。

“Ada,我真的没事,不要去告诉陛下我摔伤的事情好吗?他太多疑了,很多事情没有这么复杂,他参与进来就全变样了。”

“好,我不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如果伤口有肿起来,记得前三天冰敷,之后热敷……对了我去拿些药给你。”

吉尔-加拉德轻轻推开埃尔隆德的怀抱,拍拍他的肩膀后,转身离开了寝殿。埃尔隆德看着吉尔-加拉德离开后,终于放松地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望着天花板上精美的装饰,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头晕目眩,仿佛下一秒就要晕厥过去。

嗯……一定是因为失血的关系,还有魔法用得太急了才会这样的。

埃尔隆德缓慢地直起身体,揉了揉太阳穴想清醒一下,但是晕眩和疲惫感并没有减轻分毫。他换下了猎装,穿上睡衣,起身锁上寝殿的门后,重新爬上床,拉过被子就睡。

等睡一觉就没事了。

他天真地想着。

此时的瑟兰迪尔正在寝殿里沐浴。当他洗完澡准备踏出澡盆的那个瞬间,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那是他和埃尔隆德之间的感应,他们刚接过吻,这份感应在此刻尤为的准确。

他不可能这么快中毒……那支毒箭的药效是一周,梅格洛尔殿下明明告诉我需要一周。

瑟兰迪尔以最快的速度擦干身体换上衣服准备出门去找梅格洛尔的时候,他看到安纳塔正在走廊的尽头等着他。

“瑟兰迪尔殿下,请问您能否赏脸和王后殿下和我共进晚餐呢?”

“荣幸之至。”

瑟兰迪尔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和心情后,向安纳塔的方向走去。他们一路上接受了各路贵族的问候,终于到了安纳塔的会客厅,安纳塔张望了四周,确定没人后把瑟兰迪尔拉进门。

而美丽安早已经坐在会客厅的长桌尽头,长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这阵仗仿佛是在为瑟兰迪尔庆功。

“瑟兰迪尔殿下,我听赠礼说你完成了你的任务,但是我只看到了一个平安无事的埃尔隆德殿下。你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美丽安说着,微笑起身走到瑟兰迪尔面前。瑟兰迪尔也同样回以自信的微笑,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

“相信王后殿下很清楚,在秋猎中射杀埃尔隆德殿下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参加秋猎的人数总共只有30人左右,这些人不是你们的人就是我的人,或许还有陛下的人,再加上我们作为王储本身就在场,如果埃尔隆德殿下在秋猎中有个三长两短,陛下会不假思索地认为这是我们干的,而且我的嫌疑或许还会更大一点。所以我认为,埃尔隆德殿下必须完好无损地从猎场里出来,陛下才会相信我和安纳塔殿下的忠诚。但这次秋猎的任务是王后殿下对我的考验,我不能放弃,所以我利用了埃尔隆德对我的爱,用毒箭射伤了他,他也和我料想得一样,用魔法把自己的伤口愈合了。他越急着愈合伤口,箭上的毒素就蔓延得更快。毒素将在一周之后见成效,埃尔隆德殿下会每天都昏昏欲睡,全身乏力,根本无力管理国事,而且这毒素和治愈魔法混合后,非常难以诊断,相信明霓国斯没有一个医者能找出端倪。我知道你们会担心梅格洛尔殿下的介入,但是梅格洛尔殿下现在是我的人,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我自认为完成了王后殿下的任务,不知王后殿下何时能兑现当初的承诺?”

“瑟兰迪尔殿下,你的聪慧和果断真是令我刮目相看,我决定与你合作。只是今天你和赠礼狩猎也累了,我们不谈公事,只谈佳肴和美酒,怎么样?”

美丽安拿过酒杯给瑟兰迪尔斟酒。瑟兰迪尔用手掌遮住了杯口,不让王后继续倒下去。

“谢谢王后殿下的佳酿。酒虽然是好东西,但是我现在还没有资格醉。曾经的我太爱喝酒,以至于沉醉于迷幻的爱情,任枕边人夺走我的一切。现在我不想喝酒,我只想在我们大功告成之后,再痛快地享用这只属于胜利的美酒。”

美丽安听了瑟兰迪尔这番话,收回了酒瓶没有再勉强瑟兰迪尔。这般成熟理智的瑟兰迪尔让美丽安青睐和敬佩的同时,也更加强了防备和戒心。

“瑟兰迪尔殿下,我在此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字数少少的过渡章,高能情节应该会在下一章#

评论(28)
热度(50)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