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死你的抹茶O

爱加菲,爱婷婷,以及吃所有关于他们演过角色的CP的无节操杂食党。

官配💗@Antoinette

【tsn/SE】When I Was Your Chicken(一发完甜饼)

#一个Sean遇到神灯,祈求自己能报复花朵,结果自己变成了凤凰社的吉祥物的故事。#


1.

Sean Parker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不过Facebook的百万会员夜依然是他认为自己活了25年以来最倒霉的一天。

“肯定是Saverin干的!肯定是!”

他从警察局被保释出来之后一路上都在碎碎念,一边念还一边踢地上的小石头,那颗可怜的小石头似乎和他一样抱怨命运的不公,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金色的神灯,完美地让Sean摔了个狗吃屎。

“Shit!我踢到什么东西了!”

Sean坐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脚趾痛得嗷嗷地叫着,神灯在原地转了几圈后停了下来,随即一阵云雾从灯中升腾出来,神灯精灵显现了出来。

Sean惊呆了,他使劲揉眼睛,就差把自己的隐形眼镜揉出来了。他读过童话,知道神灯的故事,他以为能遇到神灯已经很奇葩了,更奇葩的是,这个神灯看上去还极为眼熟。

“Justin Timberlake!你不是唱歌的吗怎么改行做神灯了?”

Sean害怕地大叫起来。

“哦这真让人失望……我还以为我英俊的容貌是独一无二的。”神灯精灵失望低低下头,抬起头的时候又换了另一副面孔。

“For god sake,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个人。”

Sean看着变身成Eduado的神灯说,

“哎?怎么会有人讨厌蜘蛛侠?”神灯精灵生气地凑近Sean说,Sean厌烦地用手不断地推神灯精灵虚无的形体。

“好吧,看在我让你摔了一跤的份上,我能满足你一个愿望。”

神灯精灵缩回自己的灯座,真诚地向Sean提供帮助。

“我怀疑一个叫Eduado Saverin的人诬陷我藏毒,我想报复他。”

Sean咬牙切齿地说,那股狠劲吓得Eduado模样的神灯精灵半个身体都缩进了灯里。

“对!就是要这种效果!我要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要让他知道Sean Parker不是好惹的!”Sean说完,又拿出呼吸器吸了两口。

“我能满足你的愿望,不过……因为你的这个愿望不是什么美好的愿望,要实现报复他人的愿望,你自己也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现在你还愿意尝试吗?”

神灯精灵依然顶着Eduado的脸问Sean,Sean承认这张脸实在好看到足以迷惑人,不过他心里的委屈和愤怒让他仍然能保持足够的清醒。

“只要能报复到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那么现在,请Parker先生闭上眼睛,当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就能实现你的愿望了。”

在神灯精灵的指引下,Sean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他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仿佛一生的疲惫都远离了自己,当他满怀欣喜地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自己的脚——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脚爪。

Shit!

他大喊了一声,但是他发出的不是“shit”,而是一声洪亮的雄鸡报晓。

“Easy,Mr. White……现在才……凌晨三点半……”

谁?谁在说话?

Sean循着声音张望了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笼子里,笼子外似乎是个学生宿舍,宿舍里的单人床上躺着那个Sean恨得牙痒痒的Eduado Saverin。

我知道了……神灯精灵把我变成了Eduado养的宠物鸡。

“喔喔喔喔喔!”

Sean绝望地大喊了几声“放我出去”,他想用手拍笼子,却发现自己早就没“手”了,有的只是一对翅膀。

“oh……Mr. White,你再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我今天有考试。”

裸睡的Eduado从床上起来,Sean本能地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仿佛是一只等待被宰的鸡。

“Hey,我们吃点东西,就睡觉好不好?”

Eduado从书桌抽屉里拿了点鸡饲料倒在手心,Sean慢慢睁开眼睛,装作乖乖的模样吃了几口饲料后,猛地啄了一口Eduado的手心。

“Hey man! It's not cool OK?!”

Eduado疼得把手缩了回去,幸好没有流血。Sean嚼着鸡饲料,随后幸灾乐祸地发出轻轻的喔喔喔叫声,像是在唱着胜利的赞歌。

“好吧你赢了。”Eduado起身换了衣服,洗漱过后坐在书桌边继续复习考试大纲,不过Sean怎么可能放Eduado安心念书,他已经适应了怎么做一只“你讨厌我却又干不掉我”的白羽鸡。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oh come on……”

Eduado抓狂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再次蹲在Sean的笼子边看着它。

“Mr.White,你听好了,你必须和我和平共处一个星期,如果你再乱叫吵醒了其他同学,你就会被宿管关起来,宿管不负责养你,不会给你吃东西也不会给你喝水,你渴死饿死了也没人救你,听清楚了吗?”

