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谷的抹茶A

全力以赴完结ing!

等候(ET衍生,V&Ned)

感谢小A  @Antoinette  的支持和鼓励才有了又一篇茶茶的衍生文~虽然笔力依旧不够,和脑洞差了一百个鸿沟,但总算码出来啦!!!很喜欢酷炫的V和软萌的Ned,只是这里的他们,V更温柔了,Ned更勇敢了~爱ET所以才有的拉郎配,不撕逼不吵架,谢谢^_^


2020圝年11月4日深夜11点整,伦敦街头的广播一如既往地开始播放宵禁的禁圝令。夜,静得可怕,只有这恼人的广播不停地播放着,成为了整座城市唯一的声音。

伦敦的一家馅饼店的老板Ned耳朵里塞着耳塞,手上举着手电筒,蹲在柜台后边结算今天店里的进账收入。他想着自己这样躲在柜台后边,馅饼店也结束了营业,这样应该不算违反宵禁规定。但是时刻在街头巡逻的秘密警圝察不会放过这个捞一票的机会,他们瞟到了馅饼店里的灯光后,开始疯狂地敲打派店的门,在门外大声地叫嚣着。Ned正欣赏着耳圝机里精彩绝伦的音乐,根本没意识到门外发生了什么,直到他们砸碎了馅饼店的玻璃,Ned才摘下了耳圝机去开门。

“你很享受啊店长先生?是不是想趁着宵禁再赚上一票?”

为首的秘密警圝察一步步踱向Ned,一把抢走了他的MP3。

“想赚一票的人是你吧警圝察先生。”

Ned不卑不亢地回应警圝察。警圝察们看着这个看似文弱的馅饼店长居然有这样的胆识,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为首的警圝察一脚踩烂了Ned的MP3,用脚尖在那可怜的机器上又碾了几下。

“把柜台里的钱都交出来,我们好放你和你的店一条活路。”

“如果我不给呢?”

Ned依旧勇敢地面对警圝察们的威胁,他从柜台后拿出了自己切菜刀,来回在警圝察面前晃。警圝察们一开始被Ned的举动镇住了一会儿,但是很快他们就机敏地打掉了Ned手上的刀,三个人把Ned围在中间,一时间馅饼店里回荡着闷闷的棍圝棒声。

Ned蜷缩在地上,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圝体。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很渺小,可是这不代圝表他就能忍受这强圝权的社圝会和政圝治。

他摸圝到了那个被警圝察踩烂了的MP3后,紧圝握在手心里,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正当他准备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突然,三个警圝察就散了开来,他们全部冲向了派店的门口,和一个身穿黑衣,脸上带着白色的微笑面具的人打了起来。

其实也不能算“打起来”,因为面具人的刀法实在太强大,Ned只看到了那明晃晃的刀花和警圝察们四溅的血液,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五个人统统都倒在了地上。Ned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手扶着柜台,有些害怕地望着面具人。

他不怕警圝察,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对于面具人,他一无所知,不知道他是善是恶,他的面具苍白又带着略显诡异的微笑,这种种的谜团让Ned感受到了未知的恐惧。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身份只是本质的一种形式,而我的本质是一个戴面具的人。在你眼帘中的,是一位低贱的杂耍老手,他在命运的沉浮中随波逐流,扮演着受害与加害者的双重角色,这面孔,不徒是虚华的外表,它还是业已不再的人圝民呼声的残响,不过,不惮于重提昔日烦恼的他,依然活力怏然,决心铲除那些腐圝败堕圝落的毒虫,他们是作圝恶的先锋,他们代圝表了对自圝由意志肆无忌惮的恶意破圝坏,对他们裁决只有复仇,这象征希望的血海深仇不会是徒然的,因为它的价值和正确性,终有一天会证明,那些高尚者和警醒者是对的。现在看来这番话显得过于冗长,请让我介绍一下我自己,你可以简单地称呼我为V。”

在发表完这一长串的华丽的演说之后,面具人禁不住窃喜地捧着自己面具笑了起来,配合着面具原本的笑脸,这一切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圝子。

“你……疯了吗?”

Ned不知道该怎样评价眼前的这个浑身带有戏剧性的面具人,只能说出这句不太礼貌的话。

“的确有人这样称呼我,于是,现在我在和谁对话?”

面具人说着,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原来他除了带面具,连头发也是假发。他没有一寸肌肤露在外面,整个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Ned却很信任他。这种没有由来的信任,让Ned觉得自己似乎也跟着他一样疯了。

“我叫Ned。”

“哦……Ned,是的Ned。和我一样热爱音乐的Ned。”

V牵起Ned的手,拿走了他手心里的MP3。

“既然他们毁了你听音乐的兴致。那么可否允许我,在这个美妙的夜晚,为我们充满缘分的见面送上一份音乐的盛宴?”