Sean眨巴着眼睛看着Eduado,用小小的鸡脑袋琢磨着Eduado的话,他联想起了百万会员夜Eduado和Mark吵架的时候提到的虐鸡事件,他这才想到Eduado有虐待动物的前科,而自己现在就是那只可怜的鸡。他只知道Eduado曾经虐待过鸡,但是他不知道那只鸡最后的命运。

God……我死定了。

Sean突然悲从中来,它望着Eduado的眼睛,难过地呜咽起来。Eduado吓了一大跳,他从来不知道鸡会发出类似哭的声音。

“哎好了好了我不吓唬你了……其实我拿你没办法的,你知道的,你是凤凰社的吉祥物,如果一个星期过后我把你还回去的时候你的体重缺斤少两了,我就不能通过凤凰社的最终考核。所以即使你不喜欢我,你也只需忍受我一个星期就能回家了。我保证给你吃最好的饲料,每天都带你出去散心好不好?”

Eduado你是有多无聊对一只鸡都能有这么多话说……等一下,他刚说什么?他拿我没办法?我是凤凰社的吉祥物?!神灯啊神灯,你真的是太机智了!

Sean一下子来劲了,扑腾着翅膀又啼叫了几声,Eduado坐在地上,绝望地捂住了眼睛。

“All right……你想我做什么你才能安静?”
Eduado抓住笼子问Sean。

我要你唱歌跳舞给我看,哈哈。

Sean扭动起自己肥硕的身体,Eduado像是看懂了鸡的肢体语言,他站起来走到远处,扭动着腰肢向Sean走来。Sean看得愣住了,一时忘记了恶作剧般的鸣叫。

他发誓如果现在自己还是人类,他肯定需要吸几口哮喘药才能冷静下来。

怎么从前没有发现Eduado这么性感?

“原来你是个喜欢看舞蹈的鸡。”Eduado很高兴自己读懂了“鸡语”,他打开了笔记本,找了一堆桑巴舞视频给Sean看。或许是变成鸡后身体需要适应,Sean感觉有些困了,他看着眼花缭乱的各式桑巴舞视频后,终于再次睡着了。

2.

当Sean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嘈杂的地方,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周围都是端着餐盘的年轻男女,他意识到自己是在食堂里。他一时半会儿改不掉自己作为人类时候的本能,对着几个穿着暴露的女生喔喔了几声。

“Hey!你这样很不礼貌,White。”

Eduado向那几个女生道歉后瞪了Sean鸡一眼,Sean同样也瞪了Eduado一眼,虽然他不知道鸡有没有像其他野兽一样有凶狠的眼神。

“Wardo,White只是只鸡,你没必要和那些女生道歉。”

在一边的Mark说道。Sean非常赞同Mark,对着他喔了一声。

“你看它也这么觉得。”

Mark对着Sean点点头。

“不,它现在归我养,我就要对它负责,不允许它欺负女生。Mark,之前facmash已经让我们在女生眼中声名狼藉了。”

“有吗?那Christy和Alice怎么解释?”

Mark不以为然。Eduado摇摇头,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了。他们安静地吃着午餐,Sean在一边看着他们的食物,又喔喔叫了两声,还试图把鸡嘴伸出笼子。

“White,等我回去喂你好不好?”

Eduado安抚Sean说。Sean想到自己是不是这辈子都要吃鸡饲料了,突然悲从中来,又开始呜咽起来。

“Holy shit……它怎么和人一样会哭?”

Mark吓得连手上的汉堡都掉在了餐盘上。

“它的确是只很奇怪的公鸡,喜欢睡懒觉还喜欢看舞蹈视频。”

“由此可见凤凰社成员都是些什么人了。”

“Mark stop!”

“好好好我不做评论,它只是只鸡。你要不要喂它点东西吃?它哭得让人太尴尬了。”

Mark继续吃自己的汉堡。Eduado看着他汉堡里的菜叶子。

“Mark你分点生菜叶子给我。”

“为什么?这是你的鸡。”

“oh come on……它吃不了多少。”

“好吧。”

Mark从汉堡里抽了菜叶子给Eduado,Eduado喂给Sean的时候,Sean啄了Eduado的手。

他难道不知道我吃汉堡都是把叶子扔掉的吗?!

Sean委屈地又啄了Eduado一口,Eduado拿它没办法,只能放弃了喂菜叶子。

“我就说吧,这只鸡才不是吃蔬菜的善类。”

Mark吐槽道,Eduado白了他一眼后,试图喂Sean薯条和玉米粒,不过Sean什么都不吃。他看着Eduado餐盘里的鸡块,两颗黑亮的小眼珠一动不动。Eduado惊愕地看着Sea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White……这是你的同类,你不能吃自己的同类你知道吗?你是鸡不是人,你不能吃人吃的东西。”

“你觉得这只养尊处优的鸡还记得自己是鸡?”

Mark咽下了汉堡继续吐槽道。

“Mark你别说风凉话了快想想办法,我可不想它回去以后又和我作个没完。昨天我已经失眠了。”

“它要吃你就给它吃吧。”

“不行……”

“好吧随你,我得走了。”

Mark起身离开了,剩下Eduado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和Sean大眼瞪小眼。

“听着,White,你只能吃一口,就一口。”

Sean通灵似的朝Eduado点点头,Eduado已经对这只鸡的任何惊人反应习以为常了,他小心地撕了一小块鸡肉伸进笼子,Sean开心地一口叼走了鸡肉,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还是肉好吃。

Sean美滋滋地吞下自己同类的肉之后,又眼巴巴地望着Eduado。

“不可以了!你这只邪恶的鸡!”

Eduado实在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他同样也受不了Sean可怜巴巴的眼神和奇怪的呜咽声。

Sean望着因为自己愁眉苦脸的Eduado,不知为何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不是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而是那种被在乎,被需要的感觉。

在三次创业失败后,Sean感受过各种人心的险恶,世道的艰险,那些他以为是朋友的朋友,都在他落魄的时候离开了他,Shawn Fanning,Mark……即使不是绝交,但也因为公司的事情疏远了不少,再也不是曾经无话不谈,一起做梦的朋友了。看似风光的Sean Parker,又有几个人是真正的在乎他?更不用说他那些走马灯一般的女朋友们了。

讽刺的是,他竟然在自己是一只鸡的时候才领悟到自己是多么的孤独,而就在这个凄凉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是他最讨厌的Eduado Saverin。

天哪这太令人难受了。

Sean不自觉地开始呜咽起来,它的叫声引起了周围学生的注意。大家纷纷朝着Eduado看过来,Eduado慌张地提起笼子,逃难一样地跑出了食堂。

Sean在颠簸的笼子里闭上了眼睛,一路上Eduado也没有说话,直到他们一起回到了宿舍。

Eduado把鸡笼放好之后摔上门走了,只留了Sean一只鸡孤独地留在宿舍里。

好了,现在Eduado也不理我了。

Sean闷闷不乐地待在笼子里,开始怀念起自己还是人类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还可以去找女孩们约会……

神灯,我祈求你让我回到未来吧,我再也不想做鸡了。

3.

在笼子里的Sean和坐牢没有什么两样,他实在太无聊了,只能睡觉。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宿舍里只有一盏温暖的灯亮着,Eduado背对着他复习功课。

无聊的大学生。

Sean腹诽着,他没有读过大学,也不知道哈佛的课业有多紧张,在他眼里大学生活就应该是无穷无尽的派对。

好饿啊……

Sean突然想起来自己一天只吃了一块鸡肉,这对它胖胖的胃来说肯定是不够的。他小声地喔喔了两声,期待自己乖巧的样子会引得Eduado的同情。

“你饿了吗White?”

Eduado起身走到Sean身边,随后把桌上的一个塑料袋拿过来。

“我买了你喜欢的鸡块,不过你毕竟是鸡,不能老吃自己的同类,那不道德,你或许也消化不了,所以你只可以吃一点点鸡肉,如果你还饿的话我还买了薯片和饼干。”

Eduado说完,温柔又认真地给Sean撕鸡肉,然后一口口喂给Sean吃。他一边喂一边紧锁着眉头,他始终都不能接受一只鸡吃自己的同类,不过他更心疼他的鸡饿肚子。

“你啊……你下一任主人没我这么宠爱你,你该怎么办呀。”

Eduado被Sean吃鸡肉的可爱模样逗笑了,而Sean被Eduado的善良和温暖感染得忘记了吃肉。那一刻,微笑的Eduado仿佛一个天使,他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柔软的光晕,让心怀恶意的Sean无所遁形。

Eduado,我想我误会你了。可是我还有机会道歉吗?