“不,不用了,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

Ned终于清圝醒了过来,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柜台后想要继续工作。

“我发誓这将是你听过最美妙的音乐。我准备了很久,非常想与人分享。你真的不愿意陪我一同欣赏吗?”

V说着,左手抚心弯腰,做了邀请的姿圝势。Ned犹豫了一会儿后,想着不过是听音乐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

V带着Ned登上了附近一座建筑的屋顶,在激昂的1812序曲的伴奏中,伦敦的夜空绽开了V字型的烟花,11月5日整点钟声响起,老贝利在音乐,烟火声和V的大笑声中轰然爆圝炸。Ned惊讶地捂住了嘴,他看着V在自己身边疯癫一般地扮演着指挥家,觉得这一切都乱套了——原本生活得按部就班的他,今夜却意外地接受了这份轰动的音乐盛宴。

被轰倒的不仅仅是建筑,更多的是建筑代圝表的权威。

“烟火”结束后,V带着Ned走下楼,护送他回家。Ned挽着V的手臂,他的手臂结实有力,让人非常的安心,和他看上去疯狂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明天,你将会在全城的电视机里看到我。我不会让你思念太久。”

V说完,拉过自己的披风,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Ned回忆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一切,没有一个细节是他能想明白的。

思念他?他可真是个自恋的疯圝子。

Ned想起V在楼顶天台上滑稽的指挥动作,不禁微笑起来。

不过,他的确是个让人无法遗忘的人。

第二天早上,Ned果然在家看到了V在全伦敦所有电视机里的演讲。他能想象这个国圝家的政圝府此刻是多么的慌乱,所有的警力都围着这个面具人团团转。当电视屏幕里的V消失之后,Ned厌恶地赶紧关掉电视机以防接下来看到元首那丑恶的嘴圝脸。正当他起身想重新躺回床圝上养伤的时候,V不知何时闯进了他的家。

“你已经被发现了不能再住在这里,你只有跟着我才是最安全的。”

V不由得Ned拒绝他,直接背着他离开了他的公寓。V跑得极快,让Ned觉得他几乎不是凡人。他看着周遭的景色一直在飞速地变换,直到他来到城中一条极其隐蔽的地道。在往下走的那段路上,黑圝暗无边,Ned抓紧了V的肩膀,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里。

不知为何,一股熟悉的气息和温度又重新回到了Ned的生命里。

不会是他,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Ned在V如疾风一般的速度中头晕目眩,腰部和腿部昨日的创伤又开始不住的疼痛,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着双眼,想等到光圝明来到的那一刻。当他看到第一丝温暖的光出现在他眼前后,沉重地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他感觉有一双手抚过他的脸颊,没有皮肤的触感,更像是皮手套摸在自己脸上一般,虽然不是舒服的触感,却不乏温暖。更让他无法形容的是那手在他脸上的力道,那么熟悉,让他仿佛回到了过去。

V,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Ned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是被食物的香味和锅铲碰圝触的声音吵醒的。他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屋子的书籍,简直就是一个带着床的图书馆。他从床圝上下来,依着香味找到了正在煎蛋的V。他穿着印花的围裙,娴熟地给鸡蛋翻身,这样居家的他一点也不像那个在电视机里“大放阙词”的恐怖分圝子。

“早上好,Ned,要不要吃早餐?”

V说着,端来了自己做的煎蛋厚多士。其实也不是什么珍馐美味,更何况Ned自己就是馅饼师傅,只是Ned饿了一天了,现在只要是能吃的东西放在他面前,他都能把盘子舔得干干净净。

V静静地看着狼吞虎咽的Ned,Ned只顾着吃,根本没有形象可言。等到他注意到自己满嘴油腻的时候,V贴心地递了纸巾给他。

“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Ned尴尬地抓抓头发,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他看不到V的表情,他始终只是面具上那个玩世不恭的微笑的样子。

“我以为你身为厨师会嫌弃我做的菜,看来我的手艺比我想象中精湛得多。”

V说着,微微颔首。

“下次换我做馅饼给你吃,我的馅饼在伦敦是出名的!你说否则那些秘密警圝察怎么会找上我?”

Ned想到自己的本行,自信地对V拍胸圝脯说着。V看着Ned,为了更好的让Ned了解自己的表情,V笑出声来。

“很好,我也正缺一个热爱美食,热爱音乐和生活的人陪伴。”

“V,我不是很懂你。”

Ned把盘子挪到一边,认真地凝视着V面具上的眼睛,渴望与他对视。

“我以为你的生命里,只有复仇和革圝命,我没想过你也是这样一个对生活有爱的人。”

“我依旧热爱生活,是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我去珍视和保护的人和事。你呢?我相信你也是这样的人。”

“我是,可是生活在这样的伦敦,我很难保全自己的心。正如你说的,我们的自圝由意志被他们肆无忌惮的破圝坏。”

“不会永远这样下去。”

V说完,收走了Ned的盘子走到洗手池边。他摘下了手套,露圝出了那双满是烧伤伤疤的手。

“V你的手……”

Ned惊恐地看着V的手,一时间难以平复心里的震圝惊。他愣了半晌后,赶紧走到V的身边。

“啊,吓到你了,抱歉。我只是不喜欢油腻弄在手套圝上的感觉。”

“没关系,我来洗吧。”

Ned夺过了V手里的盘子洗起来。厨房里静静的,只有水流声哗哗作响。

“V,你还会疼吗?”

“不会了,这副面具下的我不是肉圝体,是思想,思想不会死,更不会痛。”

“V我只想知道当时……”

Ned还没问完,V就解下围裙离开了,只有Ned守着这空空的厨房,和寂寞的自来水声。

之后的一天时间里,Ned都没有见到V,直到他看到电视上播放了那个恶圝贯圝满圝盈的政圝府代言人在浴圝室里被杀的消息。

受圝害圝人身上的斯佳丽卡森玫瑰花,让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初恋的时候。那英俊温柔的男人种了满园的斯佳丽卡森玫瑰,他俯在他耳边说,Ned,不要害怕,我们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只要我们不妥协,总有一天自圝由会回到我们身边。

而如今,这个男人已经离他而去整整十二年。十二年的岁月里,Ned再也没有勇气爱上别的男人,而这荒诞的社圝会,也不允许他萌发这禁忌的爱情。

正当Ned回忆往昔的时候,V回来了。他还是这么潇洒,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V,恭喜你。”

Ned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挽回和V之间尴尬的关系,只得这样客套地祝贺他。V走到沙发边坐下,转过头看着Ned。

“你说过你不懂我,我看上去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同样,我也看不懂你。Ned,你这样本分的馅饼店长,为什么会为我杀了政圝府代言人而高兴?你不觉得我是杀圝人魔鬼吗?你不害怕吗?我想听你说实话。”

“因为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我和你一样渴望自圝由和平等。但是现在伦敦这样的状态,只有你这样带有暴圝力的举动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只是V,我想了解你的故事,我想知道为什么是你,你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深的仇圝恨来完成这些事情?”

“我的故事远比你想象得要复杂。而你却简单得多。一个馅饼店长,安分地做生意才是你的出路,我不明白你这样支持我的初衷是什么。”

“V,你恋爱过吗?你爱的是女人,还是男人?”

Ned柔声地问V,仿佛是揭开自己尘封已久的伤疤一样温柔,但是还是让他疼得难以承受。他望着V,V的脸上依旧是那个轻蔑的诡谲的笑容。

“我们在谈你的故事。”

“好,我的故事。”

Ned深吸一口气,垂下眼帘,娓娓道来自己最难以面对的往事。他原本有一个优秀又英俊的男朋友,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学教授,为人师表,桃李满门。但是就在萨特勒元首上台后,全英国开始迫圝害同圝性恋者,而那个曾经和Ned海誓山盟的大学教授,就在这场暴圝政中消失得无影无踪。Ned整整一年都无法走出失恋的阴影。曾经和他一起面对自己与众不同的性取向的男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让Ned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从此以后,Ned就决心不再恋爱,直到能遇到和他一样勇敢的爱人。

Ned的故事其实不长,可是他的声音却因为哽咽变得无比沙哑。V在此时动圝情地搂过Ned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我恨他的懦弱无圝能。我知道我们只是平民百圝姓,我们对抗不了强圝权的政圝府,但是我不会离开他,就算冒着生命危险我也会坚守我的爱情。可是他没有,V,我知道他可能也有他的苦衷,可是我还是恨他,我们明明可以有不一样的结局……”

Ned终于泣不成声地把头埋进了V的怀抱里。V没有拥圝抱他,只是被动地被Ned紧紧地抱住,他的双手举在半空中,没有做任何安抚Ned的动作。

“Ned,我绝对不会这样对我的爱人。”

“我知道,你和他,太不一样了。”

Ned说着,擦干了眼泪离开了V的怀抱。Ned的眼睛很漂亮,带着泪花的眼睛更是迷人,他深情地望着V,渴望V也能给他一个眼神的交流,可是那面具的表情,实在太具有迷惑性,Ned知道V是个有感情的人,绝对不会这样轻视他的故事。于是他鼓足了勇气,伸手摸上了V的面具。

“Ned,不可以。”

V轻轻地捏住了Ned的手,那力气小得谁都可以挣脱开。可是Ned没有继续下去,他尊重V。

“你不会喜欢看到我的脸的,Ned,你已经看过我的手臂,不难想象我的脸会是什么样子。”