4.

在和Eduado相处的第六天,Eduado带着Sean去了H33。Mark第一次提到了哈佛校报上关于Eduado虐鸡的事情,也提到了关于要不要去加州创业的问题。

“你要去加州是因为Sean Parker的建议吗?”

“我不觉得他的建议有什么不好。”

“他没有什么拿得上台面的东西,那些毒品,那些女孩……”

“我没看到那些报道,我只知道你虐鸡。”

“鸡为什么不能吃鸡?鱼不吃鱼吗?大鱼吃小鱼!难道他们不是同类相食吗?”

“你们在说什么?”

Dustin一脸懵逼地打断他们的对话。

“Wardo,我一定要去加州,我还需要一点钱买服务器,今天晚上还要面试两个实习生,你来不来?”

Mark做了最后的总结,没有给Eduado考虑的余地。

“好,我会来的。但是我不一定会去加州。”

Eduado不想再和Mark争下去。

“好吧随你。”Mark说完,继续做期末的作业。

那天下午,Eduado提着鸡笼回到宿舍。他在喂“Sean”的时候,谈到了Sean。

“我知道Mark欣赏Sean的原因。Sean的确有经验,也有能力,他在纽约饭局上说的那些话其实很有道理……其实我只是有些害怕。White,你知道那种害怕吗?那种你不再是对方的唯一的感觉……”

Eduado说着,给Sean喂面包,Sean啄着面包,多希望此刻自己能突破身体的极限,告诉Eduado自己的想法。

Eduado,我从开始就没有想要夺走你的位置,如果我们多点沟通,如果你来加州,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们可以一起把Facebook做大做强。

但是我依然会想办法夺走你在Mark心里的位置,因为我想把我心里的位置给你。我的心很宽敞,能把你整个地装进来;我的心也很窄小,只能容得下你一个人。

“White?你说我要不要去加州?”

Eduado问Sean,Sean对着Eduado点头。

“连你也这么觉得……可是我答应了爸爸要去雷曼兄弟实习。不过这不影响我在Facebook的工作的对不对?我依然可以给Facebook拉广告,等我毕业了就去和Mark他们汇合,他们会等我的对不对?”

Eduado喂完最后一块面包后,起身去卫生间洗手。Sean嚼着面包,望着Eduado的背影。

神灯精灵,如果现在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会祈求你让我变回我原来的样子,然后给Eduado一个拥抱。我不会试图改变过去的他,我只想在这个当下抱抱他。

Eduado,如果我早点认识你,该有多好。

5.

为期一个星期的饲养吉祥物的考核很快结束,Eduado把Sean还回去的时候,Sean足足种了一斤。

“White,再见了。以后不能再这么不听话了啊。”

这是Eduado对Sean最后的祝福。无论所谓的“虐鸡”让Eduado花了多少心力去向校报解释去弥补,他也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怪在Sean这只罪魁祸首鸡身上。

善良的Eduado不会和一只小动物过不去。而Sean也为自己种种的恶作剧感到羞愧和难过。

“神灯精灵啊,我和Eduado Saverin的恩怨现在了结了,我希望回到未来。”

Sean喔喔喔地说着,觉得自己现在的祈祷可笑至极。不过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他在祈求的下一秒,就再次回到了当初遇到神灯的地方,而神灯早已不见踪影。

谢谢你神灯精灵,谢谢你以这种方式解开了我的仇恨。现在我一点都不在乎谁诬陷我藏毒,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空去在乎这些已经过去并且无法挽回的事情。

6.

Eduado在结束了和Mark的官司之后,决定在新加坡定居,把一切与Facebook有关的人和事都留在了美国。他站在位于新加坡的别墅的阳台上,闭上眼睛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站在楼下。

“Hey Eduado!我能上来吗?”

Sean Parker在楼下大喊。

嗯……虽然Parker很讨厌,不过玫瑰花不讨厌。

Eduado犹豫了片刻之后,下楼开了门,还没说上一句话就被Sean连花带人抱进了怀里。

“Eduado,对不起。我为我做过的那些伤害你的事情道歉,你愿意原谅我,给我一个重新认识你的机会吗?”

“你先放开我……”

“好好。”

Sean赶紧放开Eduado,Eduado拿掉了满身的玫瑰花瓣后,带着Sean进了自己的别墅。

—the end—


评论(9)
热度(80)

© 甜死你的抹茶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