V拿开Ned的手,轻轻地低下了头。Ned趁着V没有抬头的时候,捧着他的面具,亲圝吻了他的额头。
  
“我不在乎面具下的你是什么样的,就像你说的,那不是一具身圝体,是思想。V,我会支持你想圝做的一切,我也会尊重你,或许有一天,你会愿意和我分享你的故事。”

V沉默了一会儿后,轻轻地拥圝抱了Ned。

从此以后,V和Ned在影子长廊过着平静的日子。即使在外面V经历了无数的血圝腥和杀圝戮,但他知道当他回到影子长廊,总会有香喷喷的馅饼和等待他回家的Ned。Ned从不问V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知道V会搞定一切,所有的计划都会按计划一件件的完成。

2021圝年11月4日悄然而至,在家做着馅饼的Ned幸福得早已不知道今夕何夕,要不是电视里疯狂地喧嚣着V的复仇,Ned都没意识到这一天居然已经来临了。

“Ned,今天的饼好香。”

V从背后抱住正在做馅饼的Ned,Ned抚上V那戴着手套的双手,轻柔地抚圝摸。

“Ned。”

“嗯。”

“我想和你跳一支舞。”

“这是什么意思?革圝命前夜的祈祷吗?”

“没有舞蹈的革圝命是不完整的。”

V说着,搂住Ned的腰来到留声机边,放起了轻柔的舞曲。他们抱着彼此,安静地旋转着,听着彼此压抑的呼吸声,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Ned放在V腰上的手就越不安分,但是却仅仅限于无数次描摹般地抚圝摸,直到音乐结束,Ned搂住了V的脖子,轻轻地吻上了他的面具。

“我爱你,V,我怕我再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

“我本来不相信我还能再爱,Ned,那是你能给我最美好的东西。可是我没有办法停下来,我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你愿意陪着我走到最后吗?”

“我愿意。V,我很早就说过,我愿意支持你做的一切事情。”

“那么,让我送你最后一件礼物。”

V带着Ned来到伦敦废弃的地铁站里,一列装满火圝药的废弃伦敦地铁列车已经准备完毕,V将要用这列列车准时摧毁议会大厦。

“V,这是你的心血,应该由你来完成最后的一步。”

Ned站在地铁列车外对V说。

“你知道的,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Ned,不要走,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等我太久了。一定要等我回来。”

V说完,给了Ned最后一个拥圝抱,最后一个有体温圝的拥圝抱。在V杀掉元首,总圝理和党圝魁以后,回到地铁站的他已经被枪打得千疮百孔,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走到了Ned的身边,倒在了他的怀里。

“Ned,我可能给不了你幸福,可是以后,你自圝由了,还会有比我更爱你圝的圝人陪伴你。这才是,我做这一切最大的意义。”

“我知道,V,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只想你陪在我身边,我只要你。”

Ned抱着已经离世的V,再一次亲圝吻他面具上的唇。此刻,他终于有机会拿下V的面具,但是此刻的心境,和当初的好奇已经截然不同。

面具一点点被掀开,V的脸并没有他说得那样烧的很严重,只有半边脸毁了,还有一半能清晰地看清楚五官。

还是十二年圝前那张温文尔雅的脸,Ned仿佛还能看到他当年在讲台上意气风发的样子。

原来你从未离开过我。

Ned压抑着心里近乎绝望的痛苦,把V安葬在地铁列车后启动列车。十二点的钟声响起,议会大厦在柴科夫斯基的1812序曲的伴奏下被炸毁,宛如一年圝前,V带着Ned听的那场音乐会一样。

多年以后,V的故事还是由警圝察告诉了Ned。
当初政圝府为了夺取政圝权一手制圝造的大阴圝谋不惜制圝造了瘟圝疫。制圝造瘟圝疫的病毒是通圝过对羁圝押在拘圝留中心的“社圝会渣滓”和政圝治犯的惨圝无圝人道的活圝体实验制备得的。V正是当年的活圝体试验品之一,他当时因为被曝出同圝性恋的身份被圝拘圝留中心盯上,为了保全Ned,他只好不辞而别。不过残酷的折磨并没有腐蚀他的智慧与思维,反而磨练了他超人的体格和意志,使他成为了实验中唯一存活下来的人。最后他纵火焚烧了拘圝留中心,趁机逃脱,却也因为大火被重度烧伤,从此就戴上了面具,策划复仇。

而和Ned见面,是他残酷的复仇计划中,唯一能让他得到慰借的一个环节。

Ned听完故事,平静地走出了警圝局。他所有的悲痛和幸福,已经随着那辆列车,和议会大厦一起炸毁了。

V,我好想你。

————The End————

评论(26)
热度(41)

© 密林谷的抹茶A | Powered by LOFTER